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9章 现实世界(四九)
    当然,再一档节目中得奖励是好事,但是独享,就有点不厚道了。

    “我跟温茶分一瓶水,另外一瓶水给陈姐她们吧。”

    张译文是最会做人的,直接把手里的水丢给强忍着不咽唾沫的陈珊珊,脸上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来。

    背包里的水早就喝完了,陈珊珊当然不会拒绝,接过后,给了张译文一个感激的笑容。

    周如意小狗似得凑上去,“珊姐,我也要喝!”

    陈珊珊瞧她那满头大汗的模样就想翻白眼,“拿杯子过来。”

    周如意乐淘淘的叫了白书画和朱澜赶紧过去分水。

    一瓶水也就1l左右,四人分下来,虽解不了渴,但也够润嘴了。????张译文偏头对温茶笑了笑,“赠人玫瑰,手有余香。”

    温茶懒得理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把水瓶递给他,瞥了一眼其他几个汗流浃背的鲜肉腊肉,没说什么话,自己不努力,怪谁?

    喝完水后,十人就开始在古城遗址里寻宝了,谁找到的遗物最有价值,谁就是最后的大赢家。

    古城四周皆为雅丹地貌,风沙堆积下,岩石奇形怪状,张牙舞爪,可见当时河流遗迹,国之富饶。

    温茶跟着张译文四处跑,时不时指着城楼长叹一番,很快就将遗迹翻了个底朝天。

    “遗址被发现的时候,城里就没什么宝贝了,一些被风沙侵蚀,大部分被倒斗的弄走了,仅剩下挖出来的,很快就被收进了博物馆,这里也只有残留的历史了。”

    两人顺着贯入城中的古河道走了一会儿,找到了几处有特色的地方,便回到聚集地集合。

    这期节目做下来,最后赢得胜利的是一路上一声不吭的钟琅和朱澜一组,两人年纪都不小,而且细心有耐力,让温茶和张译文输得心服口服。

    节目组给两人一人颁发了一条小金狗做嘉奖。

    把几人羡慕的直起哄,一向不爱搭理人的顾真竟笑着开了句玩笑:“今年正好是我的本命年,钟哥可否割爱?”

    钟琅没想到他会跟自己开口,愣了一下,抱紧了那小金狗,笑道:“喜欢自己下次赢去,这是我的小礼品,我谁也不给。”

    众人顿时一阵哄笑,闹着说他小气,不过更多的却是鼓励顾真下次加油。

    在座众人谁也没把那小金狗放在眼里,说是奖励,也就是个噱头而已。

    朱澜柳眉扬起来,将手中的金狗儿递给顾真,“你要是真喜欢,我的这只送给你也无妨。”

    顾真见她言笑晏晏,眉目亲切的模样,怔了一下,拒绝了:“既然是战利品,可不敢夺人所爱,朱姐还是收回吧,下回我一定能赢回来。”

    “你看看这小孩,”朱澜笑着推了一下钟琅,“还挺有骨气。”

    钟琅但笑不语,顾真腼腆一笑:“好男儿志在四方。”

    “呦,还好男儿了,”朱澜笑的眼睛弯起来:“你这傲娇小模样,同剧本里的小世子,当真是无二了。”

    “小世子”三字一出,张译文微微色变,“可是《大齐荣耀》中的世子顾若?”

    “对啊,”朱澜笑眯眯道:“顾真上回参加慈善晚宴,周导觉得他气质很不错。”

    这话一出,热闹的气氛陡然一冷,《大齐荣耀》还未开拍,演员都还没定好,朱澜就枉顾剧组,提出了顾真的名字,可不就是话多了么?

    按理说她一个百草奖影后,不该这么没脑子,可今天就有点出格了。

    “朱姐说笑了。”顾真赶紧打断她继续说的话,“这事儿八字还没一撇呢,朱姐可别陷害我。”

    似乎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冲动,朱澜僵硬着笑了一声:“得得,我不说还不行吗?”

    顾真摸了摸鼻子,心里暗骂她蠢货,平白把他回国后参演第一部电影的神秘感败了个一干二净。

    “节目已经录完了,天也热,我们赶紧回去休息吧。”白书画扬唇笑道:“你们不累,我可马上就要摔倒了。”

    “对啊对啊,”周如意也笑了几声:“现在又渴又饿的。”

    一行人赶紧坐上剧组的车往回走,路上温茶张译文一辆车,见张译文面色不好,温茶有点担心,“你怎么了?”

    张译文睁开眼睛看了看她,嘴角动了动,想说什么,最后却摇了摇头,一个字也没说出口。

    “是顾真吧。”

    温茶不难猜出他在为难什么,淡淡道:“你想试镜世子一角对吗?”

    张译文有些诧异,不过看到她通透的眼睛,不好意思的抹了一把脸,“被你看出来了?”

    温茶暗地里翻个白眼,“最近的热门大剧就是《大齐荣耀》,你应该拿到试镜邀请了。”

    “拿到又能怎么样?”张译文摇了摇头,叹了口气:“你也听到了,顾真已经被内定了。”

    温茶:“……”

    “做我们这一行的,十有**都是在陪跑。”张译文闭上眼睛,没让她看到眼里的挫败,“可陪多了也是会累的。”

    “……”

    “你说我现在也是流量担当,当红小生,按理说不该有这么多不满,可你看我有什么拿的出手的,除了一纸帝影文凭,一个‘国民校草’的名头,我的那些电视剧电影,有哪个真正让人满意过?”

    “……”

    “我今年二十六了,高不成低不就的演了十年的校草和总裁,马上就要过吃青春饭的年头,还这么下去,迟早被人晾在沙滩上。”

    温茶被他逗笑了:“没你说的那么惨,你有车有房,还有上千万的粉丝,怎么着也比混个十年还混不出来的人好多了吧?”

    “你不懂,”张译文失落道:“再过个十年,谁还会记得我啊,到时候,会有更多和顾真一样的小鲜肉冒出来,我如果不趁现在转型,以后的日子不会好到哪儿去。”

    温茶知道他的想法,说到底,就是混了这么多年,手里不仅没拿奖,还被比他年纪小的小鲜肉压了一头,心里有气。

    “所以,你觉得小世子就是这个契机?”

    张译文睁开眼睛看着她,“不是契机,是合适。”

    温茶撇撇嘴:“那我还觉得皇上适合你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