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56章 鹿角海棠(六)
    温茶并不知道自己被人观察了,即便知道,也不会有什么动容。她翻着手里的书,一看就看到了正午。

    阿翠敲门过来叫她用饭时,她才迅速看完最后一页,把书往桌上一放,便走了出去。

    听见关门声,顾亭云垂眼去看书的封面,看到“书生和他的小狐仙”几个字时,对温茶又是几个吐槽。

    草包什么的,也就只能看这种毫无营养的书了。

    他想着林桃平日里看四书五经时,气质若兰的模样,再看看温茶毫无规矩的样子,鼻子里冷哼一声,根本不能比。

    温茶吃过午饭,在花园里消消食回到屋里,准备睡一个时辰的午觉。

    阿翠替她关好门窗时,温茶提醒她将窗子微掩,阿翠不解,温茶解释道:“它不能被暴晒。”

    阿翠瞥了一眼桌上的鹿角海棠,心里有了数,又上前扶好窗户后,才静静地退了下去。

    温茶拉下床帐,躺在床上闭上了眼睛。

    顾亭云在一边哼了几声,表示自己不会领温茶的情。

    她根本不是对他好,而是着急这株破草而已。

    他盯着温茶所在的地方看了几眼,见她睡得正香,复又沮丧的趴在鹿角海棠上叹气,他现在身不由己,不仅不能行驶作为王爷的权利,还要在自己最讨厌的女人手下谋生,这简直是对他毕生的侮辱。

    他敢打赌,他现在如果回到原身过来看林茶,她绝对不敢这样忽视他,还会把他当神仙一样供着。

    他想了很多事,最想的就摆脱目前尴尬的处境,可他怎么努力也离开不了鹿角海棠,拼命挣脱的下场,竟然还伴随着灵魂被撕裂的痛楚。

    顾亭云咬牙切齿的盯着温茶,没过一会儿便累的睡了过去。

    日子过得很快,温茶一连数日都在屋子里看书,看完“书生和他的小狐仙”之后,阿翠又买回了“霸道少爷和他的奴婢”、“贵公子和他的公主”等一系列书籍。

    温茶除了在软榻上躺着看,心血来潮还会把书摊在桌子上一本正经的看,每当有人推门进来时,都觉得温茶像个饱读诗书的大家闺秀,只有顾亭云知道,这就是个一无是处,空有其表的装货。

    别说饱读诗书了,就连基本的女戒都不知道是什么。

    可恨的是,他无聊时还会跟她一起看,每看到那些恶俗香艳的描写还会忍不住脸红,可她却能面不改色继续往下看,如斯厚脸皮,简直无人能及。

    彼时,他也只能在心里给她加一个“没脸没皮”的标签。

    温茶把存着的书都看完时,春末已过,已经转入盛夏了。

    阿翠替她将屋里的衣服都换成了夏装。

    这日,温茶换好衣服后,漫不经心的提了一句:“王爷近日有消息么?”

    阿翠愣了一下,摇摇头:“周总管说王爷一时半会恐怕回不来。”

    “是吗?”温茶笑了笑:“再过几日就是三妹的及笄礼,王爷若不准时回来,三妹恐怕会伤心。”

    话音未落,桌上的鹿角海棠轻轻晃了晃,这些日子过得浑浑噩噩,他怎么连林桃的及笄礼都差点忘了?

    阿翠眉头紧皱:“王妃提她做什么,她只会欺负您,您却总替她说话。”

    “好歹是妹妹。”温茶不紧不慢道:“她与王爷也是两情相悦,若不是我成了晋王妃,她马上就要嫁进来的。”

    嫁进来……

    顾亭云心里微恙,这个林茶居然知道他和林桃有情……怎么可能?他和林桃明明是暗生情愫……除了他们二人,根本无人得知……

    阿翠语气不善道:“她就是嫁进来也是个侧妃,怎么能跟王妃比,王妃您可是陛下赐婚的。”

    “赐婚又如何?”温茶摇摇头,“赐婚也不过如此。”

    阿翠心下一暗,忍不住又想推她一把:“王爷就算心里有三小姐,只要王妃用心,王爷一定会看到您的。”

    “不,你不懂,”温茶看着满目期待的阿翠轻叹一声:“王爷为了三妹连性命都能豁出去,我如何比的?”

    是了。

    阿翠心中一凛,王爷为救三小姐身受重伤,躺在床上半月才好的情义,如何能抵得过?

    她心里动摇了一瞬,又坚定起来,前路虽险,可放任王妃这样消极,却是自甘堕落。

    她绝对不能让王妃陷入困境。

    她语重心长道:“王爷心中没有您,是没看到您的好,您善良漂亮,等王爷看到您时,一定会宠爱您的。”

    “阿翠。”温茶声音淡淡的叫了她一声:“我说过,这样的事,不用你上心,你可是忘了?”

    阿翠心里一慌,“奴婢,奴婢就是替王妃不平。”

    “下次注意了,”温茶拍拍她的手背,“你是我从母亲那儿带来的,同我一荣俱荣,嘴巴上没个把,若是大意被他人听见了,如何是好?”

    她语气平静,丝毫没有动怒,可话中的冷意却让人不寒而栗,阿翠吓得当场跪倒在地,“是奴婢逾越了,请王妃恕罪。”

    “起来吧。”温茶没有为难她,“此事是我说的最后一次,不要在背后里说三妹的不是,也不要替我抱不平,这是我的命。”

    阿翠没站起来,反而掉下眼泪来:“王妃,我就是不明白……”

    温茶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面不改色道:“既然知道叫我王妃,那更应清楚我身为王妃的本分。”

    王妃的本分是什么?

    不争宠,不使坏,当个表面精美毫无实权的花瓶而已。

    虽然温茶提醒过她一次,可这一次,阿翠还是听的眼泪汪汪。

    “这不该是您的命运,奴婢不愿意……”

    温茶将她扶起来,微微一笑:“那你说我的命运是什么?”

    “是……”

    “是成为真正的王妃么?”

    阿翠低下头,喏喏道:“本来就是。”

    温茶笑着摇摇头,眼睛里划过浅浅的晦涩,“以后这些事,休要再提。”

    “王妃……”

    “下去吧,”温茶挥挥手,“我乏了。”

    阿翠怯怯偏头,看了他一眼,发现她没有真的动怒后,悄悄松了口气,转身离开。

    温茶没有出去用早膳,转身坐在床榻上瞌上了眼眸。

    桌子上的顾亭云静静地盯着她看,想要在她脸上找到一丝不甘或者愤恨,可他失望了,她的脸上除了平静,一无所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