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43章 仙路迢迢(八)
    修真无岁月,三年时间一晃而过。

    温茶再次见到凌云真人,又是一年夏天。

    “山下有处任务需得你去一趟。”凌云真人将她唤到身边说。

    温茶面色淡淡的问:“不知是何任务?”

    凌云真人面不改色道:“青云城闹水灾,恐洛河中有妖作祟,凌云宗已折了几位弟子进去,你其他师兄皆有要事在身,此事只有嘱托你。”

    温茶点点头,“弟子明日一早便下山。”

    “嗯,”凌云真人道:“此次你可去内门选几个小弟子作陪。”

    温茶摇头,回绝道:“弟子带小米去即可。”

    凌云真人的眉头忽的皱起来,对温茶在意一个五灵根弟子颇为不满,“他三年前拜你为师,这些日子以来修为不增,四体不勤,着实不适合做你的徒弟,你若真想教人,再从内门收一个未尝不可。”

    他说的轻松,温茶却听的发笑,片刻后,她面不改色道:“小米虽是个五灵根,可也是徒儿唯一的弟子,不论他修行如何,既是将他带到了身边,我总要护着他。”

    凌云真人听的面色发冷,搞不懂一向听话的徒弟,怎会因为一个小弟子跟他心生嫌隙。

    “也罢,”凌云真人也不想对温茶太过压迫,一甩袖子道:“你愿意带着他,便带着吧。”

    “多谢师傅。”

    温茶告别凌云真人径直往外走,凌云真人站在原地,看着她亭亭玉立的背影,面色晦暗难明。

    不多时,一身穿玄英色长袍的青年男子从屋内静静地走出来,他生的气宇轩昂,眉眼硬挺,一双凛冽的剑眉,同凌云真人如出一辙。

    “师傅,小师妹的那徒儿您是否查探过?”

    凌云真人回头看向自己的二弟子,沉声道:“为师早让你周师弟验过了,那五灵根的小童,身上没有煞气,心思也较为简单,不是他。”

    二师兄有些奇怪,“那孽畜三年前本就应该消弭无形,如今小师妹无碍,他倒是逃出生天,着实可恨。”

    凌云真人锐意的眼眸中划过一抹冷意,“三年前是为师棋差一招,算漏了一卦,再加上你小师妹福大命大,逃过死劫,那孽畜自然也就不敢回来。”

    “可他是小师妹的心魔,蚕食小师妹的恶念而活,若是逃,又能逃到哪儿去?”

    凌云真人沉思着,显然也有些犯难,“这些日子,为师已经感觉不到他的存在,一则是他已经已经烟消云散,二则……”

    “二则如何?”

    “他有了比为师还要高深的修为。”

    “不可能!”二师兄飞快的否决道:“这些年小师妹在三师弟的牵引下,心思单纯善良,心中也再无恶念,那孽畜如何成长?”

    凌云真人神色莫名的摇摇头,冷声说:“他虽是慕茶的心魔,可他修的是魔道,心魔是修魔的天才,这三年若有了机遇,日后给我凌云宗带来的,务必是灭顶之灾。”

    二师兄吓得后退一步,“这,这不可能……”

    凌云真人神色淡淡的望着他,心下也是一片涩然,“即便是给我凌云宗带来危机,也是为师之错,当年若不是为师鬼迷心窍,将他们带上山,又怎会有现在的结果。”

    二师兄怆然道:“师傅为的是天下苍生,何错之有?”

    凌云真人听到这话,闭目不言,苍老的面上划过难言的晦暗。

    何曾是为了天下苍生,不过是为了一己私欲罢。

    十年前,他算到自己有一劫,没多久就在和魔君旧部大打出手,受了重伤,逃到一处山林,便无法前行,最后连开启乾坤袋取丹药的灵力都没有了,正以为自己要裹了野兽之腹时,慕茶出现了。

    他一眼看出慕茶的特殊体质,那是修真界万年难得一见的通灵体质,若她踏入大道,不论是修仙还是修魔,都必然是这千年中,最早飞升的天才。

    他心里爱才,在慕茶救了他后,便想还了慕茶的恩情,收她为徒,也算是替凌云宗光大门楣。

    可后来,他看到了萧佚,他才终于知道慕茶的体质,究竟是如何得来。

    佚者,失也。

    那根本就是不应当存在于世间的怪物。

    食人怨念与憎恶而活,正是慕茶的心魔。

    这世上,能将心魔从心里分解出来的,前无古人,而这个心魔,还没有反噬主人,更是难得一见。

    他心里慌乱了一阵,很想放任他们继续在山间生活,可他私心里却不想放过慕茶这么个好苗子,同时又想除了萧佚,他左右摇摆间,终究是私心占了上风。

    他要带走慕茶。

    可要带走慕茶,势必也要带走这个令人忌惮的心魔,心魔当时虽然懵懵懂懂,可已经有了不少的戒备,只听从慕茶一个人的话,凌云真人不仅无法将他一击斩杀,还得忌惮他吸收恶念踏上魔道。

    无奈之下,他把心魔养在了身边,想让慕茶,亲手杀了他。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终有一日,慕茶会明白他的好意。

    三年前他算了一卦,卦象显示,慕茶气数已尽,不日就会香消玉损,而萧佚也会随着慕茶的死,消失不见。

    凌云真人心中大喜,以为马上就要摆脱定时炸弹,熟料,一日之后,慕茶毫发无损的回来了……

    凌云真人不敢置信的再算了一卦,这次,他忽然看不清卦象了……

    这天已经变了。

    可变在哪儿,他却是为了把握。

    “师傅,”二师兄轻轻叫了一声:“既然心魔已经消失不见,极有可能是为了救小师妹灰飞烟灭,您老人家不必如此担忧。”

    凌云真人长叹一口气,感慨弟子太天真,“只要慕茶一日不死,他便绝对不会死。”

    二师兄犯了难:“这……”

    “下去吧,”凌云真人疲倦的挥挥手,“此事从长再议。”

    二师兄没有挪动步伐,眼睛怔怔的看向凌云真人,“就算是那心魔真要找上门来报复,我凌云宗乃三大门派之首,难道还怕他一介心魔不成?”

    “你不懂,”凌云真人摇摇头,“他若只是心魔,为师又怎会忌惮这么多年?”

    二师兄眼神一滞:“这……”

    “还不到时候,”凌云真人道:“你先回去,为师自有安排。”

    二师兄犹豫片刻,恭恭敬敬道:“那弟子就先行告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