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4章 仙路迢迢(十九)
    玄纹天蟒移动着近七八丈长的身体,像是离弦的剑一般射向温茶二人。

    他在温茶身上感觉到了自己自己情人的味道,那味道很重,重的让他眼睛都浸出了血水。

    他那比他小了几千年的小情人,六年前怀了孩子后,非要去凡人堆里打牙祭,他劝了几次,她都不听,今年正值孩子出生,她就出事了。

    接到她死的消息后,他气的浑身颤抖,杀妻弑子之恨,不共戴天!他发誓定要将罪魁祸首碎尸万段,用仇人的项上人头血祭妻儿,方能解他心头之恨!

    奈何仇人太过狡猾,这么久以来,竟摸不到丝毫踪迹。

    正当他失望至极时,没想到,在南海秘境,碰了个正着!

    不能放过!绝对不能放过!

    玄纹天蟒盯着面前逃窜的身影,眼里划过浓重杀意,仰着脑袋,发出一阵声波后,冲了过去!

    林中树木众多,又无路可走,温茶逃的很艰难。

    玄纹天蟒发出声波后,身后传来数不尽的摩挲声,像是有成群结队的东西,游移而来,温茶只往后看了一眼,吓得心肝都要跳出来了。

    后面跟着的不是别的,正是一群群灰黑色的小蛇,一群一群,像是散落在地上的芝麻一样,吐着蛇信朝她涌动过来,顷刻间,他们就被四面八方的蛇群包围。

    温茶暗自庆幸自己没密集恐惧症,取出长剑,一剑劈开沿途的蛇群,带着小米继续前进。

    地上的蛇被砍成两段,嘴里发出一种奇怪的声音,似乎还要召唤大家伙。

    温茶心里骂娘,只能带着小米飞速杀出一条血路。

    奈何这林中蛇类出奇的多,杀了一波又来一波,接二连三,无穷无尽。

    等玄纹天蟒赶来时,温茶还在跟群蛇大战,身后的小米探出头,跟玄纹天蟒看了个正着。

    玄纹天蟒露出了尖锐的牙齿,吓唬他,明显没把他放在眼里,小米却勾唇一笑,清澈漂亮的大眼睛里,俱是阴鸷和嘲弄。

    玄纹天蟒被他看的不爽,吐着蛇信游移过来,想让他知道什么教做厉害

    小米立时又缩在温茶身后,害怕道:“师傅,他来了……”

    温茶回眸,看到玄纹天蟒全貌时,心尖尖儿都凉了。

    这简直就是叶灵的奸夫啊,怪不得要找她麻烦。

    玄纹天蟒的目光落在温茶腰间的乾坤袋上。

    他嗅见了叶灵的味道,那味道是从妖丹上传出来的,就是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修士,夺取了叶灵的妖丹!

    玄纹天蟒的眼睛登时就红了,看向温茶的眼神布满杀机!

    他一定要叫这个贱人付出代价!

    温茶瑟缩了一下,知道自己逃不了,复又用更睥睨的目光盯玄纹天蟒。

    叶灵都被她弄死了,这奸夫,半斤八两,就算弄不死,拼了命也能弄残吧?

    她砍掉四周的蛇群,回头对小米笑了一下,“一会儿师傅要去会会那条蛇,你找棵树藏着,一会儿师傅完事儿再来找你。”

    小米看了一眼玄纹天蟒,有些忐忑,“师傅,你要是打不过,我们马上就走好不好?”

    温茶心说,这不是走不走的问题,这尼玛根本就走不了啊。

    “好,”她点点小米的鼻子,用灵力把他送到了一棵树的树干上。

    玄纹天蟒鄙夷的望着她,口吐人言道:“你们一个也逃不了。”

    温茶面不改色的笑了一声:“没试过,又怎知道?”

    玄纹天蟒厉声道:“别以为你杀了我的妻儿,你就是我的对手,凡人,今日,就是你的死期!”

    说罢,玄纹天蟒张大嘴,朝着温茶咬了过来,温茶翻身躲开他的袭击,一剑戳向他的七寸,她用了八分力,却没能在玄纹天蟒背上留下一道伤口。

    “呵!”玄纹天蟒冷笑起来,“我修炼几千年,岂是你一个低贱的修士能伤到的?蜉蝣撼树,不自量力!”

    温茶没理会他的嘲讽,退回到地面,复又朝他攻击过来!

    玄纹天蟒根本不怕,任凭她在自己身上挠痒痒,反身一头就能将温茶掀倒在地,他乐于玩这样的游戏,看着温茶狼狈又可怜的在自己面前挣扎,玄纹天蟒心中痛快至极,他就是要这般折磨死这个卑鄙无耻的人类!

    温茶从地上爬起来,盯着玄纹天蟒的眼睛看了片刻,没有立即发难,玄纹天蟒讥讽道:“怎么,你怕了?”

    温茶不语,玄纹天蟒一头撞向她,“在你杀我妻儿时,你怎么没想过自己的下场?”

    他的头颅宛若一座小山,动作却无比灵活,温茶躲闪不及,被撞到一棵树上,心神大震,吐出一口鲜血倒了下去。

    “废物!”玄纹天蟒仰天发出一声长笑,“就凭你的本事还想和我斗!简直可笑至极!”

    温茶站起身,目光冷漠的盯住他的脑袋,心下几多思量,跟玄纹天蟒硬碰硬,毫无胜算,她只能智取。

    可这玄纹天蟒浑身上下,无一不是被鳞甲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想要刺破他的防御,简直难上加难。

    玄纹天蟒没给她多思考的机会,故技重演的撞了过来!

    温茶飞身躲开,长剑一挥,朝着他那铜铃大的眼瞳刺去!

    既然刺七寸不行,她就戳眼睛,总有一处是他怕的。

    这一招果然激怒了玄纹天蟒,他暴跳如雷的躲开温茶的攻击,蛇信一卷,就要用牙齿把温茶撕成碎片!

    温茶躲开他的蛇信,翻身而下,在他追逐着要缠住她的同时,长剑脱手而出,直击他的腹部!

    肚子永远是妖兽的软肋之一,就算玄纹天蟒鳞甲再厚,在她全力一击下,多少也会受些影响。

    她的判断是正确的,玄纹天蟒受到袭击后,仰头痛叫起来,温茶从腰间取出另一柄长剑,一剑朝他缩在外面的蛇信砍去!

    玄纹天蟒躲闪不及,竟是被她一击即中,砍得满嘴鲜血!

    “你怎么敢?!”玄纹天蟒气的浑身颤抖,“你这个偷袭我的贱人,今日我必叫你血债血偿!”

    温茶就跟没听见似得,手握两把剑,一把击他眼睛,一把就偷袭他肚子,把他砍得狼狈不已。

    她不信玄纹天蟒能杀的了她,命是自己的,只要她不想死,谁也别想要她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