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20章 妈妈的花(二四)
    温茶想了想也对,很快就回过神来,拉着庄陵的手想玩手机。

    庄陵思考了一秒,把wifi换成了地府出品的。

    第二天,庄陵的师兄就走了,温茶松了口气,伸出手默默数日子,还有差不多一个月,她就能回去了。

    现在是九月初,原主如果还在的话,应该上高二了。

    周末庄思思过来玩儿,带了点小礼物来,殷勤的递给庄陵。

    “小叔,你猜猜这是什么?”

    庄陵正在画符,没心思理她,挥挥手让她滚蛋,庄思思没滚也没打扰他,坐在沙发上等他画完后,又凑过来,把一个粉色的小盒子递给庄陵,“小叔,你看看,你看看嘛。”

    庄陵对这种少女心爆棚的东西一点兴趣也没有,“哪来的哪儿去。”

    “不,”庄思思把盒子打开,里面是制作的非常可爱的一堆蔓越莓小饼干,“这是李婷,就是上次你帮过她的女孩子托我送给你的,想跟你道谢,你看这……”

    “拿走。”庄陵目光凉凉的瞥了一眼,“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

    “小叔……”庄思思不甘心的跺跺脚,“李婷就是想谢谢你,你怎么这样?”

    庄陵懒得理会她,收拾好笔和朱砂,就往楼上走,庄思思追过去,“小叔,李婷她挺好的,而且她是我最好的朋友,长得也好看,你能不能去见见她……”

    “说够了吗?”庄陵停下脚步,居高临下的盯住她,“说完了,马上出去!”

    庄思思被他吓了一跳,庄陵虽然平时冷冰冰的,可从来没这么严厉的赶过她。

    “小叔,”她心知自己是惹庄陵生气了,喏喏的看着庄陵不敢再像之前那样大张旗鼓的提要求,可怜道:,“我,我真的只是看她可怜……”

    可怜?

    这个词逗笑了温茶。

    那女孩有什么可怜的?

    家室优渥,聪明漂亮,谁可怜也轮不到她可怜,这庄思思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

    要可怜,那些老弱病残吃不饱肚子的人应该更可怜吧?

    “回去吧,”庄陵沉默片刻,冷淡道:“以后别过来了。”

    说罢,他也不给庄思思在说话的机会,几步上楼,推开屋门,隔绝了庄思思的视线。

    庄思思有些失望的收回目光,看着手里的饼干,终于觉察觉自己好像做错了事。

    小叔本来就不重亲情,不说她,就是爷爷也在他那讨不到什么特殊,现在她好不容易离得近些,不止没珍惜,反倒一次次提起李婷扫兴,让小叔不高兴,真是过分了。

    想到这儿,她抬脚上楼,想跟庄陵道个歉,还没走到门口,一张明黄色的符纸从门缝里径直飞出来,贴在她的后背上,她还没反应过来,自己就朝着楼下走去,等符纸掉落,她已经在屋外了。

    她如梦初醒般回身想去开门,才发现,无论如何,自己连门边儿都碰不着。

    庄思思站在门口失落至极,看着手里的蔓越莓饼干,痛恨的直想砸个稀巴烂。

    小叔的事,何曾有她插嘴的份儿,她真是给点颜色,就忘了自己是谁。

    上楼后,庄陵面不改色的取了本书看,温茶窝在他身边看刷剧,到了点,庄陵就下楼给自己做饭,吃过饭,庄陵继续看书,温茶继续刷论坛博客什么的。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等温茶醒过神,已经快十月了。

    这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里,庄陵一次也没有离开过阁楼,除了送百货的快递员,其余也没放人进来,反倒是庄思思,一放假就过来负荆请罪,奈何庄陵根本不理她,时间一久,庄思思也不来了。

    这日温茶刚一睁开眼,庄陵便带着她往楼下走,这天是四十九天的最后一天。

    庄陵走到楼下最边上的小屋前,打开门,走了进去。

    这小屋设计的非常小,除了一张床,屋中没什么陈列,庄陵走到床边,不知碰了哪里,那床翻跟头似得,折到了墙壁上,地面霎时露出一个方正的路口。

    那是一条直通地底的路。

    庄陵抬脚就往里面走,里面是条石阶,两边没有灯,黑蒙蒙的,要不是温茶是灵魂,还有些看不清楚。

    地下温度很低,空气里弥漫着一股沉郁的湿气,这种湿气冷,可却不至于结冰。

    庄陵走到头时,是一间不大不小的地下室,他在石壁上摸了摸,地下室四周顿时亮如白昼。

    温茶顺着他的方向看过去,周围什么都没有,唯独正中间放了一张冒着雾气的石床,石床很大,晶莹剔透的宛若玉石,占了地下室三分之一的位置,将地下室装点的犹如仙境。

    庄陵走过去,烟雾退散间,温茶发现石床上躺了个人。

    准确来说,是躺了个年轻貌美的小姑娘。

    小姑娘的身体很白,动作僵硬,一动不动的,看起来,就像是个死人。

    “这是由寒玉打造的床,有维持身体基本功能的奇效。”

    庄陵走到床边,把玉佩从脖子上取下来,“现在我就令你还阳。”

    温茶点点头,庄陵又道:“无发生什么事,你都不要怕,抱守凝神,去除杂念,等你睁开眼睛,就可以回家了。”

    “嗯。”温茶立刻闭上眼睛,跟着他的声音,守住自己的元神,维持清明,脱离了玉佩,朝着寒玉床上的身体飘过去,进入身体的刹那,一股无形的力量,驱逐着她,想将她撕成碎片,而庄陵却以更浑厚的力量,教它们片甲不留。

    温茶不断在心里告诫自己保持清醒,说着说着,不知怎的,她就陷入了一片沉眠。

    庄陵在她身边,轻轻叫着她,“醒醒,不准睡!听见了没有?”

    温茶勉强睁开眼,看到他脸上的紧张后,撇撇嘴,“差一点就睡了。”

    庄陵蓦然松了口气,伸手捏了捏她的脸,“有知觉么?”

    温茶龇牙:“要不让我捏捏你,看看有知觉没?”

    庄陵松了手,又抬抬她的四肢,“这些地方呢?”

    温茶抖抖腿,“挺好。”

    “嗯,”庄陵又点点她的肚皮,问道:“这?”

    “好着呢。”

    “还有这,”庄陵的指尖落在了她的心口,“难受吗?”

    温茶:“……”光明正大的戳女孩子胸好意思吗?

    庄陵体会不到她的吐槽,点点她的鼻子,“问你话呢?”

    温茶:“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