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45章 现实世界(四一)
    上个月,陈家有业务,陈霜去了国外,温茶就跟他断了联系,不过每个星期去看小短腿的承诺还是没变。

    沉默片刻,陈霜率先开口说话:“我回来了,刚下飞机。”

    温茶犹豫了一下,问:“事情进行的还顺利吗?”

    “嗯。”

    温茶知道,嗯就是还不错的意思。

    她笑了笑:“那我明天来看海绵?”

    陈霜安静了一瞬,说:“今晚能请你吃饭吗?”

    温茶有点没反应过来,他继续说:“我想见你。”

    温茶:“……”

    “可以吗?”

    温茶当机片刻,回过神来,歉意道:“我已经……做好饭了。”

    陈霜似乎也察觉到时间不便,静默了一会儿,说:“我过来吃饭?”

    温茶:“……”

    “可以么?”

    “好。”

    挂掉电话,温茶转身去厨房给人下了碗面条,又卧了俩荷包蛋,端出来时,门铃正好响了。

    她擦擦手拉开门,陈霜穿了一身考究高定,修身玉立的站在门口,听见脚步声,狭长的眼眸静静地朝她望过来,锁定她时,面上露出了一丝淡的几乎察觉不了的晦暗。

    一个月没见面,他周身的气质更凛冽了,眼眸深邃的看不到底,面容也比之前沉静,就像是经过了一次洗礼一样,把过往浮于表面的生冷藏了起来,不过却更让人不敢直视。

    “进来吧。”温茶移开身,等他走进来后,轻轻的关上门,条件反射的问:“饿了吗?”

    “嗯。”陈霜褪下外套,露出洁净的白衬衣,十分冷感,他走到沙发上坐下来,目光又落在了她身上,温茶把面条推到他面前,“洗个手,就可以吃饭了。”

    “好。”他站起身去了洗手间,出来时,温茶把准备好的小菜摆到了桌子上,对他招招手,“我已经吃过了,你趁热吃。”

    陈霜没说话,拿过筷子,慢条斯理的把面条吃完,不等温茶说话,开始收拾碗筷。

    温茶哪敢让他动手,赶紧跑到跟前,把活抢下来,“你坐着,你坐着,我来。”

    陈霜顿了一下,没跟她争,立在厨房门口看她洗碗,目光深邃,格外灼目。

    温茶收拾好后,回过身,有点被他吓到了,“你可以坐在沙发上看电视,或者看书都行。”

    陈霜似乎没听清楚她在说什么,淡淡道:“一会儿下去散步消食?”

    温茶手指动了动,想拒绝,不过看到他幽深的眼睛,一个字也说不出口,只得默认。

    穿了件外套,温茶就跟着他往外走,彼时天色昏黄,楼下林荫路上清新馥郁,春天的气息透过满树繁花,铺天盖地而来。

    两人安静的沿着小路不快不慢的走着,气氛从无言尴尬里透出一分怡然。

    温茶心里怪怪的,但又不能拒绝他的要求,只能硬着头皮,带着他绕圈,饶了一会儿,她按捺不住,故作轻松的问:“陈先生最近还要出国吗?”

    “不,”陈霜摇摇头,“短时间,我都会在国内。”

    “哦,”温茶微微一笑:“陈先生在外面应该很辛苦。”

    陈霜的眉目里划过一丝难以形容的晦涩,“不辛苦。”

    “能知道陈先生都去了什么地方吗?”

    陈霜:“以后有机会,我可以带你去。”

    温茶默了一下,扯

    开话题:“地方很远吗?”

    “不远。”陈霜思索了片刻,说:“景致很好,你一定会喜欢。”

    温茶点点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重新绕回楼下的时候,温茶有点心烦气躁。

    “陈先生,”她停下脚步,回头看向他:“你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该回去休息了。”

    她的口吻很平淡,没有多余的亲热,也没有陌生的冰冷,仅仅是作为朋友基本的关心。

    陈霜的眉头蹙了一瞬,居高临下的盯住她:“你讨厌我?”

    温茶被这句话问住了,赶紧摇摇头:“没有没有,就是觉得时间太晚了,你应该休息了……”

    “没事,”陈霜低沉的声音里带了些喑哑,“我有礼物送给你。”

    礼物?温茶有些惊讶,陈霜转身拉开车门,从车座上取出了一个十分古朴的檀香木盒,轻轻的递给她,“拿着。”

    木盒一看就价值不菲,温茶急忙罢罢手,表示礼物太贵重了不能收。

    陈霜抓过她的手,把盒子放到了她的手心里,沉声道:“这本就是属于你的东西,拿好了。”

    温茶有些没搞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回去吧。”他缓缓放开她的手,轻声说:“回去再看。”

    温茶回过神来,还想拒绝,陈霜已经拉开车门坐了进去:“明天晚上,请你吃饭。”

    温茶拿着木盒的手有点发烫,眼看着车子驶离,也没说出个一二三来。

    夜风吹拂,她站在原地,望着他消失的地方,失了神采。

    任凭她再怎么装死,也意识到陈霜对她的态度有古怪。

    单凭一个小短腿,一个可以随时能中断的协议就对她这么好,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哪个雇主会探班,送饭,还请客,带礼物,一起过年的?他又不是傻……

    而且陈霜还是站在金字塔顶端的男人,这种感觉就就更古怪了。

    除了演戏,温茶一直都是个十分安于现状的人。

    陈霜可以说是她意料之外的编外人员,她没把他规划进自己的人生,自然也不会对他生出什么绮念,可现在,陈霜对她越来越亲密,亲密到有些控制不住的地步,她忽然就生了退意。

    他出差回来第一件事不是回家,而是找她,找她蹭饭也就罢了,还屈尊降贵的想洗碗,想散步,最后还特别准备了礼物,这些早已经超出了他们定好的关系。

    之前她不去想,是她想得过且过,觉得陈霜发现她无趣之后,就会中断协议,各走各路,但现在,她已经被影响到了。

    陈霜的目光,让她如芒在背,陈霜的动作,让她无法拒绝,就连他的要求,她都听之任之,这已经超出她的设想了。

    这让她想逃离,甚至想单方面终止合作。

    但实际上她什么也做不了,她喜欢演戏,想过自由的生活,这些在某种程度上很难做到,陈霜可以说是她最忌惮的人之一。

    她接受他的帮助,同样也忌惮关系破灭后,他的怒火。

    接连几次下来,她受到帮助的同时,心里负担也不断加剧,她不敢想继续下去,自己和陈霜究竟会怎样。

    如果陈霜跟她告白了,她还能果决断了他的念想,可是他没有,他比谁都沉默,一直秉承着温水煮青蛙的策略攻略她。

    前期不过度,她还能忽视,可自从一起过完年之后,她就有点受不了了,他的目光越来越灼热,态度也有了质的变化,这种变化对他来说很正常,于她而言却极度不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