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6章 鹿角海棠(十六)
    温茶低垂着眼睫没说话,屋外爬起来的阿翠几步走过来推开林桃,“你马上给我滚出去!否则我就喊人了!”

    林桃被她推的往后仰了一把,稳住身形后,一个巴掌就要甩到阿翠脸上,“一个贱婢还敢跟我动手,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阿翠根本不管她,把她的手截住,反手就打了她两耳光:“我就是个奴婢,没有王妃那么多计较,你要是再敢欺负王妃,我拼了这条命,也要撕烂你的嘴!”

    林桃被她打的脑袋发蒙,等回过头来,尖着嗓子大哭起来,“真是没天理了!一个贱婢还敢欺主,今儿不给个说法,谁也别想好过!”

    她涕泗横流的模样,哪还有平日里的温柔可人,桌上的顾亭云皱起眉头,厌恶至极的撇开眼睛,当初自己真是瞎了眼。

    温茶将阿翠拉到一边,一点也没看出林桃哪里担当得起第一美人的称号,泼妇的称号还差不多。

    尖锐的哭声很快引来了周总管,他满头大汗的给温茶行了个礼,就要询问究竟,林桃一把抓住他的手,哭哭啼啼喊道:“周总管,你们王府简直欺人太甚!”

    周总管瞥了一眼不动声色的温茶,忙问原因,林桃迅速把阿翠打她的一幕添油加醋的说出来:“我可是相府三小姐,今天若没个说法,我绝不善罢甘休!”

    她鼻涕眼泪一大把的样子,周总管也看不下去,忙将手抽出来,转头询问温茶:“不知王妃如何看待此事?”

    他虽说是王府总管,可到底还是个奴才,绝对不能越俎代庖,尤其是王爷昏迷后,他有些事还要来请教王妃,自然不可能撇开温茶,站在林桃那边。

    王爷能被林桃迷惑,那是年纪尚轻,沉迷美色,可他却是个过来人了,对林桃那些歪点子,一猜一个准。

    更何况林桃还害得王爷至今没能醒过来,简直就是个灾星!

    相较于刁蛮无理的林桃,他更喜欢老实安静的温茶。

    温茶没看林桃一眼,直接道:“把她赶出去。”

    林桃面色一变,瞪向温茶:“你说什么?!”

    温茶连做戏也懒得做:“王爷什么时候娶了你,你再过来跟我叫板,在此之前,请给我滚出去。”

    周总管一听这话,大致摸清楚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他也不再问其他,面不改色的转过身,对林桃做了个“请”的姿势:“林三小姐,马车很快就备好,请跟老奴离开。”

    “你竟敢这么对我?”林桃气的眼睛都红了,她不可置信的盯着周总管:“你知道我是谁吗?!”

    周总管根本不正眼看她,“这里是王府,不是林府,林三小姐撒泼也要看地方,老奴不想亲自动手。”

    林桃气的直跺脚,恨恨的瞪着屋里众人,知道自己这是吃了个暗亏,咬牙切齿道:“等王爷回来了,我一定让你们所有人,都跪着给我磕头认罪!”

    她一甩衣袖,推开周总管,扭头就走了。

    温茶盯着她气势汹汹的背影,眼睛里盛满无法遮掩的阴冷。

    周总管回头给她行了个礼,“都是老奴看顾不好,让王妃受惊了,请王妃责罚。”

    “此事与你无关,”温茶不想跟他多说话,只道:“日后,她再过来,别再放到我这儿来,王爷的心上人,还是领到晋云殿去。”

    周总管面色微变:“奴才知道了。”

    “下去吧。”

    周总管顿了一下,不紧不慢的走了出去,见屋里没有其他人了,阿翠走上前替温茶处理林桃掐下的伤痕,看到温茶脖子上的青痕,她眼睛一红,按捺许久的愤怒终于爆发出来:“三小姐真是太过分了!这里是王府,她竟然想谋害王妃!王爷回来了定要告她一状!”

    “有用吗?”温茶嘲讽一笑:“她能有今天的气候,诚然,是王爷给她的特权,否则,凭她的身份,怎能无人通报,自由出入王府?”

    话音未落,顾亭云的心里就跟插了把刀子般难受。

    他如何想得到自己曾经给林桃的优待,这一刻,竟成了如鲠在喉的鱼刺,刺的他五脏六腑全都是血。

    阿翠脸色一白:“这么说来,王爷回来以后,还要惩戒我们?”

    “不用担心,”温茶笑着拉过她的手,“只要有我在,他不会伤害你的。”

    阿翠心下稍安,下一刻又提到了嗓子眼:“可三小姐说,王爷回来之后就会休了您……”

    温茶掀起眼皮看向她:“怎么?怕了?”

    阿翠心里有些慌:“奴婢不怕,就是怕离开了王府,您会受苦。”

    温茶轻声问:“阿翠不想离开王府?”

    阿翠低着头细细的思索了片刻:“离开了王府,我们能去哪儿呢?”

    “回别庄,”温茶浅笑着说:“我回去侍奉母亲,你若害怕,便去你想去的地方就好。”

    “奴婢绝不离开您。”阿翠当即跪了下来,“您在哪儿,奴婢就在哪儿。”

    温茶嘴角的笑意慢慢加深,“好,那你到时同我一起回去吧。”

    “嗯,”阿翠抹了一把眼泪,心酸道:“奴婢就是不甘心。”

    “不甘心什么呢?”温茶垂眸望着她的脸,“王爷是什么样的人,你我都心知肚明,他对林桃情根深种,若要娶她,定是要舍弃我的,我若死缠烂打,日日面对着林桃,只会生不如死,阿翠岂会不知?”

    “阿翠知道。”所以才会这么难过。

    阿翠拉过温茶的手,难受的大哭起来,哽咽着说:“就是因为知道,奴婢才觉得王妃委屈。”

    “……”

    “您当初多喜欢王爷啊,可他何曾对您好过一天,怕是连片刻都吝啬,您眼里都是他的好,而他眼里全都是您的不好,我就是替您难受……”

    “既然知道,就别哭。”温茶拿起手帕擦了擦她的眼泪,“再苦的日子,也比不过现在了,以后回了别庄,总会好起来的。”

    阿翠吸了吸鼻子,心里有了底,“一切都听您的。”

    温茶笑着摸了摸她的脑袋,神色轻柔起来:“下去吧,洗把脸再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