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9章 仙路迢迢(二四)
    “不行,”凌云真人面色阴沉道:“你已进了我凌云宗,便是我凌云宗的弟子,脱离宗门这件事,休要再提。”

    见他一派固执,温茶也不生气,“我不记得,我还欠您什么。”

    凌云真人瞪大眼睛,面色铁青着憋出一句:“宗门对你这么多年的培育,我对你的爱护,你师兄对你的关怀,都是假的吗?”

    “我儿时救过您的命,于您是恩,”温茶看着他激动的脸,淡淡道:“您名义上说我孤苦无依,想把我带进了宗门,实际上因为什么,您自己清楚。”

    凌云真人后退一步,看向温茶的眼睛,惊讶而忌惮,“你到底想说什么?”

    温茶看着他,笑了笑:“我只是觉得有些事,不必说的太明白。”

    “慕茶,”凌云真人听到这儿,面色赫然一荣,以为摸到了症结,苦口婆心道:“为师做这些都是为了你好,你现在不懂,等你再多历练几次,你就明白了。”

    温茶闻言,扬唇笑起来:“您说的话,永远都这么好听。”

    “……”

    “您说,我有天赋,可以跟着您上宗门修真,我信了您,您说三师兄为人正直,可以为道侣,我信了您……您说萧佚去了很远的地方,不会再回来了,我也信了您,可最后呢?”

    “三师兄背叛了我,萧佚也死了,而我的天赋却是心魔带给我的。”

    “我的信任,在您这廉价的让我自己都觉得害怕,您却还能说得出为我好这样的话,您不觉得心虚吗?”

    听到“萧佚”二字时,凌云真人就知道事情坏了,再听到之后的话,他一张老脸上灰白交替,十分好看。

    “到这儿吧,”温茶轻声说:“凌云宗的养育之恩同过往一笔勾销,若您还真要面子,就不该再阻止我。”

    凌云真人面上闪过一丝挣扎,但挣扎很快被坚决取代,“不行,”他一口回绝道:“为师不能放你离开。”

    他眼神闪烁间,明显在忌惮什么,温茶却将他的心事,看的一清二楚。

    “您是怕萧佚会回来报复是吗?”

    凌云真人的嘴角动了动,“既然你知道萧佚已死,应当知道他就是你的心魔,他一日不除,为师的心便一日不能放下。”

    历代能逃出主人身体的心魔,将来不是魔君就是魔王,对修真界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就像被莲华真人封印在凌云山下的那位魔君,会给宗门造成毁灭性的打击,只有心魔的主人可以将之灭杀。

    过去,他还能为了温茶这颗好苗子,将萧佚看在眼皮子底下,等温茶亲自杀了他,但现在萧佚不知所踪,温茶也没有要杀他的意思,若他卷土重来,跟他有仇的凌云宗必将是他魔王道路上的第一颗垫脚石!

    不行,凌云真人反复在心里否决了温茶的提议,只有将温茶留在宗门,萧佚才不敢轻举妄动。

    温茶沉默了片刻,眼底划过一丝讥讽,“若我真要走,您是要把我绑起来吗?”

    凌云真人没有否认,温茶气极反笑,“您是留不住我的。”

    凌云真人一咬牙,“只要你留下来,宗门内的资源和机缘随你使用,如何?”

    “不是这个问题。”温茶摇摇头。

    凌云真人继续说:“为师也可以将你三师兄抓回来给你赔罪。”

    温茶暗叹他的老谋深算,反将

    一军道:“卫子期已不能修炼这件事,您恐怕还不知道吧?”

    凌云真人睁大眼睛,有些难以置信,温茶轻声笑了,“您总以为我还像小时候那样,您说什么就是什么吗?”

    “……”

    “您说的那些,我都不要,对我来说,那都不重要。”

    温茶面不改色的说:“您若是卖我的面子,便放我离开,若你执意留我,萧佚闻言找过来,恐得不偿失。”

    凌云真人被她拿捏了短处,颇有些不甘心,“你这是要逼死宗门。”

    温茶反唇相讥:“您利用卫子期,让我逼死萧佚的事,您难道忘记了吗?”

    凌云真人心虚的后退数步,没再去看她的眼睛,“为师这么做,都是为了宗门,为了修真界。”

    “可对我来说,这些都没有在山下的小日子重要。”

    “……”

    “如果可以,我宁愿自己从未进过凌云宗,也没有拜您为师,我还是那个整天有人陪的小乞儿,识几个字,有顿饱饭吃,我就快活。”

    “……”

    “我没用您那么多凌云大志,也没有济世救人的决心,我只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

    “可萧佚会拖累你,”凌云真人毫不犹豫的说:“他是你的心魔,就算他帮过你,可你们迟早会反目,与其等到那时,为师愿意做个坏人,早日帮你摆脱他。”

    温茶苦笑:“对您来说的摆脱,对我来说却并非如此。”

    凌云真人冷哼道:“你既是踏上了大道,迟早要走这么一着。”

    “您没有听明白我的意思,”温茶摇摇头,绕过他的身体,继续往前走,“对您和其他弟子来说,飞升是你们的最终目的,可对我来说,我自始至终,只想要一个把我真正放在心上的人。”

    凌云真人气的跳脚:“可他是你的心魔!”

    “心魔又如何?”温茶推开屋门,屋外的阳光温柔的散落在不远处等待着她的少年身上,他沐浴在阳光里,像是乘风欲飞的精灵,她听见自己平白而安静的声音:“我想要的从来就不是长生。”

    “……”

    “你们都以为我想得道,踏碎虚空才是我的目的,其实我没那么勇敢,也没那么贪婪,这条路我从不敢一个人走,因为我怕我心虚,我甚至连做梦都不曾着过地。”

    凌云真人怔在原地,温茶却笑了,“我知道您曾真心为我好过,但那些其实并不属于我,我还是选择走最初那条被所有人否决的路。”

    说完这句话,她抬起脚,朝阳光密布的地方走去,身穿白色长袍的少年闻声转过头,看到她时,清澈干净的眼眸里划过一丝欢喜,伸出手一下抓住了她,笑着说:“师傅,今日的阳光好暖,弟子心中很快活。”

    “为何快活?”她眼眸弯起来,纤长的手指在他鼻尖点了点。

    “弟子也不知道,”少年的眼睛黏在她身上,手指悄悄地和她十指交握,“弟子心里就是开心。”

    “开心就好。”温茶牵着他,御剑往回走,“一会儿,我们收拾东西下山,下山后,你也要这么开心才行。”

    “下山?”少年脸上一片茫然,“我们要去哪儿?”

    “离开这儿。”温茶不紧不慢的说:“以后师傅不再是凌云宗弟子,你可愿随我浪迹天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