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7章 鹿角海棠(十七)
    阿翠离开后,温茶捡起地上的画本放在桌子上,面上又恢复了平静。

    一旁的顾亭云看得心里发堵,林桃再次来找麻烦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他恨得想把那贱人砍成两截。

    之前只觉得她刁蛮无理,现在却觉得她像是一条四处乱咬的疯狗,只有扭断脖子,才能消停。

    但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在温茶身上感觉到了心死的味道,他幻想里的伤心难过愤怒都没有出现在她脸上,她麻木而平静的样子,就像是一道惊雷在他脑海里炸响。

    “再深的喜欢,在日复一日的失望里,总会消失殆尽的。”

    他听见她对着鹿角海棠轻轻的低喃:“所以,我不会再失望,也不会觉得难过。”

    “没人,会为一个不爱的人伤神。”她笑了一声,眼睛也是笑的:“让两情相悦的人在一起,不好吗?”

    不好!一点都不好!

    顾亭云大声的回答她,他已经不喜欢林桃了,他已经知道好坏了,也不会重蹈覆辙了,她能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

    然而他的声音传不到她的耳朵里,就像他曾经无数次,毫无顾忌的忽视她一样。

    她再也不会听他说一句话,也不会再停下脚步像对他说话了。

    顾亭云感觉到了从未有过的绝望,他死死的盯住温茶,祈求她能给自己回应,然而她却说:“我跟你说这些做什么呢?你只是个植物,你又不会安慰我。”

    她点了点花盆边缘,“这世上,只有自己能毫不保留的对自己好,如果我无法保护自己,也没有人会真正的保护我。”

    她的声音里没有落寞,像在陈述一个极为简单的道理,却听的顾亭云心如刀割。

    我会对你好的。

    他在心里说,只要我回到自己的身体,我一定会对你好的,你相信我,你不要对我失望。

    “好了,”温茶收回自己的手,为自己和植物聊天的无厘头拍了拍脸:“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但愿没人再过来找麻烦了。”

    她垂着眼睛检查了土壤后,又说:“你也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她吹灭了桌上的烛火,站起身,静静地躺在了床榻上,闭上了眼睛。

    顾亭云隔着夜色,一动不动的看着她,心里一片苦涩。

    林桃没来前,他还能骗自己,温茶一定会再爱上他。

    可林桃来了之后,说出来的那些话,字字如刀,不仅割在了他身上,也割在了温茶身上。

    他心虚的恨不得让温茶打死他,那温茶心里呢?

    她哀莫大于心死的样子,他不敢深想,如果有时空穿梭机的话,他只想回到跟她成亲的那天,从此不再招惹林桃,跟她好好的过日子。

    可一切都晚了。

    温茶什么都知道,也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后悔的只想把对林桃许过承诺的自己杀死,那样温茶一定不会伤心的。

    可后悔有什么用呢?

    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只想快点回到自己的身体,让所有伤害过,欺负过温茶的人付出代价!

    他从来没这么渴望过一件事,如果能回到自己的身体,他愿意用付出所有。

    老天爷,他望向窗外越来越明亮的月光,能不能听见他的愿望?

    第二天一早,温茶爬起来,吃过饭后,就在桌上看书。

    阿翠拎水来浇鹿角海棠时,提了句:“今日是七月半,盂兰盆节,夫人要去山上祭祀,您要修书一封么?”

    温茶放下手里的书:“备纸墨。”

    阿翠麻利的将东西准备好,看她写好一封信后,感叹了一句:“您已经快一年没回去看过夫人了,也不知道别庄境况如何,若是王爷在府上,还能求道省亲的指令。”

    温茶转身从床头的八宝金丝盒中取了一小叠银票:“把这个一块送去。”

    阿翠应了一声,忧愁道:“之前的饰品都当了,您的嫁妆也所剩无几,王爷若再不给账房钥匙,以后我们可如何是好?”

    温茶瞥着她,微微一笑:“这些事儿,不该你操心,赶紧送信去。”

    阿翠不再多舌,垂着脑袋便出去了。

    春莲站在门口,也是叹了口气,这王妃活的还不如一个总管,真真是憋屈。

    顾亭云从鹿角海棠里探出视线,他眼睛微红,一晚上都没休息过,听到阿翠提嫁妆后,心里又是一痛。

    当初相府把人嫁过来时,嫁妆虽排了长队,但实际的东西少的可怜,他当时还暗中讥讽过温茶几句,说她不得宠,上不得台面,后来他心眼小,不止没给温茶账房钥匙,就是后房平日里打点的钥匙也没给她,就等着看她用光了嫁妆,看好戏呢,现在想来,真想几耳光打死自己。

    他心里悔到了极点,只觉自己同林桃,还有相府那群刽子手没半点区别。

    早知如此,他绝对不会做出这些悔不当初的事。

    只可惜,世上没有后悔药。

    温茶越是淡然,他就越是相形见绌。

    只能偷偷摸摸的看着温茶,力图让自己离她近些,再近些,可再如何靠近,也挽救不了心的遥远。

    阿翠把信送出去之后,温茶又同她去外面收了些玫瑰花做糕点。

    下午,阿翠从外面得了消息,说是秦振回来了。

    秦振是秦书玉的二哥,原主的二表哥。

    前些日子西疆传来消息,说是秦二少智勇双全,骁勇善战,在战场上,用妙计退了西疆的狼族,在新皇的召令下,不日班师回朝,听受封赏。

    温茶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回来,收到消息时,还有些发愣。

    阿翠笑着在她眼前晃了晃手:“表少爷今日同表小姐一起去祭祖了,明日皇上就会论功行赏,定是要当上大将军的,到时候看谁还敢欺负您。”

    温茶哭笑不得:“二表哥十六便上了战场,这都过了多少年了,恐怕早就将我忘干净了。”

    “您说什么呢?”阿翠笑着给她倒了杯茶:“您和表少爷那可是打小的交情,您就如同他的亲妹妹,他怎会忘了您。”

    温茶但笑不语,唯有眼睛深了深。

    阿翠却对秦振颇有期待,暗自希望他能替温茶撑腰,凭表少爷的战功,封了将军后,就是王爷,也不敢硬着来。

    一旁的顾亭云听她们左一个表少爷,右一个二表哥,听的都快吐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