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11章 妈妈的花(十五)
    女儿是还不回来的,因为她在六月七号当天就已经死了。

    被歹徒在胸口捅了两刀,送去医院,就再没醒过来。

    她当时就在急救室等着,她害怕的不得了,那是她这辈子唯一的孩子,比这世上任何人都重要。

    可医生最后只跟她说了句“节哀”,他们说女儿死了。

    她的丈夫在一旁痛苦的安慰她,想让她从女儿的死亡中走出来,可是没用,什么办法都没用。

    从女儿死的那一刻开始,她就变成了行尸走肉。

    没人知道,那个孩子是她用二十年寿命换来的。

    她出生书香门第,蒙祖上鸿福,本是一世荣宠,幸福圆满的命格,可她却偏偏爱上了古铭,古铭祖上多是大奸大恶之人,后世百辈皆受牵连,不是身有残疾,就是身患顽疾,到了古铭这一辈,竟是要绝了香火,教他孤苦伶仃,不得善终,可她却偏不信命,硬要改了他的命格,执意跟他结缘。

    她不仅为他舍去了后半生的荣华,更和他一起承受了本该属于他的祸端,她以为付出了这么多,日子一定会好过些。

    谁知,她还有个天大的噩耗。

    那就是一辈子不会有孩子。

    孩子,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心愿。

    哪个女人不想有后代,尤其是她这种极为喜爱孩子的人,一听说不能有血缘,那就是晴天霹雳。

    她接受不了这个结果,祖辈的恩怨本不该牵涉到下代身上,更何况孩子是无辜的。

    但她跟古铭恋爱到结婚那么多年,从未有一丝怀孕的迹象,她才终于明白,没有孩子,不是说说而已。

    她不甘心,她从来没有这么不甘心过。

    到她二十三岁那年,她求到了家中叔辈那儿,叔叔是个知天命的卦师,人称黄半仙,世间诸事无所不知。

    叔叔告诉她,想要孩子并不简单,不是行大善便能求得,与其惹祸上身,不如死了这条心。

    她还是不甘心,苦苦哀求多日,也没求得叔叔心软,一气之下出国找了个降头师,以二十年寿命为代价,下了个生子降。

    那降头极为古怪,也极为管用,没过两个月,她便怀了孩子,去医院检查,是个健康的宝宝。

    她和古铭都高兴的不明所以,家中的叔叔知道事情后,气的满脸铁青,孩子还出生就到屋里来对她发了好大一通火,说她逆天而行,以后定会自食恶果,让她好自为之。

    她知道自己做错了事,可她却没有后悔,硬拉着叔叔给孩子算了一卦,那一卦非常凶险,叔叔丢下孩子短命这句话,扭头就走。

    她心里十分不安,等孩子出生后,更是当小公主一样小心照料,到了孩子满月酒那天,她又去请了叔叔,想让他帮孩子取个吉利的名字,叔叔虽然看不惯她,可还是来了,他给孩子取名为茶,寓意她这一生都安然如茶,年年顺遂。

    走时,叔叔说降头有问题,这是个没有五行的孩子,以后注定不能投胎。

    自此,她的日子过得惶惶不可终日,生怕孩子哪天就出事了,她天天陪在孩子身边,把什么事都照顾的妥妥当当。

    十年过去,十六年过去,孩子还是好好的,她和其他孩子一样,活泼快乐,她的心渐渐的放了下来。

    可心还没落地,那孩子忽然就死了。

    是丈夫以前得罪过的旧怨杀的,那人穷凶极恶,谁也不找,专门找准了女儿,在丈夫面前,生生把刀扎进了女儿的心口。

    那时,她刚好过来给女儿送伞,看了个正着。

    她像是个疯子一样尖叫着跑过去,她死死的抱住女儿的身体,让她醒醒,女儿醒了过来,但很快,她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女儿死了。

    还没成年就死了。

    女儿是她生命的重中之重,她怎么接受得了这个事实?

    她咒骂丈夫,咒骂凶手,咒骂所有伤害过女儿的人,最后她还是求到了叔叔门下,求他帮帮孩子。

    可叔叔说,没有五行的孩子,灵魂离体之后,很快就会魂飞魄散,让她不要去找,找也是找不回来的。

    魂飞魄散。

    她从来没觉得这四个字那么可怕,她怕极了女儿会因为她魂飞魄散。如果不是她执意要孩子,女儿不会变成没有五行的人。

    都是她害得。

    她从母亲那儿取来了家族的传家宝,那是一块红沁玉,是家中传了数代的好东西,听闻是从一位王侯的墓中取出,那玉是人活着时,活生生塞进嘴里,割碎喉咙之后,血浸入其中,存封千百年后,才取出来的,说是红沁,实则是血玉,是极为罕见的至阴之物,有很强的煞气,戴在活人身上不妥,可戴在死人身上,有唤魂之效。

    那块红沁玉,她不顾家中人劝阻,生生雕琢成了一朵彼岸花。

    彼岸花是黄泉引路花,可指引灵魂转世。

    她割破手腕,将血滴在红沁玉上,不断的呼唤着女儿的名字,血越滴越多,她的意识也越来越模糊,渐渐的,她已经记不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了。

    等她再睁开眼睛时,是一个鸟语花香的早晨,她正站在屋门口跟人说话,那是个漂亮的小姑娘,跟她告别后,像只小兔子,窜了出去。

    她望着小姑娘的背影笑了起来,那是她的女儿。

    她们终于又见面了。

    第二天,她把红沁玉戴在了女儿的脖子上,女儿问她,这是什么花,她想了想,没想起来,对她说,那叫文殊兰。

    文殊兰同彼岸花长得极为相像。

    文殊兰的花语是,与君同行。

    彼岸花的花语是,黄泉引路人。

    她嘱咐女儿早点回家,然后忘记了一切。

    她没有带回女儿,也记不起这是在哪儿,她被周围的事物同化,想和女儿一起生活在这个她构筑的美好幻境里。

    她还是个好母亲,她害怕的事情也没发生。

    只可惜,这个梦太短暂了。

    她只做了片刻,就要醒来。

    “妈妈,”冥冥中有人叫她,“回去好吗?我会一直陪在你身边。”

    她猛的睁开眼睛,身边坐着面容枯槁的古铭,他红着眼睛哽咽着说:“你终于醒了。”

    “她呢?”她哑着嗓音去看周围,“宝贝回来了吗?她现在在哪儿?你告诉我……”

    古铭撇过头不敢看她的眼睛,面上的难过,不加掩饰。

    她回不来了。

    江怡心中一片绝望。

    女儿还留在那个地方。,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