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5章 妈妈的花(九)
    “阁下。”古铭身体颤了一颤,“我那孩子,还有救吗?”

    那人薄唇微动:“逆天而出的子嗣,不仅不受天地拥护,还是个没有五行,不能轮回的可怜虫,这些,你会不知道?”

    古铭的面色顿时灰白起来,望着年轻人的目光也有些绝望,“还能救吗?”

    “如何救?”年轻人面不改色道:“你既执意求了那孩子,就应知道她这辈子,合该不得安生。”谁让她摊上了这样的父母。

    “不,我不信,”古铭后退一步:“算命先生说过,茶茶会长命百岁的。”

    年轻人冷笑道:“若她真有长寿的命格,又岂会受你连累?”

    古铭余有的一丝希望也消失殆尽,他的目光有些涣散起来,“阁下,你救救她,你要什么都可以,你救救她!”

    他半跪在年轻人的面前,折了所有昨颜面,只想求得一线生机。????他还没跪下去,一股无形的力量托着他的双腿站了起来,“此事,不必你忧心。”

    古铭有些不敢置信的抬起眼睛,“阁下之意是……”

    “以后你不必来此处了。”年轻人淡淡道:“你一介生魂往来鬼瘴之地,终是不妥,日子久了怕是魂魄离体,成了活死人,你若真替她们母女着想,便回去吧。”

    “不行。”古铭想也没想的便拒绝,“我若夜里不来,内子早晚会同我女儿一样,我不能冒险。”

    年轻男人不耐烦的盯了他一眼:“夫人福寿绵长,用不着你操心。”

    古铭:“……”

    年轻人将地上的长明灯递给他,“回去之后,将这灯置于你妻女的病房内,灯灭时,便是她回来时。”

    “这……”

    “现在就回去。”年轻人面色冷下来,隐隐带着些怒气,不过却顾忌着什么,并没有发出来。

    古铭隐隐知道些年轻人的本事,犹豫了片刻,从他手里接过灯,道了声谢,透过窗扉再看了一眼女儿身边,已经睡着的妻子,心下一狠,嘴上两句话,整个人就跟烟雾似得,消失在了年轻人身边。

    那年轻人面无颜色的盯了一眼窗内的景象,闭着眼睛,继续养神。

    第二天一早,温茶初一睁开眼睛,就听见窗外传来一道凉凉的声音,“醒了,就起来。”

    温茶揉着眼睛,抬起头,那年轻人正坐在树荫下,捧着本旧书,一眼也没看她。

    温茶撇了撇嘴,说了声“早上好”,就被原主妈妈叫去吃饭。

    温茶洗漱完走过去,那年轻人已经坐在桌子对面,开始吃了。

    温茶有愣了一下,原主妈妈揉揉她的脑袋,笑骂:“今儿怎么有些呆傻?”

    温茶:“……”

    年轻人斜了她一眼,一言不发。

    原主妈妈给温茶夹了一筷子菜放碗里,“快吃饭,一会儿还要去上学呢。”

    温茶眨眨眼,疑惑道:“爸爸没给我请假吗?”

    “请假?”原主妈妈想了一下,想起来了,“我一忙就把事忘了,一会儿妈妈就给你请假。”

    “嗯,”温茶点点头,又问了句:“爸爸呢?”

    “你爸一大早就不见了,”原主

    妈妈抱怨道:“应该是去店里忙昨天来的新货了。”

    温茶根本不相信这个解释。

    其他人不知道,她还能不知道吗?

    原主爸爸每天都会跟他们一起吃早饭,这次却蓦然不见了,不是桌上年轻人的锅,才怪。

    “这样啊,”她垂着眼睛笑了笑,“那一会儿妈妈记得提醒他吃早餐。”

    “嗯。”

    吃过早饭后,原主妈妈就打电话去学校请假,话还没说完就出太阳了。

    她拿着电话站在屋里,有些奇怪的对温茶说:“妈妈刚刚,给谁打电话来着?”

    温茶取过她的手机一看,好家伙,一个通讯记录都没有。

    “没事,”温茶眨眨眼,“应该是你记糊涂了。”

    “哦,”原主妈妈拍拍自己脑门,“我就说这几天怎么过得糊里糊涂的。”

    说完这话,她赶紧进屋给温茶拿书包,“宝贝,你快点去学校,马上就要迟到了!”

    温茶:“……”

    “走吧。”屋外传来一道冷冷的声音,“我送你去。”

    温茶还没动静,原主妈妈疑惑的探出脑袋,看到是个年轻人时,傻眼了:“你是谁呀?”

    温茶:“……”这让她怎么说?

    “你是我们家宝贝的同学吗?”原主妈妈疑惑片刻,很快转过神来,“怎么从来没见过你?”

    温茶:“……”昨天还说像老师呢?

    见人不说话,面色还有点怪怪的,妈妈脑补许多,莫非是女儿的追求对象?男朋友?男闺蜜?

    温茶一刀切断她的联想,“他是我们新来的实习老师。”

    “这样啊,”原主妈妈松了口气,瞪了女儿一眼,“之前怎没听你提起过?”

    温茶:“……”

    “我才来没多久,她没提起很正常。”那人面色平静的看着原主妈妈,淡淡道:“我正好住在附近,顺带跟她一起进学校,安全些。”

    “是哦,”原主妈妈反应过来,感激道:“那就麻烦老师了,下午回来后,请老师吃饭。”

    温茶:“……”前一刻还在一起吃饭的人,下一秒就不认识了,她还能说什么?

    “好。”那人也不拒绝,转身就往外走。

    温茶抬脚跟了上去,原主妈妈拉住温茶的手,“宝宝,你们新来的老师贵姓啊?有没有联系方式什么的,以后我好找他咨询你的问题。”

    温茶一问三不知,吓得大叫了两声要迟到了,转身就跑了。

    原主妈妈看着她的背影笑了一声,想着晚上回来问一问老师的信息。

    温茶气喘吁吁的追上那人,还没说话,那人就递给她一把精致漂亮的油纸伞,“打着。”

    温茶一脸懵逼的接过去,看他面无表情的,摸了摸鼻尖,“你把我爸爸叫回去了是吗?”

    年轻人眼睛里划过一丝异色,温茶咳了一声,“我爸跟你一样,都是有影子的。”

    温茶指着阳光下,年轻人那淡淡的影子,轻声说:“我早就发现了,他和我们不一样,我和妈妈都没有影子,但他却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