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8章 仙路迢迢(三三)
    温茶听到这儿,忍不住笑了两声:“师兄这是被我折服了?”

    “可以这么说,”周阐大方的承认,“我到现在也不理解你和师傅究竟谁才是对的,但他还没做出伤天害理的事。”

    他的目光落在了小米身上,“在他没有作恶之前,我不想杀他。”

    世间万物皆有情,不是一句“不应存在”就能轻易抹杀的,境界越是越高,越能觉察这个道理。

    他终是不想破了自己的底线。

    温茶没想到他还有这么高的觉悟,笑道:“师兄回去如何交代?”

    周阐正色道:“师傅给了我三日时间,我没有违背师傅的心意。”

    温茶大致也能猜到凌云真人的话,“那就多谢师兄了,以后若还能再见,师兄有何需要帮助的,大可差遣我。”

    周阐认真想了想说:“你对这心魔有情有义,想必这心魔也是听你话的,若你有法子,便拘着他,让他行善修德,他日见面,我不想同你刀剑相向。”

    温茶暗道事情难办,嘴上却答应的痛快。

    “这是自然。”

    “走吧,”周阐定定的看她一眼,“自此一别,你再不是我师妹,我亦不是你的师兄。”

    温茶知道他话里的意思,道不同不相为谋,自此,凌云宗所有的同门之谊,也算一耗而空,以后若真到了对立面,也只有生死,再无情分。

    温茶朝他深深鞠了一躬,带着小米头也不回的离开。

    从她选择了心魔那一刻开始,就不应眷恋这些被她抛之脑后的东西,周阐敞开一条生路,她只有感激。

    眼看温茶没了踪影,周阐轻叹一声,转头回身复命。

    解决了心头大患,温茶没有再紧赶慢赶的逃命,而是找地方停下来给小米疗伤。

    小米身上的伤口没好透,长途跋涉并没什么好处。

    很快温茶过上了和之前一样舒坦的日子,每天只要看看小米的状况,剩下的时间,想干什么干什么。

    日子一天天过去,很快就到了夏天,四周的冰雪终于消融,这日,温茶去附近的小溪边给自己捉了几条肥鱼在山洞前烤,烤鱼的香气飘进山洞里,熟睡的小米,嗅见气息睁开眼睛,起身朝外走出去,一眼就看到了那道熟悉的身影。

    他惊喜的走过去,张口想叫一声“师傅”,才发现自己嗓子干的发不出声音。

    温茶若有所感的回眸,正好对上他苦恼的目光。

    “醒了。”她轻描淡写的打了个招呼,面上也无喜悦诧异,随手将身旁的茶壶丢了过去,“里面有水,自己喝。”

    小米接过水壶,喝了半壶水,才终于润了喉咙,他颇有些手足无措走到温茶身边,低低的叫了声“师傅”。

    温茶瞥了他一眼,“身体怎么样?”

    小米闻言,朝附近的小土包动动手指,炸出了一窝土拨鼠。

    温茶抽抽嘴,看着那被毁了窝四处放屁的东西,半晌没说话。

    小米也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呐呐的坐在温茶身边,不敢再继续证明自己的实力了。

    温茶没搭理他,取出一口锅,倒了水和米进去熬粥,小米静静地看着,一向冷冰冰的眼睛里,竟然有了缱绻的味道。

    温茶取下一只烤鱼给他,“想吃点,一会儿给你喝粥。”

    小米受宠若惊的接过,也不管烫不烫嘴,张嘴就咬,下一秒就悲催的捂着嘴,满口燎泡。

    温茶简直无语,又给他喝茶,给他挑破水泡,一通忙。

    这鱼最后被温茶一个人吃了,小米喝了一肚子凉粥。

    吃饱喝足,温茶看向小米,目光里带着探寻,“以后,你想去哪儿?”

    小米愣了一下,没反应过来什么意思。

    温茶:“你已经度过了雷劫,成了真正的魔修,可以去魔界了。”

    小米这下听明白了,他难以置信的盯着温茶,“师傅想让我去魔界?”

    “你是魔修,”温茶淡淡道:“魔修不都在魔界吗?你又是心魔修炼成魔的,去魔界对你来说是件好事。”

    朋友,其实你在魔界有一个亿要继承啊。

    “……”小米:“我不想去魔界。”

    “为什么?”温茶弄不懂他究竟想干嘛。

    小米薄薄的唇角抿了抿,轻声说:“我们不是说好,等我突破了,就重新开始的吗?”

    重新开始……

    温茶手指微动,“可我对你并没有什么用了。”

    小米怔住,温茶笑着说:“你渡劫成功,也不需要我的保护了,我不觉得,你还需要跟我重新开始。”

    小米身体一僵,面色有一瞬间的晦暗,“原来,师傅是这样想的。”

    “这样想的是你。”温茶不怕跟他对峙,笑眯眯道:“你打的主意不就是利用完就扔吗?别说我现实,你比我现实多了,装失忆装可怜装真心,不就是在等这天吗?”

    “我没有。”小米被她吓了一跳,伸手去拉她的手,“我最后说的都是真的,我就是想和你重新开始。”

    “呵!”温茶冷笑一声:“我们怎么重新开始?你心里要是记着旧怨,随时给我一刀,我岂不是卖了自己还在替你数钱?”

    “你别这样说自己,”小米有些难受的低下了头,“以前是我不对,是我太固执,现在我真的想忘记过去那些不痛快,跟你重新开始。”

    “不痛快……”温茶念着这三个字,突然发出一声轻笑,“既然还觉得不痛快,那就该是在意的,何必自欺欺人。”

    她抚开小米的手站起来,“欠你的,我全都还给了你,现在,你安然无恙的醒过来,我也算功德圆满,自此功过相抵,也是两不相欠了,便在这儿分开吧。”

    她说的云淡风轻,小米却听的满眼仓惶,他不可置信的望着温茶,“你答应过我的,你不能反悔。”

    “我答应过你吗?”温茶偏头笑了笑,眸子里泛起些许嘲弄,“你仔细想想,我真的答应过你吗?我可不记得我答应过你什么。”

    说罢,她转身去收拾山洞里的东西,要彻底跟小米一刀两断。

    脚还没踏出去,腰就被人紧紧抱住了。

    小米急匆匆的站起来,他已经是个成年男子,伸手就将她桎梏在怀里,宽阔的胸膛紧紧的贴在她后背,炙热的气息,喷薄在她颈间,满满的男子气息。

    他压低嗓音,近乎乞求的说:“别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