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7章 现实世界(四七)
    温茶醒来已经是早晨了。

    嗓子干的冒烟,她揉了揉发胀的脑袋,光着脚走到客厅,想给自己倒杯水,彼时厨房里炊烟袅袅。

    有人?是苏安还是……

    温茶眨眨眼,轻手轻脚走过去,正要开口打招呼,身穿白衬衣的男人听见声音,静静地转过身来,看到她的瞬间,嘴角扬起一丝弧度。

    “醒了。”陈霜淡淡的说。

    温茶愣了一下,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你……怎么会在我家?”

    陈霜从善如流道:“昨晚你喝醉了,正好被我碰上。”

    温茶摸了一下鼻子:“可我记得是苏安把我到门口的。”

    陈霜面不改色道:“电梯口遇见的。”

    温茶被他说的有些脸红,这算哪门子偶遇?

    “谢谢你啊,”她回过神来,笑了笑:“所以,陈先生昨晚没回去?”

    陈霜:“你又吐又粘人,还胡言乱语的,我很担心。”

    温茶:“……”

    陈霜:“有问题吗?”

    “陈先生昨晚是在哪儿休息的?”

    陈霜的目光穿过她的头顶,看向了客厅里的沙发,意有所指道:“温小姐屋里的沙发可以换张大些的。”

    温茶:“……”

    陈霜似乎没看出她脸上的不适,淡淡道:“我给你冲了蜂蜜水,在餐桌上。”

    温茶面色忽红忽绿一阵,尔后镇定下来,“陈先生有心了。”

    陈霜:“如果觉得麻烦的话,以后尽量少喝酒。”

    温茶:“……”这人果真是蹬鼻子上脸的典范……

    温茶懒得跟他多扯,转身去拿醒神的蜂蜜水喝,虽然陈霜看起来是那种五指不沾阳春水的大少爷,不过他在厨房里的架势,可不就一地地道道的“厨娘”么?

    果然,越矜贵的人就越优秀。

    片刻,陈霜端着粥和煎蛋走出来,技艺娴熟的蔬菜滚肉粥,温茶喝了一口就对他刮目相看。

    “陈家明明有了瑞恩这个大管家,没想到陈先生竟还会有这么好的厨艺,陈先生背地里一定下了苦工?”

    陈霜似乎没听出她话里的意思,面色平静道:“无师自通。”

    “……”温茶:“陈先生果然天人之姿。”

    听着她口不对心的夸奖,陈霜嘴角动了动,薄唇轻启道:“……温小姐相信梦吗?”

    温茶眉头一扬:“陈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我曾经做过一些奇怪的梦。”陈霜盯着她黑曜石般的眼眸,静静道:“在梦里我经历了许多这个世界所不曾发生过的事,今古交纵,时移世易,就像电影一样。”

    温茶拿着勺子的手僵住:“陈先生这话是什么意思?”

    “就是想跟温小姐提一提我厨艺的来源。”

    “莫非和陈先生的梦有关?”

    “如果我说是呢?”陈霜深深的望着她,“我的厨艺,来源于梦境,温小姐相信吗?”

    温茶闻言轻轻一笑:“有人说,梦源于内心的极度渴望,莫非陈先生额外的喜好是当个厨师?”

    陈霜顿了一下,“未尝不可。”

    温茶:“……那我提前祝陈先生梦想成真。”

    “嗯,”陈霜收回目光,又问:“温小姐就不好奇我梦见了什么吗?”

    “……”温茶:“那,陈先生都梦见了什么?”

    “忘了。”

    温茶:“……”这人是要逼她拿出四十米大刀吗?

    陈霜似乎没有发现她的焦灼,放下手中的碗筷,静默道:“梦只有很短的保质期,尤其是一个漫长而完整的梦,会在海马体消极怠工下,而失去存在过得记忆,唯一的印象,只在清醒的刹那,转瞬即逝。”

    “那陈先生的厨艺怎么说?”

    “你可以理解为,在我进入厨房的瞬间,得到了梦里的我所拥有的特长。”

    连梦都记不得,还有特长?骗鬼啊!

    温茶抖抖嘴角:“那陈先生的梦境一定很美好。”

    “不,”陈霜垂下眼睛,低低道:“有时候并不好。”

    “比如?”

    “我没有记忆,却能感到梦里心痛时的悸动。”

    “……”

    “同时,我甚至还能条件反射的回想起梦里的某件事物。”

    “比如?”

    “你喜欢养多肉吗?”陈霜静静地说:“我可以送你一盆鹿角海棠。”

    温茶手中的勺子瞬间掉到了碗里:“你刚才说什么?”

    陈霜:“如果不喜欢鹿角海棠,我还可以送你山地玫瑰,天狗之舞,或者红粉台阁?”

    温茶:“……”

    见她愣神,他问:“你都不喜欢?”

    “没有,”温茶垂眸把勺子捡起来,继续喝粥,“我就是有点惊讶,陈先生居然也会喜欢多肉。”

    陈霜:“因人而异。”

    “不过还是不用送了。”温茶罢罢手,“我虽然喜欢这些小植物,可每天通告很多,恐怕照顾不好它们。”

    陈霜眉头微蹙:“放到我那儿,我养,养好了你什么时候想抱回来,就抱回来。”

    “谢谢你,真的不用了,”温茶摇摇头,“等我真正想养的时候,我会告诉陈先生的。”

    陈霜又看了她一眼,见她一丝不苟的模样,蹙起的眉头舒展开来,“好。”

    吃过早饭,陈霜就离开了。

    温茶看着桌上的青菜滚肉粥,有些失神。

    事情是巧合的,但过多的巧合,就不算巧合了。

    可系统说过,周目里,只有她一个人拥有愿望系统,也只有她一个人可以做任务,陈霜既不是任务者,又不是周目土著,那他又怎么会成为周目里的那些人?

    还是说,那真的是他的梦?

    镯子,粥,鹿角海棠,都对上了。

    她不相信那只是梦。

    可他却没有周目里的记忆,甚至一点也不像她认识的那个人。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温茶陷入一股自我怀疑自我否认里。

    她揉了一把脸,真想再把系统拖出来质问一番,可她再怎么质问,系统的答案都是否认。

    它说,一切跟陈霜没关系。

    温茶叹了口气,让自己不要去想那些乱糟糟的。

    船到桥头自然直,该来的总会来,不到最后,谁又能看得清真相?

    她把桌子收拾干净后,就给苏安打电话。

    “周五有《最佳拍档》的录制,如果有其他试镜,就不要给我安排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