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64章 鹿角海棠(十四)
    贵妃离开后,温茶便没兴趣继续呆了。

    她唤了春莲,连告别都没说一声,就回了王府。

    林桃在一边看的咬牙切齿,也不能做什么,只能放着她全身而退。

    来日方长,林桃心中冷笑,温茶想踩着她跟顾亭云在一起?做梦!

    回到王府后,温茶松了口气,转头就叫春莲去泡安神茶。

    虽然没和林杏说上话,可奈何人家是贵妃啊,如果在席上给自己小鞋穿,那可就悲催了。

    幸好林杏没像林桃那样脑残。

    她喝了一大口茶,才缓过来,让春莲准备清淡点的晚膳。

    春莲领命而去,不一会儿,阿翠从屋外走进来,询问她席间有没有受委屈。

    温茶盯着她看了片刻,对着她真挚又关切的目光,终是退下阵来,让她去请周总管,在院子外多加几个护卫。

    虽然不知道林杏对林桃说了什么,不过今天林桃看了她好几次,若是人再来找麻烦,可不能吃亏。

    阿翠见她对自己还是和以前一样亲切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转头就找周总管去了。

    温茶盯着她的背影,暗地里叹了口气。

    她终于明白,为什么原主没想过报复阿翠了。

    以前她还觉得愤恨,觉得不甘,可这段时间相处下来,她渐渐的明白了阿翠的好。

    她的确辜负过原主,也做过许多没脑子的事,但她在原主身边时,从来没过想要伤害原主,她的心是真的,感情也是,即便后来她和原主分道扬镳,那也是生活所迫。

    有句话说的好,有些人只能陪你走一段路,在你的人生中扮演一个短短的角色,如若她没能同你走到最后,那也不必怨憎,因为她曾真心待你,这就够了。

    对无依无靠的原主来说,阿翠曾是她的保护伞,给过她可贵的呵护,即便方式不正确,她也是满足的。

    想明白了这些事,温茶眼睛亮起来,将杯中的茶喝尽,露出一个释然又明媚的笑容来。

    少女眉眼弯弯,梨涡圆圆,仿佛全身都在发光的模样,瞬间就引起了顾亭云的注意,他倚在鹿角海棠上,盯着她绚烂的笑容,只觉她眼睛里藏了无数的小星星,璀璨的像窗外盛开的玫瑰花。

    他有些看呆了,没想到自己的王妃,竟还有这样的光芒,比绝世美女还让他移不开视线。

    啧啧,他暗叹几声,心里升起一股浅浅的愉悦和欢喜。

    如果他遇见她的时候,知道她是这样的女子,他哪里还会去看矫揉造作的林桃啊?

    不过,现在也不晚。

    他心中暗忖,一定要快点回到自己的身体里,立即踢掉林桃,至于自己的王妃……他们简直就是天定的缘分,他正巧附身在鹿角海棠身上,发现不一样的她,可不就是上天注定的么?

    这么想着,顾亭云一直阴郁的心情微微好起来,等他回到自己的身体以后,凭借自己的手段,一定能把这家伙,迷的神魂颠倒。

    他悄悄地盯着她看,心里幻想起自己以后的幸福生活。

    温茶根本没发现他的视线,静静地取出画本继续看,这次看的是“王爷和他的庶出小姐”,这本是最近新出的书,据阿翠说,是现在卖的最火的一本。

    温茶翻开,看到英俊王爷在白马寺途中舍身救下三小姐的时候,就是智障也能想到写的是谁了。

    跟她一起看的顾亭云,脸顿时烧起来,哪个闲的无事的狗东西,竟然把他和林桃的事弄成了画本?尤其还让温茶看见了,真是活腻味了!

    他仰着脸去看温茶的表情,见她只是微微一笑,半点也不动怒,照常看下去的时候,心虚瞬间化作了难以形容的失望。

    这个女人,怎么能这么平静?

    他的手指无意识的抓起来,她难道不应该气的咒骂,摔东西,撕书吗?

    她是他的王妃,三媒六娉嫁给了他,是他唯一的日子,她怎么能这么无动于衷?

    她不是一直很喜欢他,很想跟他成为名副其实的夫妻吗?现在算什么?难道她还想着二表哥?

    该死!

    顾亭云气的发抖,决定出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二表哥打个半死。

    温茶丝毫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她轻描淡写的将画本到最后一页,结局是王爷休了原配,同庶女在一起了。

    跟剧情里的结局一样。

    温茶合上画本,静静地将它放到已经看过的那边,转身又拿了另外一本。

    她没看到顾亭云晦涩的眼睛,就是看到了,她也不会有什么表情,这不就是他想要的结局么?就连民间画本里都让他和林桃称心如意了,他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这一次顾亭云没有气的跳脚,也没有甜蜜和心酸,他心里升起一股无言的惧怕。

    如果他没有认清林桃的身份,同她在一起了,他不知道自己究竟会变成什么样子,或者说,他更怕自己翻然悔悟,终于认清温茶的好,想要跟她好好生活了,她还能不计前嫌吗?

    一个没跟她拜堂,没给她花烛夜,甚至没有给过她一次好脸的人,她还要吗?

    在没有看到画本结局时,他还能催眠自己,他是王爷,他拥有巨大的权利,有足够的资本来让她重新爱上他,但是现在,她的平静,她的毫不动容,就像一盆冰水,将他从头浇到脚,冷的他浑身颤抖。

    不,是灵魂颤抖。

    他忽然没底了。

    温茶的冷静,自持,还有缄默,让他无法再欺骗自己。

    她知道他和林桃的关系,她没有嫉妒,甚至还双手赞同,如果一个女人,连嫉妒都消失了,她还有感情吗?

    或者说,她能忍着林桃的侮辱,忍着对母亲的思念,忍着他的迁怒,在王府里苟且偷生的时候,感情对她来说,还重要吗?

    他忽然没有了曾经的自信,甚至有点怕。

    他不知道自己怕什么,只觉得失去了非常重要的东西。

    那不是林桃带给他的感情,不是容貌带给他的征服欲,也不是他意气风发时的志得意满,而是一颗他得到,又失去的真心。

    那是世上最珍贵的东西,比金钱,权利都珍贵,一旦失去,就仿佛再找不回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