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8章 妈妈的花(二二)
    庄陵没好气的把她丢进了衣服里,连看她一眼都不看了。

    温茶不甘寂寞的用手指戳了戳他的胸膛,不说话,还不能手上占点便宜吗?

    冰冰凉的指尖吊在肌肤上就跟泼了冰水似得,那感觉,透心凉。

    庄陵按捺住自己,以最快的速度把车开到屋前,揪着温茶的手腕准备进屋打屁股。

    走到门口,里面传来一阵爽朗的笑声,不仅把温茶吓哆嗦了,就连一向镇定的庄陵都有些惊讶。

    一道苍劲浑厚的声音道:“我那徒儿是难得一见的天才,一会儿回来,定让罗掌门见见。”

    “好,”另一道声音应了下来,似乎是个中年男子,“早听闻宗前辈关门弟子乃天朝数万天师中的翘楚,一直没找到机会相见,这次可算赶巧了。”

    “可不是吗?”最后一道是个较为妖冶的音色了,“小师弟,那可是我们四个弟子中的大人物,罗掌门可要好生看看。”

    话音未落,其余两人都笑着互相吹捧起来。

    庄陵把温茶重新塞回衣服里,难得冷冽道:“乖乖待着,无论发生什么事,都不准出来。”

    温茶见他放开自己赶紧缩了回去。

    庄陵把平日里只扣到第二颗扣子的衬衣全部扣起来,伸手推开了屋门。

    一进屋,坐在沙发上的三人纷纷看了过来,一个精神抖擞的老者,一个气势不凡的中年男人,还有一个身穿殷红色唐装的年轻人。

    根据刚才的对话,老者和年轻人,一个是庄陵的师傅,一个是师兄,而那个中年男人应该是另外一个门派的掌门人。

    “师弟回来了。”座位上的年轻人笑眯眯的打了声招呼,他男生女相,生的极为阴美,不过声音却带着些勾人心魄的妖娆,着实有些矛盾。

    “师傅,师兄。”庄陵面不改色的走到两人面前,不冷不热的喊了声。

    宗老笑着让他坐下,“今日是你三师兄同我说起你在这儿还有处宅子,不请自来,你不会介意吧?”

    “当然不会。”庄陵面色淡淡道:“下次师傅要是过来,可提前打声招呼。”

    “那是自然,”宗老咳了一声,赶紧给他介绍被晾在一边儿的罗掌门:“那是青云山的罗掌门,你且去见过。”

    庄陵站起来同那面带笑容,眼睛浑浊的罗掌门打了个招呼。

    罗掌门没想到庄陵竟这么年轻,愣了一下后,笑容慢慢加深:“宗前辈,你这徒弟生的气宇轩昂,一表人才,着实是个能当大任之人。”

    “罗掌门过奖了。”宗老嘴上谦虚,面上却是笑意盈盈。

    那罗掌门并不把谦辞放心上,倒是把庄陵从头到脚看了个清清楚楚,越看越觉得此人气质卓绝,深不可测,心里多少也有了估量,不紧不慢道:“不知庄小侄可有娶妻?”

    宗老面色一怔,搞不明白罗掌门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老实道:“庄陵二十有余,未曾有家眷。”

    罗掌门听到这儿,露出一个开怀大笑来,“自古英雄配美人,庄小侄既是没有娶妻,倒不如我替他做桩媒?”

    这话一出,不止宗老吓了一跳,就连坐在一边看戏的师兄也是一愣。

    他就说这罗掌门平时不跟他们打交道,今儿非要跟过来结识师弟肯定不安好心,没想到竟然想牵红线……

    看来又有哪家大小姐看上师弟了……

    “这……”宗老面露难色,“这恐怕不妥……”

    庄陵还没发话,宗老就露出这种表情,让罗掌门升起不好的预感,忙道:“宗前辈有什么难言之隐,尽管说出来?”

    “此事说来话长,”宗老长叹一口气,“我这徒弟,自小我便给他算了一卦,他这辈子若是没有机缘,万万是不能娶妻生子的,若是娶了不合适之人,不仅会伤了自身气运,还会害了那嫁给他的女子,背负伤天害命的孽障,恐怕要辜负罗掌门的期望了。”

    罗掌门面色瞬间就落下来,盯着庄陵的眼睛,有些咄咄逼人:“此话当真?”

    “不敢有半句虚言。”

    罗掌门见庄陵跟那年轻人一副习以为常的模样,就知道事情应该不假。

    可他心里极为郁结,怎么也松不下那口气。

    求亲的是他那二十三都还没谈过恋爱的女儿,一上来就说看上了庄陵,此生非他不嫁,否则,照他的性子,绝对不会死皮赖脸的同宗老找到庄陵的住处来。

    没见到人时,他还对引得女儿茶饭不思的庄陵各种挑剔,见到人之后,他就只有一个念头,就是要替女儿将庄陵拿下。

    结果宗老一句不能娶妻,就把他的计划打的支离破碎。

    “多谢罗掌门厚爱,”庄陵不紧不慢道:“只可惜庄陵与那女子有缘无分,请罗掌门回去后,替我回了那女子。”

    罗掌门鼻子里发出一声冷哼:“你若真想娶妻也无妨,我这有一本秘术,专是改天换命之法,我可顺手赠与你。”

    “多谢罗掌门,”庄陵面不改色回绝道:“庄陵的命数自有安排,罗掌门的秘术,还是留给需要之人吧。”

    说完,庄陵就懒得再搭理这个不怀好意的老匹夫,这人真以为命数是他想改就改的吗?

    罗掌门见庄陵拒绝的如此干脆,心里不禁升起一股恼怒,“庄小侄没经历过情爱,怎知自己不需要?”

    庄陵:“我已有心爱之人。”

    “什么?!”一边的宗老吓了一跳,“这是什么时候的事?”

    “师傅可记得两月以前?”

    宗老想起两月以前观星时的变数,面色有些古怪起来,“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两月前的一个晚上,弟子心中颇为不适,便在院中给自己算了一卦,师傅可记得弟子算到了什么?”

    宗老回想起那夜庄陵说的话,面色一滞,“为师以为你是在说笑?”

    庄陵面无表情道:“弟子从不说笑。”

    宗老:“……”

    “弟子算到自己天命有变,红鸾星动,只要找到那破了命格之人,便能得一世长平,喜乐圆满。”

    宗老有些发愣,一旁的师兄轻笑一声:“没想到小师弟还有这般奇缘,也不知是什么样的人,才能破了这注定的孤寡之命。”,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