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6章 仙路迢迢(二一)
    温茶醒过来,是在一个干燥的石室,身体已经被简单包扎过了。

    她揉了揉眼睛,在身侧找到了自己熟睡的弟子。

    她站起来,朝四周打量了片刻,也没想起来,这究竟是哪儿。

    她最后的记忆是在水里,莫非小米把自己带上岸了?

    想想小米的修为,温茶觉得很悬。

    石室很空,中间只有一张石桌,四只石椅,但四周却布满烛火,这烛火非常奇怪,火苗泛着淡淡的蓝光,在精致底座的衬托下,像是一团绚烂流萤。

    石室里面还有屋子,只不过被垂地的石门阻绝了,看样子,附近应该有机关。

    温茶也不着急,回到石椅上坐下,从乾坤袋里取出丹药吃了几颗,一边等徒弟醒,一边打坐。

    小米睡眼惺忪的睁开眼,就见温茶一脸恬静的模样。

    “师傅,”他小声的叫了一句,“你伤好点了吗?”

    温茶睁开眼,看他暗含困意,又一脸担心的模样,心里软绵绵的,“师傅现在好了很多,不用担心。”

    小米见她面上恢复了些血色,暗自松了口气,噘嘴抱怨道:“师傅昏迷过去的样子,吓坏弟子了。”

    “不怕,”温茶忍不住笑了一声:“师傅这不是好好的吗?”

    小米还有些后怕,“师傅以后一定要少受伤才行,不然弟子这颗心,可得被您吓死。”

    他绷着一张脸,说的也一本正经,像个小大人似得,看的温茶心里发笑,“好好好,师傅以后打不过就跑还不行吗?”

    小米点点头,又摇摇头,似乎发现自己煞了师傅威风,有点不好意思,“弟子就是说说,以后还是要看情况而言。”

    “好好好,”温茶捏了捏他的脸,“为师都听你的还不成吗?”

    小米抚开她的手,从石椅上跳下来,往四周看看,惊奇的说:“没想到这河底竟另有玄机?”

    “嗯?”

    小米跑到紧闭的石门旁,解释道:“师傅昏迷过后,为了躲避凶兽的追击,弟子只好带你往河底走,没想,到了河底,竟然有一道门,弟子怕溺水,便带着师傅推门进来,结果就到了这地方。”

    小米说的轻松,不过温茶也能猜到他带自己进来的艰难,她默默地叹了口气,道:“这应当是秘境中的一处洞府。”

    小米眼里划过一丝惊喜,“没想到这洞府竟然藏在水里。”

    “所以说,你的运气好呀。”温茶对他眨眨眼,“若不是你发现了这地方,为师怕是要淹死在水里了。”

    “胡说,”小米不顾师徒伦理,斥她一眼,“师傅神通广大,哪会有这样的例外。”

    温茶不置可否,微微一笑道,“既是你发现的洞府,师傅必要为你觅得一线机缘。”

    小米望着师门,有些苦恼道:“这门打不开,我和师傅该如何进去?”

    “这就为难了?”温茶轻笑一声,“快去瞧瞧这石室中都有些何物?”

    小米四下望了望,“有桌子椅子,还有油灯?”

    温茶闻言走到倒数第五盏边,抬手握住灯罩,朝桌子所在的方向转了五圈,在小米惊讶的目光里,石门应声而开。

    “这……”

    “走吧,”温茶拉住小米的手,把他往门里带,小米目光灼灼的望住温茶,兴致勃勃道:“师傅是怎么知道油灯的玄机的?”

    “猜的。”

    小米有些狐疑,“没想到师傅猜的这么准。”

    “为师也是奇怪,”温茶笑了笑,“看来这洞府与我们师徒,确实有缘。”

    石门背后是另一间石室,里面的景致与之前大不相同。

    这间石室内堆满了玉髓灵石,奇珍灵宝,明明是珍贵之物,却堆得毫无章法,像是被人随意丢弃在一旁似得,将屋里空间塞的满满的,只余下一条仅通一人的小道,可见洞府主人的富裕。

    就算温茶这种见过凌云宗小金库的人,也被震惊到了。

    这洞府的主人,简直比整个凌云宗还有钱啊。

    小米惊奇的伸手去摸垂在箱边的玉穗,温茶拉过他的手,没让他碰,从乾坤袋里取出一株新鲜的草药扔在了那堆玉石上,片刻那株草药就跟被烤焦了似得,发黄发黑,没一会儿,就化作了灰烟。

    小米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了一大跳,怔怔的望着玉穗,再也不敢轻举妄动。

    “东西上有毒,”温茶淡淡的说:“这应是一项考验,凡心生贪念者,便会如此草,灰飞烟灭。”

    小米哆嗦了一下,“弟子不该乱动的。”

    “无事,”温茶知道他被吓到了,温和的捏了捏他的手,“跟着为师,我们马上就能出去了。”

    说罢,二人走到石门前,以最快速的方法打开石门,走了出去。

    第三间石室里的东西,比方才的灵石玉髓又要珍贵许多。

    是满屋子的武器。

    从刀剑,到枪戟全都排的上名头来,最低的也是上品灵器,至高更有成品仙器,随便取一样出去,都是震惊修真界的至宝。

    温茶看过后,让小米过去挑一样,小米有些忌惮的后退一步,“弟子怕……”

    温茶取了一把就近的匕首递给他,“同样的套路,洞府主人不会出第二次,这次应另有玄机。”

    小米伸手去接她手里的匕首,“弟子就要这个好了。”

    温茶笑着把匕首递给他,小米还没接过,那匕首里忽然冒出一阵青烟,须臾,那青烟聚在一起,竟幻化出一张活灵活现的小脸来。

    小脸嘴巴一张,竟是口吐人言,“你们真是好大的胆子,竟敢打本尊的主意,今日就要你们尝尝本尊的厉害!”

    器灵!

    这是温茶的第一想法,没想到这匕首里竟然还存在器灵这种高逼格的东西。

    想要取走匕首,自然要收服其中的器灵。

    “师傅……”小米有些忐忑,“弟子该怎么办?”

    “别怕,”温茶安抚住他,转头对着器灵微微一笑,“阁下既是匕首中的器灵,且说说带走你的条件吧。”

    “打败我,”器灵盛气凌人道:“只要你们中有人能打得过我,且不惊动我在这里的其他兄弟,我就跟你们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