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3章 妈妈的花(七)
    第二节课铃声过后第五分钟,班主任,让温茶出去拿饭盒。

    温茶打着王丹丹的伞,走出教学楼,天上的雨滴,落在她周围,瞬间凝结成冰。

    温茶面色古怪的看着地上的薄冰

    无比庆幸周围没人,她走到一棵开着花的紫槐下,停下来喘了口气,生平第一次怕走到门口。

    她有种奇怪的预感,今天要是死了,就是真的死了。

    没有重复的昨天,也没有回到现实世界的可能,会真正的消失。

    她不想冒险,只能死死的抓着树干,一动不动。

    可她不动,不代表真的不动。????时间一到,她身后就像是有无数只手,推着她往前走,每踏出一步,她就能感觉到身体里的痛楚,越来越重,越来越阴冷。

    古铭站在值班室门前,看到女儿时,招了招手,温茶行尸走肉般走到他面前,古铭将饭盒递给她,摸摸她的脑袋,“你妈给你做了很多好吃的,中午记得吃。”

    温茶看到了门口的中年男人,她很想跟古铭说,让他赶紧带她走,可这些话她一个字也说不出来,她以上帝视角,看着自己的躯壳笑着对古铭说:“爸爸,你回家的时候注意安全。”

    “好,”古铭温和的说:“放学以后早点回来,别让你妈久等了。”

    话音未落,那个中年男人冲进来,一刀子扎进了她心窝。

    温茶垂眸,胸口没有血,可有什么更重要的东西,像是流沙一样,消失不见了。

    她听见古铭惊骇的叫声,身体宛若撕开的白纸,被撕碎了。

    不。

    温茶从来没有这么清醒的意识到,自己会死。

    她的指尖开始变透明,无数的生气从心脏泄露而出,她发不出声音,连最后的呼救都无能为力。

    “茶茶!”古铭悲痛的抱住女儿,愤恨而绝望的看着中年男人,“你是谁?你为什么要伤害我的女儿?!”

    “我是谁?”中年男人看着他痛苦的表情,露出得意的笑容来,“我是来让你生不如死的人!”

    他分开自己额头上的乱发,凑近了古铭,“你看看!你给我看看清楚我是谁?!”

    古铭看到他全貌的那刻,如遭雷击:“是你?!你怎么会出现在这?!”

    “呵!”中年男人嫌恶又痛恨的笑起来,“十年了,我为什么不能出现在这儿?!”

    古铭面色难看起来:“你是来报仇的?”

    “我不止报仇,”中年男人猖狂的大笑起来,“我还要你后半辈子都活在悔恨里!”

    “畜生!”古铭的眼睛瞬间就红了,他放下温茶,转身朝中年男人冲了过去,中年男人反手一刀砍在他的胳膊上,“怎么,你终于知道害怕了?”

    他一把将失魂落魄的古铭推倒在地:“只可惜,太晚了。”

    “……”

    “你这个女儿来之不易,你老婆要是知道你害死了她,你说你以后会怎么样?”

    “……”

    “应该是连畜生都不如吧……”

    “……”

    剩下的话,温茶已经听不清楚了,她的意识开始慢

    慢消散,那是一种痛苦而解脱的感觉。

    她重复不成昨天了,因为她快死了。

    冥冥中,她发现自己听见了原主母亲的哭声,“宝宝!我的宝宝,你不能离开我,你要是走了,妈妈也活不成……”

    “古茶,如果我知道你下去拿饭会变成这样,我一定不会让你去的,我就是把我的饭都给你吃,我不要你下去。”这是王丹丹的声音:“你不是说要还我伞吗?你快起来,你把伞还给我呀!古茶!”

    “爸爸对不起你!茶茶,你起来!你打爸爸骂爸爸都行,爸爸给你认错,你起来啊!”

    温茶心说,我也想起来啊,可就是起不来啊。

    恍惚中,这些声音都没了,她听见一道很特别的声音“果然是处鬼瘴之地。”

    之后,就真的听不到了,她昏死了过去。

    也不知道昏迷了多久,她醒过来,外面天色很暗,原主妈妈守在她身边,见她睁开眼睛,大哭着抱住了她的肩膀,“宝贝,你终于醒了!”

    温茶眨眨眼:“妈?”

    “是我!”原主妈妈擦擦眼睛,“你身上还有哪里不舒服?”

    温茶抬了抬胳膊,又看了看心口,完好无损。

    她看着原主妈妈,问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你还说,”原主妈妈又开始掉眼泪,“你今天早上在学校晕倒了,要不是有人发现,把你送回家,你很有可能就……”

    说到这儿,原主妈妈已经泣不成声:“你这个傻孩子,身体不舒服怎么不说出来,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妈妈可怎么办呀?”

    温茶拍了拍她的手,“爸爸呢?”

    “你爸?”提起古铭,原主妈妈有些咬牙切齿,“他送个饭都不知道送去哪儿了!到现在都还没回家!”

    温茶是知道原因的,她拉了原主妈妈一把,“妈,爸爸应该还在学校门口等我,你去把他带回家好吗?”

    “不!”原主妈妈冷哼一声:“他那么大个人了,连家都找不着,怪谁?要不是他疏忽,你怎么会生病?”

    “去吧,”温茶垂下眼睫:“爸爸一定在等你。”

    原主妈妈撇过头:“不去。”

    温茶低头笑了笑,轻声说:“你不带他回来,他会找不到路的。”

    “怎么可能?”原主妈妈一脸不信,温茶推推她的手,“真的。”

    见女儿声音软软,可怜巴巴的央求自己,原主妈妈叹了口气,“好吧,我这就去,你在屋里等妈妈一会儿。”

    “嗯。”

    原主妈妈走到门口,又回头看了她一眼,提醒道:“救了你的大恩人,应该是你学校里的老师,现在在院里休息呢,你要是不舒服,就叫人家帮忙。”

    救命恩人?温茶一脸懵逼,怪不得能活过来,这是遇上贵人了啊。

    原主妈妈走后,温茶穿上鞋,走到门口,正要看看那位救命恩人是什么样的,还没走出去。

    屋外传来一道冷淡的声音:“才修复了灵魂就出来,找死吗?”

    温茶:(⊙o⊙)

    “回去躺着。”那声音继续说:“最迟要半月,才能养好。”

    温茶:这人是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