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9章 鹿角海棠(九)
    “好了,”温茶用手帕擦了擦眼角,“你难得来一趟,不说这些丧气话了。”

    她扭身吩咐阿翠将糕点撤下去,“妹妹既是不喜欢,不如同我一道去花园散散心?”

    花园?

    林桃回想着经过花园时,那些杂七杂八的野花,心里冷哼一声:“听闻花园一直是姐姐在打理,不知园中都有何种名贵花?”

    温茶不紧不慢道:“园中可没什么名贵花,都是些海棠芍药,胜在开的多,当不得妹妹品过的百花宴。”

    林桃眉头轻挑,又开始说教:“姐姐身为王妃,怎可去打理王府的花园,还种些上不得台面的花花草草,若是有懂花之人前来,见花园里杂草丛生,可不就丢了王府的面子。”

    温茶表示只要长得好看就行。

    林桃美目一翻,“姐姐行事为何如此鲁莽?”

    温茶:“……”种个花都不行,真是……

    林桃见她被自己逼得说不出话来,心中极为得意,美目流转间,目光不经意落在了桌上的某株植物上,柔夷一指:“那又是什么?”

    顺着她的手指看过去,温茶嘴角扬起来:“那是书玉托二表哥从西疆带回来的小东西,名为鹿角海棠。”

    鹿角海棠?

    林桃眉头一挑:“名字倒是好听,可这么一株杂草摆放在屋中,实在不成体统,同屋中陈设更是不配,姐姐还是丢出去的好。”

    附身在鹿角海棠上的顾亭云:“……”

    “这恐怕不行。”温茶将鹿角海棠的花盆移到自己身边,手指在花盆边轻轻点了点,笑道:“这是书玉送给我的,还托我细心打理,妹妹若是见不得,那以后便在前厅用茶吧。”

    林桃见温茶为了一株丑到爆的杂草跟自己对着干,心里顿时上了火气:“姐姐这是何意?我好心提点姐姐,姐姐不领情也就罢了,还这般与我疏离,莫非是姐姐心里还念着二表哥?”

    温茶:“……”还念着二表哥什么意思?

    林桃面上闪过一丝刻毒:“在别院时,二表哥时常来看姐姐,身为妹妹,我怕姐姐名誉受损,便帮姐姐同二表哥写了封信,提点二表哥少来府中,唯恐姐姐受委屈,现下姐姐收了二表哥的礼物,莫非心中还是放不下他?”

    “……”温茶:“妹妹何出此言?”

    林桃见她一脸坦然,心里暗恨:“当初夫人想将姐姐许给二表哥,姐姐这端又收了礼物,不是放不下又是什么?”

    温茶:“妹妹误会了,这是二表哥送给书玉的,书玉转手赠与我,同表哥无干。”

    林桃面色一变,心里还有些不甘心:“姐姐这般想最好,不过女戒和三从四德还是要休习好才行。”

    这话一出,温茶再怎么淡定,也是不悦了:“我与表哥从未生出男女之情,而今我也嫁给了王爷,此事妹妹最清楚不过了。”

    “你……”

    “我儿时日子过得不好,时常受二表哥照拂,心里感激不已,一直想同他道声谢,只可惜后来二表哥再也不到府上来,原以为他事物繁忙,找不得空,没想到竟是妹妹修书阻隔,妹妹这般替我着想,我还有什么念想?”

    林桃见她面色不渝,深知自己说错了话,不过见她隐忍痛苦的模样,还是忍不住得意:“姐姐这是生我的气了?”

    温茶没说话,一双幽深的猫瞳落在林桃身上,里面有难言的晦涩。

    林桃被她看的心虚,瞥头扫过被她护在身边的鹿角海棠,心中冷嗤:“我说的都是真言,姐姐若听不进去,日后我少来便是。”

    温茶收回目光,淡淡道:“今儿晚饭便不留你了,回吧。”

    林桃不可置信的看着她:“你说什么?”

    “你可以回去了,”温茶面不改色的说:“王爷何时娶你,你再来府上,我这里当不得你的林府。”

    “你!”林桃何时受过这样的气,腾地站起来,眼睛都气红了,“林茶,你以为你是谁?不过是个不得宠的下堂妃,我来看你,是给你面子,你不知好歹还想敢给我甩脸子!”

    温茶面无颜色道:“不敢领三小姐的情。”

    “你!”林桃气的跺脚,口不择言道:“你合该不能嫁给喜欢的人,你以为我愿意来吗?!如果不是为了王爷的行踪,我这辈子都不会来看你一眼!”

    她一把抢过温茶手边的鹿角海棠,转头就往地上砸,“你不是喜欢二表哥吗?我今儿就毁了他送你的东西!”

    温茶反手想把鹿角海棠抢过来时,林桃已经将陶瓷花盆狠狠地摔在了地上,“砰”的一声,盆碎沙土四泄,那株胖胖的鹿角海棠惨兮兮的躺在泥土里,动弹不得,分外可怜。

    顾亭云瞪着眼睛看向满目狰狞,眼睛赤红的林桃,难以想象这是曾经偷偷跟他逛灯会的善良少女。

    现在的她就像是个趾高气扬的疯子,不仅想毁了他的容身之所,还想把他附身的鹿角海棠踩个稀巴烂。

    “没有了念想,我看你怎么办?!”林桃抬脚朝着鹿角海棠踩下去,嘴角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

    顾亭云看的心肝都疼了,无法想象鹿角海棠死了之后,自己会怎么样。

    林桃给他的打击已经让他彻底蒙了。

    在林桃踩下去的瞬间,温茶回过神来,一把将她推开,反手将鹿角海棠捡到了自己怀里,一直带着笑容的脸上出现了难言的愤怒,“你给我滚出去!”

    林桃被她推到门边上,被撞的清醒过来时,看到的就是温茶不怕脏抱着那株植物的样子,她冷笑出声:“你心心念念的果真是二表哥。”

    温茶暗地里翻个白眼:“看在你是我妹妹的份儿上,今日之事就此揭过,你要是再纠缠,我马上就让侍卫请你出去。”

    林桃哪里想到她会这么硬气,心里又恨又怨:“林茶,我愿意同你说体己话是给你脸,你别给脸不要脸!”

    “那可真是谢谢你了。”温茶冷眼盯着她:“不过,相较于我,该习女戒的应该是你,我现在是晋王妃,身份尊贵,而你只是个上不得台面庶女,你想对我指手画脚,是不是没认清自己的身份?”

    林桃面色剧变,就跟被人扒了层皮一样愤怒:“你说什么?你给我再说一遍?!”

    温茶继续道:“晋王救了你是你的运气,我大度让你进王府也是我对你的体贴,如果你还不知好歹,在此颐指气使,我不介意叫人看看你被扒了皮的样子。”

    “你!”

    “滚!”温茶连看都懒得看她一眼,转过身吩咐阿翠:“马上去找花盆、水和沙壤土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