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81章 鹿角海棠(三一)
    ..快穿影后:金主他貌美如花

    林桃在晋王府嚎啕大哭时,围观的人,心情那叫一个复杂。

    这王爷的心肠可真够九曲十八弯的,背着王妃跟小姨子私相授受也就罢了,结果人根本没打算给名分,求个旨就把人打发了。

    更过分的是,这小姨子不顾名声,恬不知耻的找到王府和王爷当面对质,那张口闭口就是“贱人”、“骗子”、“什么东西”的,足见其平日里的嚣张,不过这么一闹,那位林三小姐以后的日子,恐怕也不会好过到哪儿去。

    至于府中那位王妃,也不知是幸运还是悲哀。

    就在众人唏嘘不已时,一辆快马径直从闹市而来,马背上一精神利落的小厮扬声道:“王爷有信到!”

    关门的周总管打了个激灵,打开门急忙迎了上去,“这位小哥,这是从哪儿来的信啊?”

    马背上的小厮并未下马,冷声道:“别庄来的。”

    周总管面色一喜:“快快给我,我这就拿去给王爷瞧。”

    “慢着!”小厮纹丝不动道:“请总管将王爷请出来,这信,我要亲自交给王爷。”

    周总管愣了一下,觉得有些不对,不过面上还保持着热络:“好好好,我这就去给你叫。”

    周总管转头正要去叫人,顾亭云已经从门内走了出来,他面色稍霁的看向那小厮,“可是王妃来的信?”

    小厮点点头,“正是。”

    顾亭云嘴角扬起来,“还不快给本王过目。”

    “王爷且慢。”小厮顶着他灼灼目光道:“小姐将信给奴才时,早先吩咐过奴才一些事。”

    “哦?”顾亭云面不改色道:“她说了什么?”

    “她让奴才读信。”

    话音未落,周总管就有种不祥的预感,“什么样的信还需要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读?”

    “小的不知。”

    “不行!”周总管否决道:“这信不能读!”说罢就要把信抢过去,顾亭云拉住他,淡淡道:“让他读。”

    “这……”

    “让他去吧。”

    小厮不紧不慢的将信从胸口抽出来,径自打开,朗声念道:“新元年,九月初七,林府二女林茶,嫁予大齐晋王为妃,此一岁,且作新婚,本鸳鸯蒹葭,故剑情深,奈何夫妻缘薄,琴瑟难调,相敬不以为好也,思思切切,辗转反侧,特立此休书一封,于新元二年八月初三,休晋王顾亭云是也,此后夫妻恩断,鸾凤分飞,各自嫁娶,再不相干……”

    从听到小厮念开头就如遭雷击的周总管听完之后,整个人都蒙了。

    不止他蒙了,站在一旁看戏的其余人,也都被吓成了傻子。

    他们听到了什么?晋王妃居然要休了晋王?他们是不是耳鸣了?如果不是,这简直是年度超级大笑话!

    可那小厮面上没有一点开玩笑的成分……

    周总管小心翼翼的偏头去看身边的顾亭云,见他嘴角紧抿,面无血色的模样,心里闪过无数“咯噔”。

    “王爷……”他低低的叫了一声,生怕顾亭云被气死,“您,您还好吗?”

    顾亭云的手在身侧几乎要捏出血水来,五脏六腑宛如有大锤,一锤一锤砸在上面,疼的他连话都说不出来。

    “王爷。”马上的小厮将休书递给他,“林小姐说了,以后不会再回王府,院里的东西也不要了,随王爷处置。”

    顾亭云赤红着眼睛盯住他的脸,从牙缝里挤出一句话:“她还说什么了?”

    “没有。”小厮摇摇头,似乎也挺同情这个在大庭广众下被休了的王爷,“她只叫奴才将信送达。”

    顾亭云面上闪过难掩的痛楚,他寸步难行的走到小厮身边,将休书接了过来,他睁大眼睛,将温茶写的每一个字,看的清清楚楚,心中犹如万箭穿心般,喘不上气来。

    周总管担忧的走到他身边,“王爷,您要是不愿意,就让他退回去吧……”

    顾亭云并未理会他的话,一双眼睛落在了最后的血手印上,那个鲜红的手印像是一把匕首,落在了“林茶”这个名字上,却扎进了他的心窝里。

    顾亭云从未有一刻,像现在这样痛苦。

    赤红的眼睛,竟像是要滴出血来。

    围观的众人看了两场大戏,眼见他浑身煞气,吓得赶紧做了鸟散,这两则笑料足够上京热闹一阵了,还是快些撤退吧,待晋王反应过来迁怒他们可就不好了。

    留在原地的林桃见着顾亭云绝望的作态,冷笑出声:“我还以为你赢了,看来你也是个输家。”

    顾亭云不在乎她说了什么,拿着休书眼珠子都不会转了,眼瞧着成了具行尸走肉。

    林桃畅快淋漓道:“我这辈子,从来没觉得林茶有骨气过,这一次,倒对她刮目相看了!她能休了你,是她有自知之明!”

    周总管见她越说越难听,瞪了她一眼:“林三小姐,你都是有赐婚在身的人了,留在这里怕是不妥。”

    “跟你什么关系?”林桃讥讽道:“你不过就是个奴才,怎么着?还想对我指手画脚?!”

    周总管:“……”

    “还有,等你们家王爷回过神来,发现谁真正对他好,我转头来第一个收拾你!”

    “林三小姐怕是想多了,”周总管最是看不惯她,“这还没嫁入王府就想动老奴,别说老奴了,王爷也是不愿的。”

    “呦?还跟我喘上了?”林桃也不做样子了,偏头就啐了他一口:“咱们走着瞧!”

    周总管见她嚣张的样子,心里就生气,正要在说她。

    顾亭云将休书揣进怀里,冷声道:“说够了吗?”

    那声音就跟冰里冻过一样,把周总管吓得浑身发抖,“是奴才妄言了。”

    林桃在一旁嗤笑:“奴才就是奴才,穿了虎皮,也装不了老虎,可笑至极。”

    周总管气的浑身发抖:“你!”

    顾亭云扫过林桃得意的脸,薄薄的嘴唇里吐出一个字:“滚!”

    林桃也被吓了一跳:“顾亭云!是林茶不要你,你凭什么吼我?!”

    顾亭云居高临下的盯住她:“她不要我很正常,因为我配不上她,可这不代表你有机会,我这辈子就是不娶妻,也不会娶你。”

    这话对林桃来说可以说是从未有过的侮辱,她难堪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顾亭云!你怎么可以这么说我?你把我当什么了?!”

    “林三小姐,你快回去吧,”周总管拦在她面前:“王爷不是你一个庶女能肖想的,你是个女子,又有婚约在身,给自己留点颜面吧。”

    林桃登时就炸了:“你这个老东西,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

    “把她丢出去。”顾亭云疲倦的闭上眼睛,“有多远,扔多远,要是再话多,抹了脖子,丢到乱葬岗去。”,精彩!(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