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500章 妈妈的花(四)
    “古茶,你怎么还磨磨唧唧的啊?”

    走到青石小巷,王丹丹回头拉她,“你今天一天都是心不在焉的,我都快担心死了。”

    “就是啊,”一旁的李丽和魏芳都有些担忧:“你哪里不舒服就说出来,我们都可以帮你呀。”

    “我没事,”温茶摇摇头,“就是心里有点闷。”

    “一定是中午没吃饱,”王丹丹下了定论,“明天可不准忘记带饭了。”

    “嗯。”

    四个女生手拉着手往回走,走到中途,各自约定好明天的时间,继续走。

    走到屋门前,看到围墙里的露出来的植物,王丹丹笑眯眯说:“你们家的金钱树长得真好,现在都红杏出墙了哦~”????温茶提了原主妈妈,王丹丹表示有这么个母亲各种好,然后笑着跟她道别。

    等她走了,温茶站在门口,沉默了许久,终于敲了门。

    原主妈妈打开门,还穿着那件蓝白色七分袖旗袍,把身姿显露的格外柔美。

    她一把抱住温茶,露出喜悦的笑容来,说:“可回来了,妈妈都要担心死了!”

    一个字也没差。

    温茶麻木的窝在她怀里,问:“爸爸呢?”

    “你中午不是忘带饭了吗?我让他给你送过去,没见到吗?”

    这句话一出来,温茶整个人都冷了。

    她像是傀儡一样将昨天的事,重新经历了一遍,直到原主妈妈进厨房做饭,她才失魂落魄的坐在窗边,望着窗外漆黑的夜色发呆。

    她现在已经分不清楚自己到底是在哪儿了,原主的愿望是回家,也就是说,这个地方并不是原主真正的家。

    那原主的家在哪儿?

    还有,这屋里的人,还是不是原主的母亲?

    昨天带回来的男人,是不是原主的父亲?

    如果不是,那都是什么?

    温茶抱着肩膀,盯着窗外的夜色发呆,彼时冷风吹拂,屋边的槐树发出哗啦啦的声响。

    妈妈端着菜出来,说是要去找爸爸。

    温茶赶紧站起来说要跟她一起去,妈妈穿上外套就带她出门了。

    两人如约在校门口看到了原主爸爸,他手里提着饭盒,身影萧瑟而孤独,等她们走近了,面上竟然露出一个惊喜的神情来。

    这些都是温茶昨天没发现的。

    原主爸妈一人拉着温茶一只手往前走,妈妈时不时说句话,爸爸每每都会回答,声音里透着急切和细微的僵硬。

    回屋后,妈妈去热菜了,温茶对着爸爸旧事重提,说起了家长会,古铭满口答应。

    吃过饭,温茶照常进屋,她没有立刻睡觉,反而贴在门边听他们说话,听到古铭提起“红沁玉”时,温茶的目光落在了脖子上的吊坠上。

    这么珍贵的东西,原主妈妈都舍得给她,母女连心,她不相信这会是另外一个人假扮的,可这中间到底有什么因由,她却一点也察觉不到。

    温茶睁着眼睛看向窗外的天空,夜色很黑,可她并不觉得害怕,她脑海里闪现出那个拿匕首的中年男人。

    那人显然是假扮家长进学校行凶的,照行为来看,他的目的性很强,跟原主父亲古铭有仇,是专门来杀原主

    的。

    如果事情是真的,那原主一定是死了的。

    可她又在原主的身体里复活了……

    细思极恐。

    温茶哆嗦了一下,拿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脑袋,不让自己细想下去。

    船到桥头自然直,她和原主爸妈之间,总有一个人,有破绽。

    第二天一早,太阳还没出来,温茶吃过饭后,就跟着王丹丹跑了,跑到学校,桌肚子里还是没饭盒。

    王丹丹重复了一遍昨天的话,就开始上课了。

    第二节课下课,班主任过来叫温茶,说是古铭来送饭了。

    温茶想起昨天胸口开花的痛楚,生怕旧事重演,可不出去是不行的。

    她打着伞走到校门口,果然看到了古铭,两人说了几句话,那个中年男人就来了,他就现在铁门外,一双浑浊阴冷的眼睛,就跟阴沟里虫子一样,黏在温茶身上。

    温茶有点怕这种亡命之徒,可这个人,还是其中之最。

    看起来人模狗样,老老实实的,可只要一碰到他的眼睛,就会看到他隐藏在皮囊里的自卑,阴森,还有刻毒。

    他就是个带着假面的疯子。

    温茶见他和保安说话,唯唯诺诺的模样,她心思一动,打断了他们,“叔叔,你女儿是哪个班的?我帮你把她叫出来好吗?”

    中年男人显然没想到她会出声,愣了一下,搓了搓手掌,局促的笑道:“她是走读生,我是来给她送生活费的,她刚才说快上课了,我先在这儿等她一节课吧。”

    “这样啊,”温茶垂下眼睫,“可这会儿在下雨,叔叔在这儿等恐怕不方便,要不您先找个地方坐一会儿,再来吧。”

    “就是啊,”一旁的保安也赞同道:“你留个电话,到时候我打电话给你,要不你放学过来也行。”

    “不用了,”中年男人隐晦的盯了温茶一眼,那一眼阴毒的让人心惊,他故作可怜的笑了笑,“不方便的话,我就在门外等吧,我是个农民工,吃苦惯了,不差这会儿。”

    其他人怎么可能让他孤零零的站门外,值班室的老师使了个眼色,保安赶紧说:“你还是在里面等吧,我这就放你进来。”

    “多谢了。”中年男人瞥了温茶一眼,嘴角露出一个冰冷的笑容。

    他握着被衣袖遮挡的匕首,一步一步朝着温茶走去,“小姑娘,你刚才是不是不想让我进来?”

    这话一出,温茶整个人都愣住了,她直接往边上躲,扯着古铭的衣袖,低声说:“爸爸,我害怕。”

    古铭急忙挡在温茶面前,面色不悦道:“这位大哥,如果没事的话,请你离我女儿远点。”

    温茶抱着饭盒,拉着古铭的手,就要离中年男人远点,可她怎么拉,也没用,时间就跟被定住了似得,连她自己也动不了。

    中年男人终于褪去了面上的伪装,一步一步的走到温茶面前,阴冷的笑了出来:“怎么?想找你爸爸帮你?”

    他的声音跟爬虫一样黏腻,听的温茶浑身起鸡皮疙瘩,“你爸爸帮的了你吗?”

    “你要做什么?”她手脚都动不了,只能听见自己平静而机械的声音,“你女儿还在学校里读书,最好不要轻举妄动!”

    那人邪恶一笑,将匕首扎进了她的心口。

    “我可没什么女儿,我只要你的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