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90章 现实世界(五零)
    张译文诧异:“你看过剧本?”

    温茶:“不才,想试试男主的下堂妃。”

    张译文顿时傻了,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也接到试镜邀请了?”

    “嗯哼~”

    张译文面色忽晴:“你要试下堂妃这个角色的话,可要仔细些,陈珊珊也要试这个角色。”

    温茶有些惊讶:“她最近不是在忙着周如意的事吗?”

    “周如意有丝蕴这个广告傍身,又接了一部现下流行的青春偶像剧,时间腾不出来,更何况,她不敢在周导那儿尬演。”

    尬演……????温茶笑出来:“放心,我会努力的,不过你的格调不适合演十八的小世子,演个皇帝还差不多。”

    张译文见她说的认真,有些犹豫:“可这次男二号请的是圈内从小演皇帝演到大的老戏骨左正林,我哪敢跟他争锋呀。”

    左正林此人在圈内很有特色,不是人帅腿长,而是他演皇帝的次数,曾演过天朝上下几千年间的n个皇帝,从秦始皇到汉高祖到雍正乾隆这些历史上的名人,一个没放过,所以得了个皇帝大满贯演员称号,说起皇帝的扮演者,一定第一个想起他。

    温茶对他不熟,可也不是一无所知,“他的确演过无数皇帝,可他的气质,并不符合剧本里皇上的人设。”

    张译文眼睛动了动,“怎么说?”

    温茶沉吟片刻:“你研究过剧本里皇帝的人物性格行为方式吗?”

    张译文:“我研究的是小世子。”

    温茶:小世子跟校草人设有区别?

    张译文:“……”

    “你回去研究之后,再做决定吧。”温茶并不想在这儿跟他白费口舌,“小世子已经定了顾真,这事改不了,你要进剧组,好好琢磨琢磨皇上。”

    张译文沉默片刻,还是没做决定,“我再想想。”

    温茶也不说服他,到了机场,拎着行李就跟苏安一起坐飞机回帝都。

    彼时,已经是夏末了。

    温茶热的浑身冒汗,回屋第一件事就是洗澡,洗完澡出来,给自己煮了点东西,就拿着苏安放在茶几上的剧本翻。

    剧情背景是她熟悉的背景,不过人物走向却不同了。

    陈珊珊要试镜下堂妃一角不在温茶意料之中,不过这并不让她苦恼。

    如果她这个真正当过“下堂妃”的人,还比不过一个陈珊珊,她可以把名字倒着写了。

    周六,陈霜带着小短腿来屋里看她,温茶心里虽然还是有点不适,不过在看到萌萌哒的海绵宝宝时,这种不适瞬间就飞到了九霄云外。

    她给小短腿煮了鸡胸肉,又给陈霜榨了杯果汁,才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继续研究剧本。

    陈霜在看文件,小短腿在蹭她的腿,虽然都没说话,不过气氛还是很融洽的。

    中午吃过饭后,陈霜提议一起去看电影。

    温茶有点没反应过来。

    “是《盛夏光年》开播了。”

    前几天还参加了首映仪式的温茶两眼蚊香,“陈先生对那部电影很感兴趣?”

    “那是你第一个女主角。”

    温茶:“……”果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

    “走吧,”陈霜拿着外套站起身,“陪我再看一遍。”

    nbsp; 温茶:“……”很想拒绝有没有?

    两人将小短腿送回了别墅,脑抽似得去了电影院,期间陈霜还给她买了爆米花和汽水。

    温茶带着口罩和眼镜找到座位,看到周围全是人时,心里“咯噔”了好几声。

    陈霜把爆米花塞进她怀里,冰山似的坐在她身边等着电影开播,眼见工作人员关了灯,温茶取下口罩,喝了几口水,跟他一起看了个开头,就开始打瞌睡。

    对于自己演的电影,温茶看过一次之后,就很少看了,一是觉得羞耻,二是觉得自己无聊。

    虽然实力派演员常在电影中自己找缺点,但温茶没这个癖好,每看一次就觉得自己特自恋。

    陈霜看的很入戏,他一动不动的,眼珠子都没转过一次,背脊挺直,面色认真严肃,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在看一个棘手的案子。

    温茶私心里觉得他特无聊,话不会说,做事古怪,最重要的是,一点也不讨喜。

    跟海绵宝宝比起来,他除了钱多人帅腿长没任何优点。

    陈霜如果知道她心里是这样想的,估计会回答她四个字,可爱,想x……

    电影到三分之一,温茶跟男主角牵了牵手,抱了抱,陈霜的脸就跟冰疙瘩似得僵硬,他撇头看看温茶,才发现她抱着爆米花靠在座位上睡着了。

    口罩不知去哪儿了,眼镜掉在了座位上,微弱的光芒下,她鼻子仰着,面容鼓鼓,睫毛如扇,像只小仓鼠似得,呼吸声浅淡,唯有被汽水润泽过的嘴唇微张着,有说不出的可爱。

    陈霜心头一动,想开口叫她一声,她鼻子动了动,脑袋摇晃着调整了个更舒服的姿势,睡得更香了。

    陈霜沉默着没有叫醒她,弯下身仔细的看了她一眼,见她是真的睡熟了,想到电影里的场景,心里冒火,幽深的眼瞳低垂,贴上了她的嘴角。

    冰凉的温度让温茶在梦里打了个寒颤,条件反射的要把人推开。

    陈霜捉住她的手,放在了自己颈后,深深地,安静的,亲吻了她。

    彼时电影里,男主角走下楼梯,又爬上楼梯,在光影明灭里对女主角告白。

    “我承认我喜欢你,比你想象的要多的多,你现在可以喜欢我了吗?”

    四周的女生发出一阵艳羡的惊叹,窃窃私语着,如果自己是女主,一定扑上去献身了。

    陈霜无言的笑起来,啄了一口温茶的鼻尖,低声道:“你怎么就不知道献身?”

    温茶皱了皱鼻子,偏过头想躲开梦里捉弄她的怪兽,奈何怪兽太难甩开,偏头又不舍得舔了舔她的口腔,就跟小动物似得,里里外外,全部都要涂上自己的气息。

    等把人亲的要醒不醒时,陈霜拉过她的手,小心的抬着她的脑袋,身体倾斜,让她靠在了自己肩上。

    电影结束时,有人意犹未尽的叹息:“女主和男主这样真好,可说好的爱情喜剧,从头到脚就一个贴面吻,还是借位的,看到结局时,怎么就那么糟心呢?”

    “都到求婚的地步了,男主就给女主一个拥抱?一个拥抱?拥抱?我没看错吧???”

    “这人搁在现实里,不是柳下惠就是卫灵公!”

    “你们说电影没吻戏,你们怎么那么色气?现在是可不是亲亲我我的天下了好吗?”

    “就算靠实力也不能抹掉粉丝们的福利呀!”

    “朋友,只有我觉得温茶的荧幕初吻送不出去吗?”

    “你不是一个人!”

    “+1!”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