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6章 鹿角海棠(二六)
    顾亭云盯住她,冷声道:“我还要怎么对你?”

    林桃被他吓得不轻,满腔欣喜都做了泡影,她甚至不敢再接近他,惊惶道:“你以前不是这样的……”

    顾亭云见她楚楚动人的模样,心头火再起,“林三小姐,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在闹市大张旗鼓的纠缠男子,恐怕不妥。”

    林桃没想到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惊惶过后,眼泪当即就落下来,“王爷,你哪里是旁人,你不是答应过我……”

    “答应过你什么?”顾亭云打断他的话。

    林桃被他冰冷的目光看的浑身发颤,她不敢再将后面的话说出来,唯有行行眼泪簌簌而下,看起来可怜极了。

    顾亭云见过她的真面目,见她又在自己面前装模作样,心里那叫一个火大:“林三小姐这般哭哭啼啼,可是本王做了对不起你之事?”

    声色俱厉的两句话听的林桃浑身发抖,只觉眼前的顾亭云就是个陌生人,比还没和她认识时还要冰冷,不由心生恐惧,埋头怯怯道:“王爷没有做对不起我的事,是我见到王爷太过欣喜,忘了身份。”????她低眉顺眼的模样让他更厌恶,厉声道:“还不赶紧回府?”

    林桃哪敢在这时候触他霉头,急急行了个礼,又惊又怕,黯然神伤的带着婢女走了。

    顾亭云冷眼看着她的背影,面上一片诡谲阴鸷。

    一旁的周总管赶紧走上前来圆:“王爷,这林三小姐妄自凑上来,是她不懂事,您可不能气坏了身子。”

    顾亭云面无颜色的看了他一眼:“聘礼可是准备好了?”

    周总管忙道:“今儿早上刚准备好,就等您下命令。”

    “先别送过去,”顾亭云冷声道:“等本王从宫里回来再说。”

    周总管面色微变:“您,您要去皇宫?”

    顾亭云翻身上马,没看他一眼,径直穿过了闹市。

    周总管见他往皇宫方向走了,搞不明白他心中究竟是如何想的,

    他擦了擦额头上的汗,回身瞥着阿翠,咳了一声:“你是同我一道回府,还是去找王妃?”

    阿翠毫不犹豫道:“自然是过去伺候王妃。”

    “那就快去吧,”周总管派了辆马车给她,不忘嘱咐道:“今时不同往日,定要把王妃伺候好了。”

    “是。”阿翠急忙爬上马车,面上一片平静。

    等阿翠走了之后,周总管才喘了口气,带着其余人往王府走。

    彼时顾亭云已经进了皇宫,在御书房里见到了皇上。

    “臣,见过皇上。”

    身穿玄英色九龙环绕龙袍的新帝放下奏折抬起头来,看到跪拜的顾亭云,眉头扬起来:“七弟快快请起。”

    顾亭云站起来,新皇见他一脸的郁色,咳了一声问道:“七弟此时前来所为何事?”

    顾亭云眼睛一凉,又跪了下去:“臣有事求皇上成全。”

    “哦?”新皇的眉头挑起来,一双如炬眼睛盯住顾亭云,不紧不慢道:“七弟前些日子抱恙在身,眼下身子刚好,便赶过来想必是极为要紧之事了?”

    “是。”

    见他一脸严肃,新皇眼里闪过一抹兴味:“七弟这些年从未求过朕,现在又是为何?”

    顾亭云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开口道:“臣,想请一道圣旨。”

    新皇眉头微动,这是他意料之中的事,“可是要娶那被你救了的林三小姐?”

    顾亭云背脊一僵:“非也。”

    “嗯?”新皇的眼睛眯了起来,射出一股探寻的光芒,“那七弟想求什么?”

    顾亭云挺直背脊,面不改色道:“臣恳请皇上下旨给林三小姐林桃赐婚。”

    “赐婚?”新皇真正被勾起了兴趣,“你与那林三小姐情投意合,互许终生之事人尽皆知,现下又要给她请旨,若是让朕给你们赐婚还好,若是有旁的意思,可是要为难朕了。”

    “臣,不是给自己求旨。”顾亭云抬起眼睛,看向那注视着他的新皇,一字一顿道:“臣不喜那三小姐,也不会娶她,为了不耽误她的婚事,特请皇上下旨给她找个好夫家,绝了她的心思。”

    新皇面露几丝诧异:“可朕听说你之前为了那三小姐连休书都准备好了。”

    顾亭云心中一痛:“是臣过去太愚钝,看不清自己真心,现下得了真正想要的,万不敢再耽误林三小姐。”

    见他难掩痛苦,新皇摸了摸下巴,“七弟可是看到了王妃的好?”

    提起温茶,顾亭云手指捏的出血,“此生,臣非她不可。”

    “哦?”新皇饶有趣味的笑了出来,“朕怎么听说你之前不待见她?”

    顾亭云掩去眼中痛色,又坚定起来,“臣昔日年少轻狂,不懂人间情爱,现在幡然大悟,除了她,旁人谁也不要。”

    还真是个痴情种,新皇暗自啧啧两声,不无试探道:“七弟既是醒悟,何不抬了那林三小姐,同王妃做平妃,成娥皇女英之好?”

    顾亭云见他话中含笑,实则恩威并重的面色,心里一冷,声音也更为坚定:“臣此生只要林茶一人。”

    新皇是他的兄长,却并非他一母同出的至亲,新皇的生母乃是早已故去的先皇后,当时新皇年幼,便被过给了顾亭云的母亲,也就是现在的太妃照顾,新皇当时虽被封了太子,不过身边夺位者甚多,有贤王,雍王,辰王六位皇子相争,想要登基可谓艰难。

    为了新皇的地位,顾亭云早早被封了王爷迁出皇宫,身边无几权势,在先皇的暗示下全力辅佐新皇,不仅修为臣之道,还替他挡刀挡剑,寰宇朝野无数,最终让他登上了皇位。

    可没想到的是,这位新皇登基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在明知他心意的情况下,还特意赐给他一个出生乡野,毫无助力的相府嫡女。

    顾亭云曾对他失望透顶,现在想来却对他有些感激,若不是他,他不会娶到温茶。

    只是这一次,是他要温茶不要林桃。

    新皇若有心,必不会将林桃强加给他。

    片刻后,新皇终于朗笑一声:“七弟果然是个性情中人,看在你情根深种的份上,这圣旨,朕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