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5章 妈妈的花(十九)
    庄陵带着温茶回了阁楼,当夜温茶想起一件至关重要的事。

    “你把我的身体放哪去了?”

    庄陵愣了一下:“怎么想起问这个?”

    温茶:“身体不会还在太平间吧?”

    “你想什么呢?”庄陵没好气道:“身体我早就给你收起来保存着的,时间一到,就把你送回去。”

    温茶好奇心一下上来了:“保存在那儿的?”

    庄陵:“不告诉你。”

    温茶:“……”

    “好了,快睡吧。”庄陵放下书,把她取下来放在枕头上,转身去了浴室。

    温茶偷瞄了一眼浴室的门,无聊的望着天花板发呆。

    她现在就一苦逼的灵魂,不仅不能离开玉佩,就连点娱乐活动都没有。

    想着就好烦躁啊。

    庄陵光着膀子从浴室里出来,就看到她仰头望天,一脸郁卒的样子。

    他面无颜色的走到床边坐下,拿毛巾擦了擦头发,见她还没反应,皱眉道:“又怎么了?”

    温茶眼珠子转了转,落在了她的胸肌,腹肌,人鱼线上,赤果果的目光让庄陵有点羞恼,“看什么?再看挖了你眼睛!”

    温茶生无可恋的转过头,为了一双招子,又不看他了。

    庄陵提起毛巾甩她身上,“七七四十九天,一天都不能少。”

    温茶长叹一口气,忧桑道:“在这儿,我一点乐子都没有。”

    庄陵嗤之以鼻:“都成鬼了,还要什么乐子?”

    温茶:“在幻境里的时候,我还能吃喝玩乐上学打人,在这儿连看你都不行,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庄陵面无表情:“你要是不愿意,我可以再把你送到幻境里去。”

    这怎么行?

    温茶赶紧拒绝:“我就是发发牢骚。”

    庄陵冷眼盯住她:“我从不开玩笑。”

    温茶:“……”

    “好啦,”看她那苦逼的德行庄陵就无语,他转手丢给他一个平板,“拿去玩儿。”

    温茶眼前一亮:“我能玩?”

    庄陵:“废话。”

    温茶伸手去碰了一下,发现自己真的可以碰到后,面上露出一丝惊喜来,“这东西不会是给鬼发明的吧?”

    见她乡巴佬的相,庄陵撇撇嘴:“幽冥通讯,地府新发明。”

    温茶:“……”鬼也有手机能玩,简直不能更好,没想到这地方,连地府都这么先进……

    温茶迫不及待的拿起平板开始刷剧刷微博各种刷,一副网瘾宝宝的样子。

    庄陵取下浴巾,换上睡衣躺在床上瞥了一眼她刷的网剧,兴致缺缺的给她塞了副耳机,扭头就睡了。

    温茶戴着耳机,抱着平板窝在他身边刷了一晚上的剧,第二天连眼睛都睁不开。

    庄陵扯她的耳朵,“你给我起来,鬼是不睡觉的。”

    温茶趴在玉佩里一动不动,伸手扒开他的手,换个方向又开始睡。

    庄陵气的把手机收了,“好,你睡,以后你要再能玩手机,算我输!”

    温茶:“……”他怎么这么较真……好烦呀……

    “起不起来?”庄陵最后叫了一次。

    “起来……”温茶迷糊的睁开眼睛,恹恹道:“我起来还不行吗?”

    “哼!”庄陵臭着脸往外走,走到楼下一言不发开始吃饭。

    温茶缩在玉佩里打哈欠,不明白他非要她醒过来做什么?

    吃过饭后,庄陵收拾好桌上的东西,开始一件一件的擦楼里的那些个宝贝,什么珐琅彩装饰,红釉花瓶啦,数不胜数的。

    温茶瞄了几眼就没兴趣了,小鸡啄米似得,又要开始睡。

    庄陵狠狠地捏了一把她的脸,“你再睡,我就让你一直睡。”

    温茶:“……”这人真的好烦……

    她睁着眼睛跟着他转来转去的,擦了一个上午,她都快晕死了。

    吃过午饭,庄陵在书房里看书,温茶小声在他耳边询问:“喂!我能午睡吗?”

    庄陵瞪了她一眼:“喂是谁?”

    “庄大师?”温茶试探的叫了一声:“我能午睡吗?”

    庄大师什么鬼?

    庄陵面无表情的拒绝:“不能。”

    “庄大神?庄天师?庄叔叔,我就睡一下下,行不行嘛?”

    “不行。”庄陵面色不是一般的臭,庄叔叔都出来了,他有那么老吗?

    温茶:“那,庄哥哥?”

    庄陵:“……”

    温茶:“……”庄哥哥要再不行,那就没办法了。

    庄陵:“……”

    最后庄哥哥让她睡了两个小时的午觉,并在晚饭之前把她叫醒了。

    温茶:“……”

    日子一天天过去,除了去看原主父母那次,庄陵一直没离开过阁楼,就连蔬菜水果都有人专门送过来。

    他每天除了看书就是擦东西,再不就是在屋里画符,日子枯燥的都快淡出鸟来了。

    温茶每天缠着他玩手机,把所有能看到网剧都刷了一遍后,她开始静下心来跟着他一起研究符纸。

    这天,庄陵才吃过午饭,就有人敲响了屋门,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女,一进屋就拘谨的坐在沙发上,大气也不敢出一口,等庄陵开口问她什么事,她才用咪咪小的声音说:“小叔,这次,我是来请您帮忙的。”

    庄陵面无表情的扫过她兢惧又坚持的脸,冷声问:“什么事?”

    “是我同学啦。”庄思思犹豫着说了出来,“她最近很不对劲,晚上睡不好,白天脸色也很难看,老说屋里有鬼,那鬼要吸她阳气什么的,我想了想,想找您来帮忙……”

    庄思思说完低下了头,似乎也知道为了这点小事找庄陵十分不好。

    庄陵如今是天朝最负盛名的天师,一出手就是天价,哪里是一个学生能请的起的。

    可那同学是她最好的朋友,为人友善,才华横溢,她心里实在是没法子,才找到这个一年都见不了两面的小叔。

    庄陵面不改色的收回目光,“我的住址是谁告诉你的?”

    “是爷爷,”庄思思瑟缩了一下身体,“我昨天打电话给爷爷,说是想来看看您,他才告诉我的。”

    庄陵不置可否的动了动嘴角,“你可以回去了。”

    “小叔,”庄思思恳求的看了他一眼,“您能帮帮我同学吗?”

    “明天在学校门口等我。”

    “好好!”庄思思激动的站起来,朝庄陵鞠了一躬,手忙脚乱的出去了。

    玉佩里的温茶见她畏手畏脚的跑走了,转头望着庄陵冷漠的侧脸,心里有些复杂。

    庄陵,很可怕吗?,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