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36章 仙路迢迢(一)
    在东方的群山绝壁上,有一处宗门,名为凌云宗,乃是修真三大宗门之一。

    正值清晨,山野间雾气缭绕,云蒸霞蔚,橙红如宝石的朝阳刺破暮光熹微,光线如织的散落在山颠。

    一群巍峨卓绝的阁楼恍若一群群巨兽般矗立于山间上,接受着晨光的洗礼。

    彼时,一道身穿纯白色广袖长裙的昳丽少女,正稳稳的跪在屋门前,眉目低垂,神思内敛,一副沉默又安静的模样。

    “慕师叔,”一青衣小童从里打开门,轻轻的走出来传话,“师祖是不会见你的,请回吧。”

    少女抬起眼眸,眼里流转着清澈又寂灭的光芒,她宛若茶花一样的唇角轻动,声音清冷的宛若落入清泉的寒露,“请你再去请示师傅,我不会做什么,这次,只是下山去送贺礼。”

    “师叔……”小童面露难色,“师祖他现在很生气,您还是回吧。”

    “最后一次。”少女目光灼灼的盯住他,“肯求你了。”

    小童被她看的满面通红,游移着又往里屋走,边走边说:“这真的是最后一次喽,师叔不许骗我。”

    “不骗你,”少女低声说,“你转告师傅,我只要一天时间,很快便回来。”

    “好吧,”小童点点头,轻轻合上了门,片刻后,小童从屋内探出一个脑袋,“师叔,师傅让你不许惹麻烦,去送了东西便回来。”

    “好,”跪在地上的少女眼里划过一丝了然,站起身来,揉了揉小童的脑袋,“凡世有许多小玩意儿,到时候师叔给你带些回来。”

    小童眼里闪过些许意动,复又摇摇头,“师祖说玩物丧志,不让我碰那些东西,我还是不玩了。”

    “傻子,”少女轻嗤一声:“他不让你玩,你不会背着玩儿吗?只是些小物件,没什么好忌惮的。”

    小童犹豫着抬起头,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印着少女的模样,不确定的问:“真的可以吗?”

    “当然,”少女淡淡道:“你要是怕,我给你带些凡尘的吃食回来也可。”

    吃的?

    小童眼睛微亮,他已经很久没吃过凡世的东西了。

    “我先走了。”少女没再跟她多说,只道:“在我回来前,你照看好师傅,我回来后,便开始教你练气。”

    “好,”不到十岁的小童乖乖应道,“我会一直等着师叔回来。”

    少女笑了一笑,宛若山花一样漂亮的眸子,闪耀着星辰光芒,刺的小童有些心慌,他低着头不敢直视少女,抬眸时,那道犹如仙子一样的身影,已经御剑而去。

    “萧佚,你且进来,”屋内传来一道苍老而低沉的声音,“师祖有话同你说。”

    小童应声走了进去,屋内的玉石床上,一玄袍老者正处于打坐状态,彼时睁着一双鹰钩般锐利的眼眸,盯住小童,声音沉沉道:“我已替你师叔算了一卦,你师叔此次前去,必有一劫,轻者,身负重伤,重者,身死道消。”

    “什么?”小童面上闪过无尽惊惶,一个踉跄跪倒在了老者脚下,“师祖,您一定要去救救师叔!”

    “这是她的情劫,”老者深深地叹了口气,“她拜入师门十余载,是我的关门弟子,天赋也是数一数二,只可惜她命中有一死劫,度得过便是天高海阔,一步登天,度不过便是数年道行,付之一炬。”

    “师祖……”小童吓得满目通红,“怎样才可以救师叔,您告诉弟子,您告诉弟子呀!”

    “傻孩子,”老者锐利的目光在他的目光里柔和了下来,他道:“你还记得我接你上山时,说过的话吗?”

    小童浑身一凛,不可置信的看向老者,“您是说……”

    “是了,”老者悲悯一笑,“有死劫,必有钥匙,你就是她的钥匙。”

    小童眼里划过欣喜,惧怕,茫然,最后定格在了坚定之上,“师祖是让我去帮助师叔吗?”

    “去吧,”老者轻轻挥挥手,“这一次,只有你能救她。”

    “好,”小童从地上站了起来,转身就往外走,走了几步停下来,“师祖,弟子该如何下山?”

    “冥冥之中,自有去路。”

    小童走出屋门,望着脚下万丈悬崖,着实犯难,他想着师叔那仙气飘飘的身影,皱着眉头,犹豫许久,才轻手轻脚的攀着石头往下爬。

    没爬几步,他便气喘吁吁的没了气力,他低头望着崖下的雾气,心里一颤,一脚踩滑,竟是摔了下去。

    师叔救我!师叔!

    他在心里不断呐喊着,最后被白茫茫的雾气遮掩,失去了意识。

    此时,人间正是三月天,十里桃花若绚烂的红毯般,覆了十里桃夭,灼灼其华的色彩,端的是甜蜜多情。

    桃林中一处新修葺的木屋边挂满了灯笼红绳,一道修长的身影正站在屋门前,面带喜悦的敲门。

    那男子生的丰神俊朗,一身红艳艳的新郎装给他清冷的眉眼,染上了温柔的光芒。

    喜婆从屋内迎出新娘,那是个极为窈窕的女子,一双白嫩的柔夷搭在新郎手心时,微微蜷缩着,娇弱又可人。

    新郎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忍不住将她抱进怀里,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将她送上了花轿。

    一道流光划过,眨眼间,桃树颠上便站了个白裙少女,她静静地望着高头大马上的新郎,眼底划过浓重苦涩。

    新郎骑着马经过闹市,蓦然刮来一阵清风,粉色的花瓣从树枝上飘落,像是一场桃花雨一般,落在新郎和花轿上。

    “下雨了!”有人兴奋的喊:“是桃花雨,一定是有哪位仙人给新郎新娘贺礼!”

    “真漂亮呀!”小姑娘们感叹道:“若我成亲时,有这样的光景,就是死了也值。”

    一蓝衣女子感叹:“都说这卫府大公子生的一表人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

    黄衣女子摇摇头:“大公子是好,不过这位新夫人却是个乡野丫头,着实配不上大公子的身份。”

    “胡说什么呢?”一旁站着的小贩不满道:“你们只说那卫府大公子好,怎不知那新夫人,生的是倾国之貌,美若天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