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64章 仙路迢迢(二九)
    这日两人逃至一密林边,被凌云宗弟子追上了。

    追上来的是原主之前的大师兄周阐。

    周阐生的人高马大,气宇轩昂,他气势汹汹的拦在温茶面前,一双锐利的眼睛跟刀子一样戳着温茶,沉声问:“师妹,心魔现在在哪儿?”

    温茶自然没有把小米拖进来,苦恼道:“我也不知他现在在哪儿?大师兄,你和师傅就不能放过我吗?”

    “这不是放不放过你的问题,”周阐义正言辞的说:“这心魔是整个修真界的后患,现在不除,等成了气候,必成大患。”

    “师兄,心魔也分好坏,我可以保证,他绝对不会做出伤天害理之事。”

    “你的保证没用,”周阐十分冷酷无情,“只有亲手诛杀了罪魁祸首,我才能安心。”

    “大师兄……”

    “无需多说,”周阐拔出腰间的长剑,“你若交出心魔,我不会对你动手,若你执迷不悟,休怪我不念曾经的同门之谊。”

    这是要反目成仇啊……

    温茶心下有了思量,抬起头时,也退了方才的苦色,“既是如此,我只能同师兄致声歉了。”

    说罢,她和周阐缠斗在一起,身后的小米找准时机,转头就走。

    他知道周阐不会伤及温茶性命,他现在最重要的是,趁周阐还没发现他的真实身份时,继续隐藏下去。

    他走的很快,在温茶被周阐一剑刺中肩膀后,他已经消失在了树林里。

    周阐收回剑,温茶疲倦的靠在一棵树下喘气,“师兄你这是要杀了我啊?”

    周阐不苟言笑的瞥她一眼,“你若交出心魔,我不会动你。”

    温茶听到这儿,嘴角弯起来,“我若不呢?”

    “你知道的,”周阐淡淡道:“杀死心魔的方式不止一种,捉不到他,杀了你也是一样。”

    “这可不一定哦,”温茶调皮的眨眨眼睛,“我的心魔非常聪明,他既然能躲开你们的追踪,又怎么会被你们轻易杀死?”

    “所以你才是最重要的。”周阐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把绳子,“绑了你,他迟早会出现。”

    温茶暗地里摇摇头,萧佚是绝对不会出现的,他心魔秘籍已经突破了六级,十有**可以摆脱她这个主人了,他怎么会重蹈覆辙?这些人实在太不了解阴险的心魔了。

    “暂时先委屈一下你。”周阐走近温茶,伸手就要绑住她,温茶怎么可能束手就擒,拿起剑又跟他缠斗在一起。

    宗门内,除了她,周阐的天赋是最高的,他不仅是凌云真人的首位弟子,还是宗门内最先结丹,已至结丹大圆满的弟子,跨阶比斗对她来说本就勉强,再加上周阐比她大上五轮,作战经验丰富,温茶打了几下就有要吐血的冲动。

    她宁愿跟妖兽打,也不想被师兄虐好吗?

    再次被周阐打倒在地后,温茶简直想骂娘。

    周阐盯着她肩头的血色,眉头紧皱:“你体内灵力枯竭,不要再负隅顽抗了。”

    “你管我?”温茶瞪他一眼,“我不会跟你回去的。”

    “那就休怪我不讲情面了。”周阐目光一冷,手中长剑挽出一个剑花,狠狠朝温茶刺了过来。

    周阐下山之前,凌云真人嘱咐过他,若温茶真要为了心魔执迷不悟,最坏的结果,也不过是当场清理门户。

    周阐是个刻板而理智的人,他胸怀天下苍生,懂取舍明是非,自然把凌云真人的话放到了心上。

    即便是这个被他从小看到他的小师妹,也无法动摇他对师长的敬重。

    温茶多少了解他,翻身躲开他的攻击就往林子里跑,周阐迅速的跟上去,手中的剑毫不犹豫的砍向她的后背,凌厉的破风声吓得温茶腿抖,她躬腰扎进一旁的草堆里勉强躲过。

    两次攻击都失败后,周阐也不着急,抬脚走向温茶,面色冰冷而刻薄,像是一头嗅见了血气的头狼,冷静而克制的寻找着猎物的薄弱之处。

    温茶找准时机,抓起地上的草木碎屑糊了他一脸,扭头就往树林深处跑。

    周阐取掉脑袋上的烂叶子后,温茶已经跑到了树林另一头的瀑布边,一头扎了进去。

    周阐跟着血迹追上来,再也寻不到半点踪迹。

    他静静地站在河水边,也不生气,沿着河流径直往下走,守在了下游的一棵树下,闭目养神。

    温茶没敢让自己往下冲,发现周阐气味消失后,悄悄地爬上案,找了个山洞疗伤。

    她现在可算是知道小米有多恨自己了,这可是要把她往死里推啊。

    陈年的旧怨不是想化解就能化解的,就是真化解了,过去也是回不去的。

    她暗自苦笑一声,摇摇头,取出伤药给自己做了简单的包扎。

    今晚她只能在这儿休息一晚,但愿明天一早,大师兄已经回去了。

    当然,这个假设很难成立。

    半夜,四周响起了脚步声,温茶竖起耳朵听了听,判断出不是周阐后,再次闭上了眼睛。

    小米走到山洞前,低声喊了句“师傅”,温茶没有答应他,小米皱着眉头走进去,就闻见了浓浓的血腥气,他心里有些莫名的慌乱,疾步走到温茶身边,“师傅,你受伤了?”

    温茶掀起眼皮看了他一眼,暗骂一声马后炮,自嘲的笑了笑,“我没事。”

    “师傅,”小米走到她身边,弯下腰来,想看看她的伤口,温茶避开他的触碰,“够了,逃了一天了,先休息吧。”

    小米的手僵硬在半空中,半晌才静静地放下来,“那你先休息。”

    温茶没说话,偏过头,面色平静而淡漠。

    她的态度让小米心里升起一股不祥的预感,温茶从来没有过的冷漠,让他有种难言的不安。

    他没了之前的咄咄逼人,小心的坐在温茶附近的石头上,悄悄地打量着温茶,想看出她到底怎么了。

    莫非周阐是真的要杀她?

    联想到卫子期说过的话,小米的手指无意识的紧握着,如果真是这样,他这次也算真正的报复温茶了。

    他明明应该高兴的,可心里却升起一股让他惊恐的不安。

    温茶对他的态度变了。

    以前他还能感觉到她淡漠态度下的关怀,这一次,他却一点也感觉不到了。

    怎么会……

    小米眉头皱起来,心里的不安,一点点扩大,大到再也无法保持冷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