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5章 仙路迢迢(二十)
    玄纹天蟒被彻底激怒,蛇尾猛然一甩,竟将百年的树木卷起朝温茶砸下来!

    温茶小心避开,借助他的力量,踩住树枝一跃而上,落到了他的脑袋上,手中灵力聚集,朝着他的眉心就是一击。

    玄纹天蟒痛的厉声叫起来,发了力想将温茶甩下来,奈何温茶直接扣住他的眉骨,拿剑去刺他眼睛。

    玄纹天蟒气的蛇信一伸,缠向温茶手腕,这正中了温茶下怀,剑气一挥,又给了他一个教训。

    玄纹天蟒上了两次当,把温茶恨到了骨头里,也不顾什么颜面,脑袋往下一撞,竟是要将温茶撞死!

    温茶哪敢跟他硬碰硬,一击不成,身体下移去攻击他的腹部,玄纹天蟒没法子,倾身化作了一身穿黑袍的男子,终于摆脱了温茶的纠缠。

    温茶翻身爬起来,看着他成熟英俊的脸,暗叹叶灵好福气。

    “贱人!”玄纹天蟒就是化作了人形,也是满口的斥骂,“就凭你那下三滥的手段也想跟我一战,没门!”

    温茶倒不介意他的轻视和谩骂,嘴角一勾,道:“鹿死谁手,尚可未知,大话可别说的太早。”

    玄纹天蟒冷哼一声:“一介筑基,还想杀死我,做梦!”

    温茶也不同他说废话,一脚朝他心口踢过去,玄纹天蟒躲也不躲,抓住她的脚,大力往地上扔,温茶脚腕一转,挣开他的桎梏,反掌去推他的胸口,玄纹天蟒往后一仰,温茶一剑刺进他心口。

    化为人形的玄纹天蟒皮肤照样有非常强的防御力,但温茶一剑还是让他出了血。

    玄纹天蟒的眼睛瞬间猩红一片,“找死!”

    他手成爪状,朝温茶抓过来,温茶飞身而上,一脚踩中他的脑袋,将他死死的踩了下去!

    玄纹天蟒气急,口中大叫一声,疯了一样的朝温茶扑过来,温茶哪会给他机会,在他抓住自己的同时,一剑刺透了他的腹部,腥涩的鲜血喷涌而出,玄纹天蟒手指一僵,再也维持不住人形,化作一条巨蟒在林中翻腾挣扎。

    温茶按捺住胸口里的闷痛,趁势追去,连坎他七寸数下,终于将他耗死。

    温茶松了口气,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挖出他的妖丹,转身去找小米。

    玄纹天蟒已死,血腥气很快会引来更多的凶物,他们必须赶快离开。

    温茶撑着身体走到树下,小米正缩在树干上,吓得面色苍白。

    温茶伸手将他抱了下来,“你没事吧?”

    小米一把抱住她的腰,面带惊惶道:“弟子方才真是吓死了。”

    “别怕,”温茶安抚的揉揉他的脑袋,“妖兽已经被杀了,师傅也没事,我们马上就能离开这里了。”

    小米看了一眼玄纹天蟒惨不忍睹的身体,知道温茶在打斗时受了重伤,没敢让温茶继续抱着自己,转而去扶温茶的手。

    温茶捂着嘴咳了几声,又安慰他说自己没事,带着他赶紧往回走。

    林中已经不能呆了,最好还是回山洞。

    两人还没走几步,身后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咆哮,一头浑身金毛,后背长有翅膀的凶兽迈着大步走到玄纹天蟒的尸体旁,嗅了嗅尸体的腹部后,目光落到了温茶二人身上。

    这是秘境的森林之王,火翼虎,不仅有千年修为,还能飞能喷火,简直是历练弟子们的噩梦。

    火翼虎居住在林中最深处的洞穴里,闻腥而来,发现玄纹天蟒妖丹不见后,望着温茶二人火冒三丈。

    这妖丹对修士是炼丹的原材料,对妖兽却是能直接食用的大补之物,温茶在他的地盘上杀了玄纹天蟒,这妖丹就应该是他的!

    火翼虎目光不善的盯着温茶,四脚缓缓移动着,目的不言而喻。

    温茶暗暗叫苦,这费尽心思杀了玄纹天蟒,到头来,竟是替着火翼虎做嫁衣。

    她从乾坤袋里取出妖丹,正准备扔给火翼虎,小米轻轻按住她的手,“师傅,我们不能给他。”

    “为何?”

    “他会吃了我们的。”小米望着火翼虎的眼睛,认真的说,“他一定会的。”

    温茶也知道来者不善,可已经杀了玄纹天蟒的她,无论如何,也打不过更厉害的火翼虎了。

    “我们去水里。”

    小米沉默片刻,犹豫着说:“弟子见他会喷火,应当是怕水的,只要到水里,我们就安全了。”

    这法子可行。

    温茶对小米点点头,在火翼虎的注视下,带着他往湖边移,他们移动的弧度不大,火翼虎暂时没看出他们的企图,目不转睛的盯着温茶手里的妖丹,眼里无尽贪婪。

    等快到湖面时,火翼虎终于按捺不住了,他后脚在湿地上不断蹬踢,溅起泥土无数,竟准备冲上来将温茶咬死!

    温茶运用起身体里仅剩的灵力,抱起小米就朝湖边跑去!

    火翼虎见她的目标竟然是湖,气的目眦欲裂,倾身一跃,朝温茶扑了过来!

    火翼虎跟玄纹天蟒不是一个级别,身躯虽庞大,可速度却快如闪电,一眨眼,他前爪就刺进了温茶肩膀!

    温茶迅速将小米抛进水里,抬头就将玄纹天蟒的妖丹丢向了湖中央,眼见大补之物就要落入湖底,火翼虎哪管温茶的死活,转眼丢开温茶,震翅朝妖丹飞了过去!

    温茶浑身是血的跌进水里,在水下的石头上找到小米后,终于忍不住昏迷过去。

    血液将湖水染成瑰丽的红色,小米伸手抱住温茶,看到她背上深入骨头的伤口时,眼睛冷的像是一块冰。

    “傻子。”

    他将温茶抱进怀里,朝更深的湖底游去。

    血水随着水流飘散的很远,片刻,四周朝聚集起了成群的水怪,它们贪婪又无餍的盯着小米,尖锐的牙齿溃散着阴冷凶光。

    小米停了下来,眯起眼睛朝四周看了看,手指一动,一道黑色的雾气从指尖流泻而出,那雾气分散成千丝万缕,迅速朝着四周的水怪涌去,水怪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碎成了无数尸块。

    湖心血水爆涌,死气弥漫间,已经吃到妖丹的火翼虎忽觉后脊发冷,也不知被什么东西给盯上了,他打了个饱嗝,正要原路返回,一道无形的力量从湖中一跃而起,直击他后背。

    火翼虎吓了一跳,正要震翅躲避,那力量竟从四面八方喷涌而出,齐齐朝他撞过来!

    铺天盖地的阴冷,像是湖面浪潮,击穿了他的胸腔。

    火翼虎到死也不知道杀了自己的仇人是谁。

    血雨簌簌落下,伴随着成群尸体的浮现,湖面恢复了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