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9章 妈妈的花(二三)
    “自是最合适之人。”

    “好个最合适之人,”一边的罗掌门大手一挥,“既然小侄已经破了这命格,何不就成了我说的这门亲事?这门亲事比任何一门亲事都要适合你。”

    庄陵平静的面色,立时冰冷起来,“罗掌门莫非到现在都还没听清我说的话?”

    这话一出,气氛瞬间剑拔弩张,宗老拉了拉庄陵的衣袖,沉声道:“罗掌门是客,不可无理。”

    罗掌门皮笑肉不笑:“庄小侄是嫌弃我这媒做的不合心意?”

    庄陵:“多说无益,罗掌门若无别的事,便退了吧。”

    “你!”罗掌门从沙发上腾地站起来,“一区区小辈,也敢同我这般说话,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罗掌门!”宗老的脸色也不好看起来,“我这小徒弟话既已说明白,自然也有自己的思量,作为一门之主,罗掌门莫非不知道强扭的瓜不甜这一说法?”

    罗掌门并不理会他,紧盯着庄陵不放,嘴上更是不饶人:“我就把话说这儿,喜欢你的是我女儿,你若心中有数,便知道娶了我女儿对你的益处,我们青云山虽不是什么大门大派,可教你这辈子得风得雨还是很容易。”

    话音未落,不止宗老,就是师兄也气红了眼睛。

    他们好心好意带着罗掌门过来结识庄陵,谁知竟带回来一个不要脸的大麻烦!真当他们师门无人好欺负吗?!

    庄陵一言不发,走到罗掌门面前,谁也没看清他的动作,那罗掌门就跟炮弹似得,从沙发上弹起来,被他一脚踹了出去。

    “既是桩倒插门的好亲事,罗掌门自然要找个门当户对的才行,庄陵恃才傲物,令小姐恐怕还配不上我。”

    那罗掌门毫无防备,被踢的摔在屋外的青石板上,摔断了两颗牙,气的想回来找麻烦,又被庄陵几脚踹的鼻青脸肿,这才知道了庄陵的不好惹,在门口撂下一堆狠话,灰头土脸的哪来哪去了。

    师兄在一边看的哈哈大笑,“这罗狗头给他几分颜色,还真以为自己能开染坊了,敢在师弟屋里横,打死也活该!”

    宗老却是比他看的远:“罗掌门好歹也是个不大不小的掌事,以后这闹起来,可真要跟牛皮糖一样甩不掉了。”

    一听见牛皮糖,师兄立时退避三舍,“这种没有作奸犯科的人缠上来最可恶了,既不能杀了,还要留一线,难做难做。”

    庄陵面不改色的看了一眼两人,“怕什么,来一次,打一次,打到他怕为止。”

    “你想的倒是美,”宗老不赞成的摇摇头,“这罗掌门心眼小,以后怕要是给你下绊子,恐后患无穷。”

    庄陵不为所动道:“在他给我下绊子之前,我会让他先自乱阵脚。”

    说完,他也不去看宗老的面色冷淡,直接问师兄:“说吧,今天来干什么?”

    师兄无趣的撇撇嘴:“师弟,你怎么就知道是我找你有事呢?”

    “师傅没这么无聊。”

    师兄:“……”

    “听闻你前些日子在郊外破了一处鬼瘴,大师兄在湘西遇到了类似之地,让我来问问你。”

    庄陵:“他有手有脚,不会自己打电话?”

    师兄:“你电话不是切换成幽冥模式了吗?就连楼里的wifi变成了地府出品的,他用凡间的电话打,打一次不在服务区一次。”

    庄陵:“……”

    “你说说你,现在怎么还用上了地府的高科技了呢?”

    庄陵轻咳一声:“一会儿我就换回来。”

    “行,”师兄不疑有他:“到时候我再给大师兄打电话。”

    “什么鬼瘴之地啊?”宗老过来凑热闹,“为师怎么不知道?”

    师兄把他脑袋推开,“师傅,你要是无聊就去找你那些老相好的玩儿,别打扰我和小师弟说话。”

    宗老:“……”这个不孝子弟qaq

    “走吧,”庄陵径直带他往书房走,“我做了些鬼瘴之地的资料,你给大师兄送过去。”

    “等等,”宗老叫住他,“把你脖子里那块玉佩给为师瞧瞧。”

    果真瞒不过师傅。

    庄陵停下脚步,提起温茶附身的墨玉给宗老看了一眼,很快又收回了衣服里,“看完了,有发现吗?”

    宗老:“……”

    “没发现,我就带师兄上去了。”

    “不许走,”宗老立刻沉下脸来,“那玉佩里的魂魄哪儿来的?”

    走在前面的师兄脚肚子打了个哆嗦,“魂魄?师傅哪有什么魂魄啊?”

    “你住口,”宗老瞪了三师兄一眼,伸手朝庄陵要玉佩,“你不可能不知道那东西是什么,可你是个活人,怎能带这种吸你阳气的东西?”

    “不是您想的那样,”庄陵面色严肃起来,“她是我专门放进去的,此事片刻说不清楚,等事情解决了,弟子一定到您面前告罪。”

    说罢,庄陵继续往前走,根本不给宗老说话的机会。

    宗老在后面气的捶胸顿足,却也无可奈何。

    他这小地子是四个徒弟中最有主见也最有天赋的,他只教过他两年,他便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将自己这个师傅拍打在了沙滩上,为今不过二十有余,已经是天朝赫赫有名的天师。

    宗老哪里看不出玉佩里那个灵魂对他的重要性,罢了罢了,他叹了口气,儿孙自有儿孙福,这日子,还得他们自己去琢磨。

    宗老走后,庄陵在书房里给师兄提供资料后,就把人甩那儿,径直回房洗澡睡觉了。

    等他从浴室出来后,温茶趴在枕头上,悄咪咪跟他说话,“你师傅走了没?”

    庄陵斜睨她一眼:“要不你去看看?”

    “我才不去呢,”温茶把屁股对着他,“他刚才那么厉害,好像要除了我一样,有点可怕。”

    “怕什么?”庄陵用手指把她翻过来,“他又不会把你吃了。”

    温茶有些恹恹的,嘟囔着:“可他说我在吸你的阳气……”

    “我是天师,你能吸我多少阳气?”庄陵点点她的额头,“平时在我面前横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这么害怕?现在知道怂了?”

    “那不是你师父吗?”温茶撇撇嘴:“他看得见我,还是个天师,一点安全感都没有。”

    “你在我身边,他能把你怎么样?”庄陵揉了一下她的脑袋,“而且你是个善魂,没沾过血,也没做坏事,他不会把你怎么样的。”,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