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5章 现实世界(五五)
    “这样吧,”制作人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咽,“你把温茶的电话给我,我亲自跟她联系,你看行吗?”

    苏安哪敢给他电话,“李制作就不用费心了,我们家温茶决定的事,一般是不会更改的。”

    制作人死咬住不放,“你应该没跟她解释清楚事情,我亲自跟她谈,她一定答应的。”

    “……”苏安:“昨天的事如何,李制作心里有数,我们也不多说什么,好聚好散吧。”

    说罢,苏安也不给他再说话的机会,直接切断通话。

    那头的李制作恨得那叫一个牙痒痒,这都是什么人?以为背后有个金主撑腰就敢在他面前装13了?一个不入流的小演员而已,可笑。

    他把电话往沙发上一扔,推开门,就去找导演,彼时导演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得,看到他来,眼睛亮了一下:“李伟,情况怎么样?”

    制作人摇摇头,面色不悦道:“苏安那边不松口,温茶也不接电话。”????“唉,”周导忧心忡忡的叹了口气,“要是昨天就把温茶签下来,今天哪儿来这么多事?”

    制作人一听这话就不高兴了,“周导这是埋怨我坏了您的好事儿?”

    “我不是这个意思,”周导罢罢手,也不想追究他什么,说到底就是他鬼迷心窍非信了李伟的话,弄到了这个地步,“我就是心里慌呀,撤资的也撤光了,大部分演员的合同也都签了,而且主演的片酬都不低,我就算是赔上身家也拍不了这部电影,你说怎么办?”

    “重新找投资商。”制作人眼睛一狠道:“您是名导,只要用用心,不怕没人投资。”

    周导在圈内混了几十年,不说拿了多少奖,认识的老朋友也是不少的,打打电话,这部电影还是可以继续,只是想找到大投资却很困难了。

    “只能这样了。”周导长叹一口气,转头豁出老脸去联系圈内老友,让他们帮帮忙。

    制作人见他走了,想起晋王妃的角色还没人接,不免又想起陈珊珊。

    他个人是很喜欢陈珊珊的,不止是她的风韵卓约,还有她身后的陈氏,都是他极为看重的,这次因为温茶得罪了陈珊珊,他心里简直悔死了。

    要知道温茶会拒绝这部电影,他无论如何也不会换掉陈珊珊。

    他回屋拿起手机给陈珊珊打电话道歉,人一听说晋王妃的角色还没定下来,有些诧异。

    “怎么可能?我不是把位置让出来了吗?”

    “这个说来话长,”李伟面带阴郁道:“晋王妃的角色要另选,我知道你生气了,就想问问你,还能过来吗?”

    陈珊珊被他大言不惭的几句话说的发愣,回过神来,当头就回绝了:“我都已经解约了,还回去干什么?我告诉你,这角色可不是随便能选的。”

    李伟面色一变:“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陈珊珊不冷不热的笑了一声:“就是提醒提醒你。”

    “……”

    “就这样吧。”陈珊珊也不等他回话,当即就挂断电话。

    制作人站在原地,回想着她的话,心里有不祥的预感。

    陈珊珊把手机扔到床边,面色阴冷的从床头柜上抽出一支女士香烟点燃,红唇微张,呵出阵阵白烟,将周围弄得烟熏雾撩。

    作为陈家分支的女儿,她算的上聪明,大多时候都只办事不说话,比其余人更受陈霜差遣,站在其他人的角度,她算的上幸运了,只可惜,她要的不是陈霜把她当奴才。而是让他对她刮目相看。

    她想真正靠上陈家这棵大树,毫无顾忌的做自己想做的事。

    她十八岁那年跟着瑞恩进陈家别墅的第一份差事,就是做陈霜的司机,这一做就是两年,之后她进了娱乐圈,毫不犹豫的给自己打上了陈家的标签。

    她说自己是陈家人,甚至误导其他人认为自己是陈氏大小姐,毫无顾忌的利用陈氏谋取利益。

    她知道陈霜是宽容的,他宽容到没时间解释那些子虚乌有的谣言,他也是放纵的,放纵到这一误会就是八年。

    对于他们这些无关紧要的人,陈霜说是宽容,不如说是不在乎,他像是没有感情的机器,在他眼里自己跟瑞恩只是下人,下人那些小心思,他懒得看一眼。

    因为知道这一点,陈珊珊的胆子比其他人都大,所以她才从那堆毫无二致的“奴才”里脱颖而出。

    她无疑是得意的。

    她以为只要自己猜的准陈霜的心思,她就可以一直这么幸运下去。

    可惜,终日打雁被雁啄,在她还没防备的时候,就被人扒了假皮,丢在了光天化日里,被人看尽笑话。

    说好的陈氏大小姐,怎的,连个角色都搞不定?

    陈珊珊把烟头摁在烟灰缸里,并不明亮的眼睛射出幽冷而尖刻的光芒,她从牙缝里挤出温茶的名字,想要将人撕成碎片喂狗,可最后她却只能像是条丧家之犬,窝在房子里,连门都不敢出。

    早上瑞恩打电话给她,就说了一句话。

    “家主让我告诉你,以后你跟陈家没一点关系,要是再蹭上来犯贱,饶不了你。”

    就这一句话,足够把她打入万丈深渊。

    她怕的赶紧给陈霜去电,想要问问她到底做错了什么事,可她打一千一万个电话,陈霜也不低头看她一眼。

    直到李伟打电话要跟她解除合约,她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了什么。

    她最近只跟温茶一个人有仇,陈霜莫非是为了温茶?

    她潜意识里拒绝这个认知,可现实却狠狠地打了她无数个耳光。

    她想起之前带周如意抢丝蕴代言的事,顿时满目仓皇,如遭雷击。

    果真是温茶。

    她的心瞬间堕入冰窟,不是恨得,是害怕的。

    如果陈霜为了温茶报复她,她该怎么办?

    陈珊珊阵脚大乱,只能躲在屋里,一个新闻都不敢看,生怕看见陈霜对所有人撇开她的报道。

    陈珊珊怕的当缩头乌龟的同时,温茶过得很是悠闲,她早上去动物园转了一圈,下午就斟酌着找个地方旅行。

    她当演员这么久,还没放松过,实在是该劳逸结合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