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9章 妈妈的花(十三)
    庄陵倒是比她看得清楚:“你妈心里是有意识的,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女儿的死,是丈夫仇家所为,哪个母亲能接受得了?

    她一不想接受女儿被杀的事实,二不想接受女儿是被丈夫所害,所以才封闭了这段时间的记忆,躲到这个鬼瘴中,假装自己一家人还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她之所以记不起古铭,很大一部分原因是怨恨。

    她恨他害了女儿,可她也深爱着他,只能躲在这里自我折磨。

    温茶沉默片刻,“要不,让我爸回来试试?”

    “你爸是要回来一次,可不是现在。”庄陵面色淡淡道:“等你再旁敲侧击提醒你妈几次,让她心里有个底,到时候,你在让你爸回来,她应该想的起来。”

    原主妈妈不是npc,她是活生生存在的灵魂,就算她现在像npc一样的活着,但她终究还是个有自己思想和意识的人,只要解下她的心里防备,接受已经发生过的事实,并不难。

    温茶点点头,把原主妈妈对那个大叔的描述说了一遍,问:“那个人会不会就是杀我的人?”

    庄陵沉默了一瞬,“假设那个在古董店找过你的大叔,就是杀你的人,他能在古董店让你乖乖跟他走,不是给你下过降头,就是身上有迷药,降头不是一张驱邪符能破了的,所以很可能是迷药。”

    温茶吓得抖了抖,“你是说他想把我骗出去,然后杀死?”

    庄陵冷笑一声:“你要是乖乖跟他出去,也就用不着他动手了。”

    想起原主没有意识的跟人出去,迷迷糊糊出个车祸,跳个楼什么的,温茶整个都怂了。

    “你说他为什么处心积虑的想害我?我爸究竟跟他什么仇啊?”

    想起中年男人那句“你这个女儿来之不易”什么的,温茶有点怪怪的,“还有,你说我是个没有五行的人,什么人才会没有五行?就是试管婴儿也有五行的好吗?我问过我妈了,我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怎么会没有五行?”

    “五行相克相生,是出生时由生辰八字定格出的元素构造,它暗示着一个人的命运,轮回,以及运行方式等等,所有顺自然降生的孩子,都有五行,都受到规则的保护,即便是你所说的试管婴儿也是如此,但仍很少部分的人,是没有五行的。”

    五行相克相生,阴阳对立循环。

    “没有五行的人,是违背了规则出生的孩子,他们不被自然承认,生来命运多舛,死后也无**回。”

    庄陵薄唇轻启:“你就是没有五行的人。”

    温茶抖三抖:“……你的意思是,我本来是不该出生的?”

    庄陵的目光在她身上扫过,“按理说是没错。”

    “那不按理说呢?”

    庄陵面色微变,目光落在了她的眉眼上,不紧不慢道:“你的命格已经被改变了。”

    “……”

    “你曾经的命格是活不过十七岁,灵魂离体后会迅速灰飞烟灭,但现在,不一样了。”

    庄陵探寻的看着她的眼睛,“两个月前,你曾经的命格就已经废了。”

    两个月前……

    温茶心里咯噔一声,那不就是她来到周目,把原主换出去那天吗?

    听庄陵的意思,如果她没有把原主换出去,原主和她妈都会在这儿魂飞魄散,可现在,原主的命运似乎改变了……

    那她现在是灵魂体质,虽然被系统包装的跟原主一模一样,原主的确爸妈认不出来,但是庄陵会不会已经发现了?

    温茶心里开始发毛。

    “你怕什么?”庄陵见她满头冷汗的,冷笑一声:“古茶的命格改了,因祸得福有了五行,不好吗?”

    温茶:“……”是了,庄陵知道原主的生辰八字,又不知道她的,当然不可能算出她的来路。

    “当然好了,”她故作轻松的笑了笑,“那你能告诉我,“我之前为什么没有五行吗?”

    “这得问你家里。”庄陵不想解释这些家长里短的事,“你只需要知道,古茶受贵人相助,有了五行,来生可投到大户人家过好日子就行了。”

    温茶:“……”她可以不可以认为,古茶的贵人是她……

    “那个中年男人,他为什么说我来之不易?他也知道这些?”

    “侥幸罢了。”庄陵收起眼神,继续喝茶,“你是你爸妈唯一的孩子,杀了你,就等于毁了这个家,你说为什么?”

    温茶:“……”说的也是。

    “还有问题吗?”庄陵见她在一旁发呆,眉头一动,“要是没问题,一会儿我要出去一趟。”

    出去一趟?

    “你要离开这儿回现实世界?”

    见她惊讶的模样,庄陵指尖微动,似笑非笑道:“怎么,舍不得我?”

    温茶急忙说:“现在已经是下午了,你走了,明天我再被捅刀子怎么办?”

    庄陵脸瞬间就黑了。

    温茶没发现继续说:“你要去多久?什么时候回来?明天早上能回来吗?你能不能早点回来?”

    庄陵毫不犹豫道:“不能。”

    温茶:“……”不能就不能吧,谁还怕那两刀似得……

    庄陵一眼就看出她心里想什么,眼睛一深,真想给她俩爆栗,不过他忍住了,用二十多年加起来的耐力,扔给她一张符纸,“等我回来。”

    温茶接过符纸,还没说话,他眨眼就不见了。

    好吧,还算有点良心。

    温茶把保命的符纸放在鞋垫子底下,转头回屋找原主妈妈去了。

    第二天,温茶引导着原主妈妈过了一遍六月七号的回忆,结果还是在关键时刻卡住了,温茶没办法,只得在太阳出来前,赶紧跑去学校。

    第二节下课,中年男人,还没碰到温茶一根手指头,就被温茶一脚踢了出去,那一脚威力非常大,中年男人摔地上,就跟摔死了一样,一动不动的,最后被警察带走时,双腿都是软的。

    没想到符纸这么管用,温茶乐陶陶的想,等庄陵回来了,多要两张备用,以后谁要敢欺负她,两脚踢死算了。

    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五天,正在温茶以为,庄陵不想蹚浑水逃跑了时,庄陵回来了。

    他带回了很多东西,朱砂黄符桃木剑,一样一样摆在院子里。

    庄陵袖口微敛,蘸着朱砂在黄纸上画符文,他眉目轻展,目光专注,下笔时一气呵成的气势,古道仙风,活脱脱一神棍。

    温茶站在一边看他,他画好一张后,侧目瞥了她一眼,说:“拖鞋?”

    温茶不明所以的看脚:“拖鞋干嘛?”

    庄陵:“那符文力量弱了许多,给你重新换张。”

    温茶赶紧凑近他,仰起脸,求着说:“能换两张吗?”

    庄陵扬眉,温茶急忙解释:“一只脚一张,正好是一对,寓意多好啊。”

    庄陵:“……”,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