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1章 妈妈的花(二五)
    “哪儿疼?”庄陵皱眉:“是里面疼,还是?”

    温茶可怜巴巴:“都疼。”

    庄陵眼睛里划过一抹异色:“你的身体送过来后,很快就修复好了,按理说,不该出现这样的情况,你再说仔细些。”

    温茶看他一本正经的,嘴角微微一动,“我想着自己被捅过刀,条件反射疼,算不算?”

    庄陵:“……”

    他立刻收回放在她胸口的手,撇过眼睛,依旧很正经,“这是心理问题,等你适应之后,就不会有这种感觉了。”

    温茶点了下头,从床上爬起来,看看自己软绵绵的手脚,在床上跳了跳,从床上跳下来,“谢谢你,我现在感觉很好。”

    庄陵轻哼一声:“感觉很好,就跟我出去,这里很冷,当心生病。”

    “好,”温茶亦步亦趋的跟他重回了小楼,还没等他说话,第一时间跑出晒太阳。

    庄陵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盯着她,一句话也没说,等她在外面调够了,才招手让她回来换衣服。

    温茶小狗似得跑到他面前,兴奋道:“庄老师,我真的又活过来了吗?”

    庄陵没好气道:“你现在像个死人?”

    温茶摇摇头,绕着他转了一圈,然后一把将他抱住,“庄哥哥,谢谢你,爱死你了!”

    庄陵身体僵硬了一下下,很快毫不留情的把她推开,“抱一下就想抵消我的劳动成果,想得美。”

    温茶愣了一下,“你不是说,以后再给你报酬吗?这个抱抱是礼节性的,你想到哪儿去了?”

    庄陵:“……”

    “还有,我马上就能回家了吗?”温茶迫不及待的想完成任务。

    庄陵静默片刻,没说话。

    温茶只当他默认了,急忙跑到楼上去拿手机,“我先给家里打个电话报平安。”

    庄陵一言不发,转身把地府wifi改成了凡间的。

    温茶给原主爸妈打过电话后,就琢磨着第二天早上回家。

    庄陵走上楼,温茶已经从衣柜里找了身干净的衣服换上了。

    那是前几天他专门让人买回来的。

    听见脚步声,温茶回头,笑靥如花道:“庄老师,明天你跟我一起回去呗。”

    她换了牛仔裤和白毛衣,在十月微凉的天色下,再也没有身为灵魂的阴暗,浑身散发着青春气息,看的庄陵有些发愣。

    “庄老师?”温茶走过来在他面前挥挥手,“你怎么了?”

    庄陵回过神,把她的手打开,面色淡淡道:“换好衣服,就下去吃饭。”

    温茶乐呵呵的跟着他下楼,看着桌上的食物,自然的坐到了庄陵对面。

    庄陵推给她一碗粥,“你现在的肠胃不好,少食辛辣荤腥,等以后养好了再说。”

    温茶点点头,笑眯眯的把粥喝完,跟庄陵一起进厨房洗碗。

    “庄老师,我来,你外面去休息。”

    庄陵瞥了她一眼,“你会?”

    “会啊,”温茶莫名的看向他,“我之前是个活人,又不是残废。”

    庄陵沉默了一下,还是没有走开,只是把碗递给她,“你洗,我在这儿看着。”

    温茶:“……”洗个碗都怕她洗不干净吗?什么鬼?

    庄陵面无表情的盯着她细细的手指,等她洗完一遍,才不紧不慢的问:“回去之后,你以后会做什么?”

    “上学啊,”温茶想也不想的说:“我现在正好升高二,回去还要找个补习老师呢。”

    庄陵安静了一会儿:“上完学呢?”

    “不知道,”温茶摇摇头,“我现在才十六岁,上完高中,上大学,还要差不多六年,谁知道以后做什么呢?”

    庄陵沉默了,等她把厨房收拾干净了,他都还站在门口,盯着她发呆。

    温茶把东西都归位,回头走近他,“庄老师,你今天怎么了?怪怪的……”

    庄陵冷冽的面上出现了裂缝,他直接问道:“你想什么时候结婚?”

    温茶被吓了一跳:“庄老师,你问这个做什么?”

    庄陵面容晦涩道:“回答我。”

    温茶怔了怔:“我,我不知道,我现在年纪不大,没想那么多。”

    “二十岁行么?”庄陵面不改色的说:“在天朝女孩子二十岁,就能结婚了。”

    温茶脑袋里一阵眩晕,她有种不祥的预感,“那,那个,庄老师,我们能不聊这个话题吗?”

    “为什么?”

    “很奇怪,”温茶垂着脑袋想了想,说:“明明是很遥远的事,可你一说,就感觉我马上就要嫁人似得,很可怕。”

    “可怕?”庄陵皱起眉头:“结为夫妻是自然而然的事,为什么要怕?”

    温茶:“……”初步判断庄老师是个直男癌……

    “你说的不对,”温茶斩钉截铁的摇头,“你说的是大部分的情况,可还有一部分,其实是不婚主义,结不结婚,有没有孩子,其实没那么重要,自己开心就好了。”

    庄陵:“……”瞬间刷新了三观……

    “庄老师?”见他不说话,温茶有点忐忑,“难道你不是不婚主义?”

    庄陵:“谁跟你说我是不婚主义的?”

    “你师父啊,”温茶老老实实道:“之前你师父和师兄不是说你不能结婚吗?我以为……”

    庄陵冷冷的打断她:“没这回事。”

    温茶:“……”

    庄陵:“我不是说过自己红鸾星动吗?你怎么只记坏的不记好的?”

    温茶:“我以为你是为了拒绝那个掌门,在说谎骗他。”

    庄陵额头抽动不止:“你以为我跟你一样白痴吗?”

    “……”温茶:“那你……”

    “没什么?”庄陵黑着脸转过身,“明天一早我就送你回去。”

    “哦,”温茶又鸡冻起来,“庄老师,你送我回去后,在我们家多玩两天呗?”

    庄陵懒得理她,转身就上楼,温茶关上门跟过去,“庄老师,今天晚上我睡哪儿啊?”

    庄陵:“……”忘记收拾客房了……

    “你们家有客房吗?”温茶追在他屁股后面不放,“要是没有,我是不是没地方住了?”

    “住嘴,”庄陵回头瞪她一眼,“一会儿我睡书房。”

    “哦,”温茶快步跟他一起挤进屋里,转头就扑在了那张大床上,“晚上我就睡这儿了。”

    庄陵弯腰拎住她的脚,把她从床上提起来,“去洗澡,不洗干净,休想爬我的床。”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