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70章 鹿角海棠(二十)
    果然是妄想了。

    顾亭云闭上眼睛,暗嘲自己竟会期待温茶不计前嫌,收下钥匙。

    他忘了,她的戒心重,他的前科又数不胜数,她哪里还会对他有半点期待。

    他痛苦的抓住自己的头发,想要让自己感觉到曾经和她一样的痛楚,可再如何痛,也抵不过心上的苦。

    “再深的喜欢,在日复一日的失望里,总会消失殆尽的。”

    “没人,会为不爱的人伤神。”

    他还记得她说过的话,字字如刀,兵不刃血的扎在他心口,痛的他死去活来,鲜血淋漓。

    原来这就是伤心。

    那她被他伤到的时候,是不是跟他一样难过?或者说,比他还要难过?

    只可惜,他明白的太晚了。

    顾亭云捂住心口,面上苍白的没有血色,他躺在床榻上,困兽犹斗般,作茧自缚。

    屋外的周总管急得来来去去打转转,顾亭云越是平静,他心里越是没底,这是对温茶太在乎,还是真的在戏弄温茶?他搞不明白。

    对于这个他自小看到大的皇子,他一直都是恭敬而卑微的,他看不懂他,同样也不知该如何揣度他的想法。

    从他舍了林桃,转身重视温茶后,他就更看不明白了。

    莫非三个月的昏迷,让王爷脱胎换骨了?

    他暗地里伤神的时候,顾亭云又把他叫了进去:“王妃的聘礼准备好了?”

    周总管顿了顿:“给林三小姐准备的聘礼很多,要换成王妃的,还需要些时日。”

    “那就快点去。”顾亭云疲倦而憔悴的罢罢手,“用最快的速度把聘礼送过去。”

    周总管迟疑了片刻,问:“此事要秉明王妃吗?”

    顾亭云面色一僵:“不了,以后我自有安排。”

    “是。”周总管也没再多话,“奴才这就下去。”

    周总管行了一礼走出去,只觉肩上担着千斤重担。

    顾亭云起身,推开窗户,朝外看去,外面有株苍翠的琼花树,花期已过,树枝上停了几只灰绒绒的麻雀,叽叽喳喳的在枝叶间跳来跳去,梳弄羽毛,很是活泼,过了一会儿,便各自打了声招呼,朝着远处的桂花树飞去了。

    顾亭云之前还嘲讽温茶闲得无聊,竟会对麻雀上心,现在他却恨不得打自己几巴掌,她哪是无聊,恐怕是羡慕吧。

    只有羡慕才会露出那样希冀的笑容。

    他只知温茶嫁给他是高攀,却忘记了,这高门侯院,于她而言,不仅没有荣华富贵,反而都是束缚禁锢。

    她没得到过半点欢喜,到最后,竟还艳羡起几只雀鸟来,这是何等的讽刺。

    顾亭云闭上眼睛,不敢再深想下去,唯恐自己的心脏再承受不住这样的悲恸。

    等他睁开眼睛时,眼底已没有痛色,唯有满满的坚定。

    过去的错误已经无法更改,他唯有珍惜现在,给她一个圆满而快乐的未来。

    下午温茶正要让阿翠去厨房吩咐晚膳,周总管瞅准时间又来了,他先毕恭毕敬的行了一礼,才道:“王爷让奴才来告知王妃,晚膳他要来王妃这儿用。”

    温茶有些惊讶,不过却没有变色,吩咐阿翠:“让王大娘准备几个王爷爱吃的菜。”

    阿翠应声下去,周总管微微一笑道:“王爷此去江南二月有余,一路奔波,身子难免疲乏消瘦了些,王妃见了切莫伤怀。”

    “周总管这是何意?”温茶嘴角勾起来:“王爷日理万机,我身为王妃,哪敢有怨言。”

    周总管点到为止,便识相的退了出去。

    傍晚,顾亭云果不其然的来了院子里。

    这是温茶穿越过来后,第一次看到真人。

    顾亭云穿了一身金纹玄衣,头戴束发白玉冠,脚踏墨纹皂地靴,不紧不慢的朝这头走过来,他长发如瀑,面冠如玉,端的是陌上人如玉的温文雅致。

    若非知道他的本性,温茶恐怕还会觉得他是个大家贵公子,奈何徒有其表而已。

    温茶领着阿翠和春莲迎了上去,皮笑肉不笑的招呼道:“王爷来了。”

    顾亭云见到她面上的笑容,身形一顿,才走到了她面前,走近了温茶才发现他过于瘦弱了,就跟营养不良般,干巴巴的。

    “膳食都准备好了。”温茶不动声色的移开身体,“都是王爷爱吃的。”

    顾亭云一言不发的往里走,径直走到桌前坐下,温茶转头让阿翠上菜,等一桌菜都上齐了之后,温茶又让春莲给他布菜。

    “王爷此次下江南消减不少,可是要多吃些。”

    顾亭云看着满桌子的荤腥,十余个都是自己爱吃的,没一个是她平日里吃的后,心里有些发堵,转头对阿翠道:“去厨房准备一盅清粥,三碟素菜。”

    阿翠愣了一下,喏喏的应声而去。

    顾亭云回眸,夹了一筷子菜到温茶碗里,“你这些日子,也瘦了。”

    温茶不知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只能拿碗接过,嘴里还要感恩戴德:“多谢王爷挂念,倒是王爷在外吃了不少苦。”

    “无碍。”顾亭云似没察觉到她的抗拒,挥退了春莲,挨着她的位置近了些,道:“你这些天独自在府中,是我愧对你才是。”

    “王爷说的什么话,这都是应该的,”温茶轻笑了一声:“王爷今日来看臣妾,已是让臣妾意外万分。”

    顾亭云见她神色不变,沉默了一瞬,伸手握住了她的手指,声音暗哑道:“以前是我不好,让你受委屈了,以后,我绝不会再让你受丝毫伤害。”

    温茶怔了一瞬,垂下眼睫,“臣妾听不懂王爷在说什么?”

    顾亭云眼里闪过痛色,深深地望住她,沉声道:“过去我的确做了许多不着调的事,无数次让你失望,我知道你已经对我不抱希望了,但是我希望你能再给我一次机会,以后,我绝对不会再负你,好不好?”

    温茶将手从他手掌里抽出来,“王爷何曾负过臣妾,又何曾让臣妾失望过?王爷乃大齐的肱骨之臣,说这些话才是折煞了臣妾。”

    顾亭云心里一冷,声音颤抖道:“你不相信我?”

    “王爷怕是魔怔了。”温茶掀起眼皮望着他,面露忧色道:“臣妾这就让周总管去请大夫来。”

    顾亭云拉住她的手腕,“我没有魔怔。”

    温茶回眸一笑:“看来王爷是嫌弃臣妾这顿饭不好吃,怕折了您的颜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