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8章 妈妈的花(十二)
    “还有件事,”庄陵说:“这个玉坠以后不能再给你妈戴。”

    温茶蹙起眉头,一脸茫然:“为什么?她之前身体不舒服,就是戴这个好的。”

    “因为不合适,”庄陵瞥了玉坠一眼:“你妈跟你不一样。”

    “……”温茶:“好。”

    “嗯,回去睡觉吧。”

    温茶回到屋里,把庄陵的话想了想,又仔细看了看玉坠的花形,不知道他葫芦里买什么药。

    不过她感觉的出来,庄陵是来帮她的,而她能不能“回家”这个问题,跟他有很大关系。

    从那天晚上开始,温茶会时不时提起原主爸爸,一开始原主妈妈还说店里太忙,古铭晚点会回来,时间一久,还是会被温茶带着走。

    她的注意力会从温茶身上移开些,去思考古铭为什么晚上不回家。

    温茶为了刺激她,还会提一些原主曾经做过的事。

    “妈,五月十三号那天,不是我十六岁生日嘛?你还给我在家里做了蛋糕,你还记不记得?”

    “记得啊,”原主妈妈说:“你最喜欢水果蛋糕了,那天我还加了很多火龙果和樱桃在里面。”

    “嗯,”温茶点点头,“那你还记得,我第二天做了什么吗?”

    “第二天是周末啊,”原主妈妈莫名其妙的看了她几眼,“你跟你爸去古董店玩儿了,你忘了啊?”

    温茶笑着摇摇头,“没忘啊。”

    “那你问妈妈做什么?”

    温茶俏皮的眨眨眼睛:“不是怕您忘了吗?”

    “我怎么会忘记这么重要的事?”原主妈妈点点她的脑袋,嗔怪道:“那天你在古董店还和一个大叔说了好久的话,人家问你家住哪儿,在哪儿上学,你个笨蛋,竟然跟人说的一清二楚的,最后你还想和人家一起出去吃饭呢,要不是你爸出来叫你,估计你就被带走了,你说这么重要的事,我怎么会不记得。”

    大叔……

    温茶眼睛一动:“你还记得事什么样的大叔吗?”

    “听你爸说,是个挺邋遢的人,你爸出来,人转身就走了,长什么样都没看清。”

    “是穿黑衣服的吗?”

    “好像是吧?”原主妈妈回想了一下,没想起来,“总之不是什么好人。”

    温茶:“……”

    哦对了,”原主妈妈瞪了她一眼:“平时让你不要跟那些不三不四的人来往,你都乖乖听话,可那天,你就跟撞了邪似的,店里小张喊你几回你都没听见,幸好你爸当时听见声音出来了。”

    温茶若有所思的垂下眼睛,“这件事,我怎么没印象了。”

    “你回去不知怎么的,夜里就发了高烧,第二天早上醒过来,问你昨天的事,你一点都不记得了,差点把你爸和我吓死。”

    大叔,高烧,失忆……

    “还有呢?”

    原主妈妈忧心的叹了口气,“后来你爸心里慌,去你外婆那儿给你请了一张驱邪符,放了一周,就什么事都没了。”

    原主记忆里怎么没驱邪符这种事?

    “

    你爸担心你害怕,偷偷放在你鞋垫下面的。”

    温茶无语望天:“……”还能再找个更隐蔽的地方吗?

    “你今天怎么想起来问这些事?”原主妈妈不解的看她。

    “想起来就问了。”温茶笑眯眯的拉住她的手,“还有,妈,你还记不记得六月七号发生的事?”

    六月七号是原主在学校里被捅刀那天。

    “六月七号?”原主妈妈愣了一下,脑袋有些发涨,眼神也涣散起来,“六月七号,你吃过早餐就跟小伙伴出门了,你走之后,我才发现你忘带午饭了……”

    “然后呢?”

    “然后,我让你爸去给你送饭,那天你爸走后就下了很大的雨,他没有带伞,你也没有带伞,我有点担心,就拿伞,跟着去了学校……”

    跟着去了学校……

    也就是说,原主在学校门口被捅的时候,原主妈妈很有可能为了给他们送伞,也来到了学校门口,结果看到了原主被杀的画面……

    温茶手指顿了顿,问:“之后的事,你还记得吗?”

    “之后?”原主妈妈失神的望着她,眼睛里一片混乱,她的思绪跟着温茶提示的时间线走,“之后,我到了学校门口,我想给你打电话,结果……”

    “结果什么?”

    “我看到了好多好多血……”原主妈妈极为艰难的开口:“有人被杀了……”

    “被杀的是谁?”

    “我不知道!”原主妈妈后退一步,目光里射出迷茫而逃避的光芒:“我不知道谁被杀了,我只听见警笛声,好多人的叫喊声,剩下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了……”

    “我爸呢?”温茶循序渐进道:“当时我爸正好去学校给我送饭,你没看到他吗?”

    “我看到他了,他手上有好多血……”原主妈妈条件反射性的回答,复又疯狂摇头,“我没看到他!他不在现场!他有事去了古董店!”

    温茶不打算让她做缩头乌龟,说:“我在第二节课接到了爸爸的电话,他应该在门口的。”

    “不是他!”原主妈妈一向恬静柔美的脸上出现了一丝厉色:“他不在现场,你记错了!一定是你记错了!”

    “我没有记错。”温茶一字一顿的说。

    “我不知道,”原主妈妈握紧了她的手,无论如何也不想顺着她的思路去回想女儿被杀的记忆,她不停的摇头、否认:“我不记得了,我什么都不记得,不要问我,不要问我!”

    温茶伸手抱住了她,暗自叹了口气,“不记得,就算了,我们休息一会儿。”

    她带着原主妈妈坐在窗边,给她倒了杯水,原主妈妈喝了大半杯水,终于缓过神来,如梦初醒道:“宝贝,今天就是六月七号啊,你问我那些还没发生的事做什么?”

    温茶:“……”

    “你是不是生病了?”她伸手探了探温茶的额头,“没有发热啊。”

    温茶制止她的动作,“妈,我就是问着玩儿,你别当真。”

    原主妈妈松了口气,点了点她的鼻尖,“你这个调皮鬼,哪有人这样玩儿的,下次可不许了啊。”

    温茶没说话,又给她添了杯水,转头去隔壁找庄陵。,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