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6章 妈妈的花(十)
    “当时我一直想不明白,为什么晚上他会找不到回家的路,一到太阳出来,他又像是变了个人,后来我就想明白了,”温茶勉强笑了笑,“我和妈妈应该已经到了另外一个地方,准确来说,我们很有可能……已经死了。”

    “……”

    “爸爸用了特殊的方法来找我们,他只能在晚上出现,他拥有所有的记忆,想带我们回家,但在日出时,就会回到现实,而我在学校里见到的,应该是我被杀那天的爸爸,他就像是个傀儡一样,不停的跟我一样,重复着那天的事,只是我有记忆,而他没有,他就像是个npc。”

    年轻人静默了片刻,哼道:“还不算榆木脑袋。”

    温茶蹦哒在他身边,笑眯眯的说:“你让我爸爸回到现实了吗?”

    “嗯。”

    “那我究竟死了没死?”

    “不知道。”????“那我妈妈呢?”

    “没有。”

    “哦,”温茶点点头,亦步亦趋的跟上他的脚步,“那你能告诉我,我为什么会被困在这里吗?”

    “你的话很多。”那人回眸瞥了她一眼,狭长的眼睛跟有钩子似得,看的她心惊肉跳。

    “最后一个问题,”温茶悄悄远离他一点:“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眼睫低垂了一瞬,复又掀起眼皮盯住她,“庄陵。”

    温茶点点头:“我叫古茶。”

    庄陵没吭声,径直往前走,温茶跟上去,问:“你今天送我去学校,为什么呀?”

    庄陵面无表情:“最后一个问题,你已经问过了。”

    言外之意,就是她应该闭嘴了。

    温茶:“……”可她还有很多疑点没有解决啊。

    两人到了校门口,温茶是要进学校的,庄陵叫住了她:“不用进教室。”

    温茶:“???”

    庄陵带她走到学校对面的奶茶店,点了一杯甜品,隔着窗户观察着校门口。

    温茶比他还要面无表情:“你把我带到这儿,一会儿我妈要是发现我没去学校,怎么办?”

    庄陵用看白痴的目光看了她一眼:“不会发现。”

    “怎么可能?”

    “发生过的事,是既定存在的事实,这一天你有被老师打电话告状的历史吗?”

    温茶摇摇头。

    那不就得了?

    庄陵冷睨着她,懒得说话,浑身上下都体现着一股不跟智障见识的气息。

    温茶:“……”

    等上了甜点,他收回了放在校门口的眼神,开始吃东西。

    他点的东西,非常的甜,看动静,应该已经成习惯了。

    温茶缩在一边观察了他一会儿,就有点无趣的往窗外看,彼时已经下了第一节课了,教学楼前的操场上,有人出来透气,一个身穿黑色大衣的男人,缩头缩脚的从一辆出租车内下来。

    他先是躲在学校不远处观察着里面的动静,然后蹲在了围墙外的绿林带边上,缩成一团,没让其他人注意到。

    温茶喝了一口柠檬水,目光又不禁看了过去,庄陵换了一种甜点,继续吃,眼神淡淡的落在温茶身上,“你怕他?”

    温茶吓

    了一跳:“什么?”

    庄陵点了点桌子,“那个杀你的人,你知道他为什么要杀你吗?”

    “……”温茶:“跟我爸有仇?”

    “算是吧,”庄陵也没有解释,只说:“今天他不会再杀你了。”

    温茶有点没反应过来,庄陵已经低下头,继续吃东西去了。

    没一会儿,外面就下雨了,古铭开车到了校门口,他提着饭盒走到门口,跟值班老师说了几句话,就在值班室门口等着了。

    彼时,那中年男人已经注意到了他,他面带恨意的从绿化带里走出来,学着古铭的模样走到校门口,没两分钟,第二节课,下课了。

    古铭给老师打电话,中年男人开始编造自己是学生家长,温茶隔着窗户看的出神,这时候,变故出现了。

    她的身体,不知怎么的,忽然间就往外走,就像过去的每一天一样,一到这个时候,她就没了掌控力,只能任由着自己送上去挨刀,这还没适应过来,眨眼间,她就到了古铭跟前。

    还是跟曾经相差无几的话。

    她就像是个傻瓜一样,被推着继续经历这一切。

    “回去吧,”古铭笑着拍拍她的肩膀,“记得好好吃午饭,下午放学早点回家。”

    “好。”

    温茶转过身要走,时间被静止了,中年男人被保安放了进来,他面露狰狞的走到温茶身边,二话不说就要杀人。

    温茶瞳孔里倒映着他的动作,还有匕首的冷光,丧气的闭上了眼睛。

    庄陵用纸巾细细的擦干净自己的嘴角和手,余光里瞥见温茶的影子,身体一动,转眼间,一脚踢开了中年男人的手腕,匕首落地的瞬间,定格的时间像是被打碎的玻璃,碎裂成无数片。

    那中年男人疼的发出哀嚎,却还没放下要杀温茶的心思,他捡起匕首,奋起身来,大叫着“去死”,瞬间又被庄陵绊倒在地,踩住了手腕。

    中年男人发出杀猪般的叫声,皮肉在地上蹭出血来了,周围的人总算反应过来了,大叫着有有歹徒,赶紧报警。

    古铭后怕的拉过温茶看了看,发现女儿没有大碍后,气的对地上的中年男人拳打脚踢,“你这个畜生?为什么要害我女儿?!”

    那中年男人抬起头,死死的盯住古铭,恶毒的笑了出来:“你跟我的仇,我报在你女儿身上有什么错?”

    古铭气的五脏六腑都疼,不顾其他人的劝阻,把人打的面目全非。

    “你敢害我女儿!我要你的命!”

    那中年男人满头是血呃呃呃大笑起来:“你有种就杀了我!”

    古铭眼睛里划过一缕杀机,当真下了杀意。

    庄陵一把抓住他的手,“够了。”

    古铭抬起头,看到完好无损的温茶时,最后揍了中年男人一拳,住了手。

    中年男人被警察带走了,温茶几人也跟着去做了笔录,从警察局出来,温茶偷偷问庄陵,“这人既然已经被抓了,我今天也没死,算不算改变了历史?”

    “你想的倒是美,”庄陵看白痴似的看着她,“在这里重演的都是你经历过的事情,不会改变。”

    温茶翻个白眼:“那你费劲把他搞进局子,明天他照样还是要出来杀我,有意义?”

    “有,”庄陵面无表情道:“至少今天你没被捅刀子。”

    温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