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7章 仙路迢迢(二二)
    温茶暗叹一声事情难办,不过嘴上却应下来,“阁下现在是器灵,与我等打架恐怕不妥,不知阁下想在哪方面比划?”

    器灵似乎也觉得在这里打架不现实,绞尽脑汁想了想,有了主意:“我们就比猜谜题,十题为准,谁猜的多猜的准,谁就赢。”

    没想到凶器还有这样的爱好,温茶暗叹它单纯的同时,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不就是猜谜题吗?系统在手,别说猜谜题了,就是现在高考,她也是高考状元好吗?

    没过一炷香时间,十道题猜完了,器灵心服口服的跳到温茶身边,利索道:“你既然打败了我,那我就认你当主人。”

    温茶把小米推到它面前,“你要认的是他。”

    器灵打量了小米片刻,也没反对,“好吧,认他就认他,以后你别后悔就行。”

    说罢,它回到匕首里,刀尖一划,在小米的指尖划开一道伤口,吸足了血后,化作一道流光,落在了小米腰间,“以后,你就是我的主人了。”

    小米有些惊奇的摸摸腰际,激动的抱了抱温茶,“师傅真棒!弟子好开心”

    “开心就好。”温茶受用的笑了笑,带着他继续往前走,第四间石室里的东西,就较为考究了,是一屋子的修炼秘籍。

    各式各样的都有,堪比一座书城。

    温茶四下翻了翻,找到了几本五灵根修炼的秘籍,给小米收了起来,又找了几本适合自己的,才带着小米离开。

    走时,小米有些好奇的问,“这里怎么没有阻碍?”

    温茶说:“那是通过上两个石室的奖励。”

    克服了贪念,得到了灵器的认可,这洞府的主人,多半也不会再给他们下绊子了。

    最后一间石门被打开时,一阵冷风从里面奔涌而出,温茶带着小米迅速躲开,回神走进去,才发现里面是一间非常大的屋子。

    不同的是,地板是白玉石做的,屋子被檀香木隔成了好几间。

    有前厅,书房,炼丹室和卧房。

    每间屋的特色都很鲜明,前厅以典雅的桌椅茶具装点,书房以笔墨纸砚和丹青为主,而炼丹室的丹炉和阴阳五行图凸显的更明显。

    至于卧房,温茶只看了一眼,便收回了目光。

    不难判断,这洞府的主人是个热衷炼丹,附庸风雅的雅致之人,根据其他几个石室的状况,他很有可能已经飞升上界。

    可在南海秘境的传说中,飞升上界的,只有秘境主人一人。

    所以,这里极可能是秘境主人的洞府。

    这个认知在温茶的预料之中,毕竟除了秘境主人,估计没人会把洞府安在湖泊下面。

    温茶走进书房,看到最后桌岸上那幅未画完的画卷时,目光落在了画卷下的一行小字上:天启三年,日暖·海上遇鲛记·南横字。

    南横应该就是秘境主人的名字了。

    纸上画了一叶轻船,一撑桨人,以及一人身鲛尾的海妖,那海妖面容昳丽,精致如水魅,仰面似在同船上人交谈,正是传说中,织水成绡,泣泪成珠的鲛人。

    画还没画完,那洞府主人便已飞升,着实可惜了些。

    “师傅,”小米轻轻拉了拉温茶的衣袖,“弟子找到了这个。”

    温茶回眸,小米手上拿了一卷古旧的小册,上面密密麻麻写了好多字,温茶接过一看,上面的内容触目惊心,正是洞府主人的札记。

    温茶在小米的注视下,把册子翻完,平静的内心,泛起层层涟漪。

    南横在札记上详细记载了他修行的全过程。

    从他五岁踏入大道,再到他飞升之前,都有阶段性的描述。

    “天元四十八年,吾踏入修真界。”

    “天元六十年,吾修炼至筑基期,受外物影响,走火入魔……二日醒来,浑身顺遂,于夜间遇一小童,自称是吾心魔……”

    “天元六十五年,魔被吾师所知,师令弑魔,断七情,绝六欲,顺应天道,吾拒不应……”

    “天元七十二年,吾成丹,魔伴左右,师怨吾怯,亲手弑魔,魔反而攻之,师重伤……后吾逐魔出,此后不复相见……”

    “天元三百年,吾成元婴,复见魔,其成魔君,号令魔界,独许吾相伴之愿,吾不理,与之诀别……”

    “天元八百年,吾至大乘,师坐化,魔返,愿与吾同归,吾拒之门外……”

    “天元一千三百年,吾将踏碎虚空,奈何世间有一心魔未除,魔不除,不成仙,魔闻言,回到吾身边,自尽而亡……”

    “天启三年,风和日暖,吾泛舟南海,于礁边遇一海妖,人身鲛尾,面似心魔,吾望之怆然泪下,此后,没有心魔,胜似心魔……”

    看完洞府主人的札记,温茶心里百转千回。

    没想到洞府主人也曾生出过心魔,而这心魔不仅成了魔君,最后还为了他自杀身亡。

    心魔心魔,踏上大道之人,若不杀死自己的心魔,一生都无法飞升,即便这心魔已经变成了一个活生生的人,也没有例外。

    温茶把札记放到小米手里,轻声说:“放回去吧。”

    小米乖乖的接过,放回了原位,温茶平复了一下心神,走向洞府主人的卧房。

    小米在身后低声问:“师傅,册子上说的都是真的吗?”

    温茶没有回头,嘴角微微扬起来,说:“都是假的。”

    小米顿了顿,“可弟子看着像是真的。”

    “那便不要信。”

    她说完,径直走到了卧房里,首当其冲的翻开了秘境主人的枕头,果真在枕头下,发现了另一本小册子。

    前一本是札记,但这一本却切切实实记载着,秘境主人对心魔应当如何修炼的笔记。

    秘境主人为了保护心魔,不惜违抗自己的师傅,一定也想过两全其美的办法,只可惜,还没来得及实施,心魔便成了他飞升的牺牲品。

    温茶翻完笔记后,心里多少有了底,把东西一收,就往外走。

    “师傅,”小米在一旁等着她,“我们回去了吗?”

    温茶点点头,“师傅现在就带你离开。”

    小米乖巧的拉住她的手,问道:“如果师傅也有一个心魔,你会像南海真人那样,将他杀死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