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52章 仙路迢迢(十七)
    小米沉默片刻,抬起眼睛又问:“那师叔说的萧佚又是谁?跟师傅很熟吗?”

    温茶身体一僵,扯着嘴角勉强笑了笑,她深深地望了小米一眼,说:“萧佚是师傅的朋友。”

    “朋友?”小米好奇的睁大眼睛,“为何徒儿从未见过他?”

    “他同师傅闹别扭了。”温茶轻声说:“他生气后,就离开了师傅。”

    生气?

    小米眼睛一凉,“师傅这般好,他凭什么生气?”

    “你不懂,”温茶苦笑一声,声音里无限悔意,“是师傅的错,师傅做错了很多事,他难受至极,才离开的。”

    “这样啊,”小米缠了缠自己的手指头,小心翼翼的抬头看了看突然可怜起来的师傅,“那他还会回来吗?”

    “不知道。”温茶摇摇头。

    小米眨眨眼,换了个问法,“师傅希望他回来吗?”

    温茶沉默了片刻,轻轻的叹了口气,“若是可以,为师希望他这辈子都别回来了。”

    “为什么?”小米纠缠在一起的手指捏的泛白,嘴里喃喃道:“师傅不想要他了吗?”

    “他跟我在一起,于他而言,并非好事。”温茶拍了拍小米的肩,语气中无尽惆怅,“若是可以,师傅希望他这辈子,都好好的。”

    小米的手指松了松,“师傅难道就不想念他么?”

    “想的。”温茶轻笑一声,“他是我第一个朋友,也是第一个对我好的人,怎会不想。”

    只可惜,有些人只能相思,不能相守。

    小米见她有些伤感,迟疑的问道:“那如果,重来一次,你还会选择和他认识吗?”

    “当然,”温茶想也不想的说,“如果可以,我希望我从来都没有弄丢过他。”

    小米手指僵住,“你说什么?”

    “没什么,”温茶揉了揉他的脑袋,“师傅带你回宗门。”

    “师傅,”小米拉住她的衣袖,痴痴的望着她问了一句话,“长生不死对你来说就真的那么重要吗?”

    温茶没回答他的问题,倾身把他抱了起来,“我们回去吧。”

    小米在她怀里挣扎了一阵,“师傅,我在问你话,你回答徒儿。”

    温茶对他的话语恍若未闻,踏上剑就朝着凌云宗而去,小米气的低下头咬了她一口,“师傅,你总是什么话也不说,徒儿真是气死了。”

    温茶抚了抚他的后背,“你若对为师不满,便好好修行,等你打败师傅那日,师傅什么都可以回答你。”

    小米眼前一亮:“当真?”

    “自然。”

    小米激动过后,眼睛又耷拉下去,“可徒儿是五灵根,什么时候才能追上师傅啊?”

    “所以才让你用功啊,”温茶鼓励道:“宗门内有些适合五灵根修习的功法,师傅会陪着你好好琢磨。”

    “嗯,”小米郑重的点点头,“徒儿一定会追上师傅的修为!”

    温茶失笑着,没有接话,到了山颠,就将他带进了屋里,把人放下后,才去凌云殿报青云城的状况。

    凌云真人十分满意她的喜报,面带笑意道:“再过一月就是十年之期,南海秘境即将开启,门中有五十余个名额,你和你二师兄便带着弟子去吧。”

    南海秘境是大陆三大秘境之一,是练气筑基弟子的历练圣地,凡是从里面活着回来的,无一不是走上大道的佼佼者。

    温茶想到小米的处境,面色淡淡的答应下来。

    “去吧,”凌云真人没有多留她,“秘境回来后,你便可分一座山,任一峰之主了。”

    温茶不置可否的退了下去,回到院子,温茶带着小米用过饭后,就督促着他修行。

    一月时间,一晃而过。

    这日晨光初生,清风徐徐,五十位门中弟子,白衣飘飘的站立在凌云殿前,蓄势待发。

    一身锦绣长袍的二师兄钟凌正细细嘱咐着弟子们进入南海秘境后的各项事宜。

    温茶带着小米走到他身边,钟凌回过头来看了一眼,看到小米后,面上闪过一丝惊讶,意有所指道:“小师妹,你要带着弟子一同去?”

    温茶知道他指的是小米,面不改色的点点头,“他今年十一了,半大的孩子,也该历练一番。”

    钟凌一眼看出小米的修为,不赞同皱眉,“你这徒儿才练气二层修为,贸然进入秘境恐怕不妥。”

    “我同他一起进去,有何不妥?”温茶面色微冷,“师兄莫非忘了,我今年还卡在筑基大圆满境界,进这南海秘境也是应当?”

    钟凌还真忘了这事儿了,颇有些讪讪的撇开了眼睛,轻咳一声道:“我只是担心这小童的安危,既然路上有师妹保驾护航,我就安心了。”

    “走吧,”温茶没跟他多说,“过了时辰怕是不妙。”

    “师妹说的是。”钟凌转过身,急忙召集起那些弟子,御剑朝南而去。

    这次从门中选出来的都是天赋卓绝的弟子,御剑什么的自然就不在话下,这就显得小米过于废柴了。

    他像只小虾米似得缩在温茶怀里,脸比朝阳还红,他小声问温茶:“弟子是不是给你丢人了?”

    “怎么会,小米这样就很好。”说着,温茶一双冷眸扫过那些个好奇的弟子,目光冰冷,暗含警告,那些弟子吓得差点从剑上摔下去,转过身,恨不得离温茶十万八千里。

    师叔什么的,看似温柔,实则也太恐怖了些。

    小米没有被安慰到,反而更加沮丧了,“可他们都会御剑,弟子就不会。”

    “他们年纪都比你大,”温茶毫不犹豫揭那些弟子的短,“你现在才十一,那些个都比你大一轮两轮,如何比得?”

    “是这样吗?”小米望着那些长袍飘飘的修士,十分怀疑。

    “当然,为师怎么会骗你,”温茶笑着说:“等你的修为上去了,定是要比他们任何一个都令人刮目相看。”

    小米被她说的有点脸红,将头埋在她的颈窝,嗡嗡道:“师傅,等弟子以后也会御剑了,也要这样抱着你。”

    温茶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里,暗道他几句童言无忌后,还不忘刺激他,“你这般说无用,等你能打过为师再说也不迟。”

    “不会太久的,”小米撅起嘴,掷地有声道:“我一定会加倍努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