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5章 鹿角海棠(十五)
    顾亭云深深地盯着温茶,伸手想要去触碰她没有温度的眼睛,手指穿过她眉目时,无尽的力量,将他重新拉回了鹿角海棠里。

    他感到从未有过的挫败,叹了口气,不再作妖。

    晚上,温茶用过晚膳后,阿翠进屋说过几日便是乞巧节,要不要去问问王爷的消息。

    温茶愣了一下,摇摇头:“若有消息,周总管自会通知。”

    阿翠点点头,转身便在屋门口侯着,温茶看不过,让她同春莲一起去歇着。

    等到了乞巧节那天,贤王妃递来帖子,请温茶去府上赏兰,七月又称兰月,绣球花也开的极美,正好是赏花的好时节。

    温茶斟酌片刻,叫阿翠带了份礼物一同前去,贤王妃请的人不多,加上其他几个王妃,也才五六人,大家说说笑笑的在院子里赏花喝茶,谈笑也算怡然。

    众王妃都是出身高门的贵女,谈吐度量皆不是寻常女子可比的,即便心中有个弯弯曲曲,也不会明面上说出来,待众人尽兴而归时,贤王妃才漫不经心的提了句:“听闻晋王妃的妹妹要进府了,此事当真?”

    她问的直接,温茶却不能回的直白,淡淡道:“还得看王爷如何决策。”

    贤王妃笑了一声:“也罢,晋王妃心胸开阔,本妃也不便多说,只叹这晋王享娥皇女英之乐,当真是好福气。”

    温茶面色微变,终究没说什么,不紧不慢的告辞,回了王府。

    路上阿翠愤愤难平:“贤王妃实在欺人太甚,王府的事,何时轮得到她嚼口舌?”

    温茶笑而不语,心中却暗道这下堂妃下的好,这随随便便一个人都能踩到脑袋上讥讽两句,实在丢人。

    回了王府,阿翠仍有些义愤,跟春莲在门口吐槽席间发生的事,春莲被周总管教训的服服帖帖,不敢妄言,阿翠恨恨道:“王妃就是心软,不和其他人一样耍心眼,才让人看低了去,要我说,王爷错过了王妃,才是他这辈子最大的损失。”

    “那劳什子三小姐,还有贤王妃,没一个好东西!”

    春莲见她气的眼睛都红了,低低的劝慰道:“来日方长,等王爷从江南回来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阿翠面上露出一丝期待,复又失望道:“王爷现在连个人都没有,这日子何时才是个头啊。”

    春莲也进府半年了,想着王爷对温茶的态度,心里也没底,呐呐着,没敢再说。

    阿翠瞧她唯唯诺诺的样子,也没了说话的兴趣,兀自气了一会儿,又出去给温茶泡了壶安神茶。

    屋里的顾亭云将阿翠的话听了个干净,不由暗恨那些给温茶脸色看的人。

    他晋王府的人,出门在外,何时受过这样的气?

    尤其是那句“何时才是个头”,听的他心酸不已。

    要说这王府里谁最委屈,除了温茶也就没别人了,在他的授意下,就是晋云殿的门卫也能给温茶脸色看,更别提林桃和外面的人了。

    他以前不是没听人说过要欺负她,但他也只是一笑而过,心中打着将她惹恼,自请下堂的主意,现在人真成了下堂妃,他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还对那些人恼恨到了极点。

    若说那些都是别人的手笔,他还不至于恼,可这中间大部分都是他示下的结果,这让他怎能不难受?

    简直就是痛苦难当。

    他心虚的不敢去看温茶的脸,只能低着头,在心里骂了自己一千一万遍混蛋。

    顾亭云恼了好一会儿,才偷偷将目光放在了温茶身上,彼时温茶已经用过晚膳,准备睡觉了。

    顾亭云眼睛里划过哀怨和愧疚,一晚上没睡着觉。

    他现在这样是绝对不行的,以前对温茶没兴趣,他还能袖手旁观,现在温茶的处境越来越不好,他在鹿角海棠里,一天都待不下去,只想回到身体里,给人把面子里子场子全找回来。

    乞巧节没过几天,温茶一直担心的事,发生了。

    这日林桃气势汹汹的从门外冲进来,门外连个报信儿的人都没有,林桃推开阿翠和春莲,直接钻进屋里,抢过温茶手里的画本,狠狠摔在了地上,转头就抓住了温茶的衣襟,恨声道:“林茶,你这个给脸不要脸的东西!你竟还学会说谎骗我了,你怎么敢骗我?!”

    桌上的顾亭云被吓了一跳。

    温茶被她抓的一蒙,根本不知道她在说什么。

    林桃盯着她无辜的脸,冷笑:“你说王爷下江南了,他不在王府,可我大姐却说皇上没有下诏,你这不是骗我是什么?!”

    顾亭云皱起了眉头,温茶却有些恍然:“王爷没有下江南?”

    “还跟我装傻!”林桃最见不得她装模作样的样子,眼睛跟含了剧毒一般的落在温茶身上,“你以为我还会相信你的鬼话?!”

    “……”温茶:“消息是周总管告知我的,如果你不信,可以直接去问他。”

    问周总管?

    林桃嘴上的笑意加深:“你当我傻吗?我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去问周总管,你以为我和你一样吗?!”

    温茶的眼睛冷下来:“你知道规矩,就应更清楚你我之间的身份,这里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还跟我提起身份来了?”林桃收紧了手中的力道,刻毒道:“你就是个村里长大的乡巴佬,才华容貌哪一样比得上我?就算嫁给了晋王,除了一个晋王妃的名号,你还有什么?”

    “……”

    温茶的沉默助长了林桃的气势,她得意的瞥着她,继续说:“可我就不一样了,我是京城第一美女,是晋王亲自点下的王妃,他许过我承诺,等我及笄后,就会休了你娶我为妻,你说,我们谁更尊贵些?”

    温茶被她抓的面色发白,桌上的顾亭云更是气的跳脚,他想要拂去她眉间的难堪,然而他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林桃继续羞辱她。

    “你以为我为什么可以随意出去王府?那是因为王爷给了我特权,就是周总管也拦不了我,他说过,只要是我想要的东西,他都会一一放到面前,你怎么跟我比?”

    林桃看着温茶面上的痛色,松开抓着她的手,怜悯的点了点她的肩膀,“你现在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了吧?你以为隐瞒王爷的消息,这个王妃就坐的稳吗?我告诉你,只要我活着,这辈子都不可能!”

    她收回自己的手,嘶哑而得意的笑起来:“王爷除了我,谁也不要,想跟我争,没门!”

    她欣赏着温茶面无颜色的脸,自以为温茶被打击的肝肠寸断,嘴角的笑容更加绚烂,“等我得到了王爷的消息,你的王妃之位也就到头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