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39章 绝世娘炮(三九)
    钟若尝到了从未有过的挫败,有温茶这么一个强硬的对手在,她不止没有证明自己,连上台的机会都没有,败局已定。

    她心里再怎么不甘心,也不得不承认,仅凭自己的记忆力就想要打造游戏帝国,无异于痴人说梦。

    没过多久,她就打消了念头,老老实实的等待大学毕业。

    钟家照样不支持她,甚至还用前途来威胁她,为了秦跃她没有屈服。

    每个穿越女的心里都有一个改变世界的梦,如果这个梦破碎了,那么她想要的仅仅是爱情。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爱不爱秦跃,也许秦跃只是她前世对爱情的执念,但这个执念却代表了曾经,她曾经的审美,和她的爱情观。

    大学毕业之后,钟若就离开了帝都,她带着秦跃去了很远的地方,找了一份工作,结婚生子,过上了和其他人一样,朝九晚五的生活。

    钟家后来找过她,她重回帝都,进了家族企业,接手了个闲职,和秦跃的日子过得还不错。

    如果不是耳边时不时有人提起温茶的名字,那些和温茶争锋相对的日子快要恍如隔世。

    只是,现在的她,还是和穿越前的她没有区别,温茶却已经走上了一个,她望而生畏的位置。

    游戏界顶级设计师,世界级封神策划,这些都是温茶的名牌。

    还在大学的时候,《江湖》就已经出品,仅仅两个月,就成为了热门大ip,游戏玩家达到上千万,不仅把温茶推向了设计者巅峰之位,就连合作的eys工作室以及委员会都刷新了所有人的认知,成了业内就业岗位趋之若鹜的存在。

    没多久,温茶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连续开发了数个引人入胜的游戏,奠定了在游戏界的位置,同时也正式步入了国际化,天朝游戏在温茶的带领下俨然成为了国际新潮流,无数外国玩家也跌进坑里,让无数天朝人心生骄傲。

    一个将游戏策划到这个地步的人,竟然是她的同学,钟若想起来都觉得不可思议。

    曾经她还觉得温茶名不副实,然而仅仅才三年,温茶就已经让她心悦诚服。

    她更加意识到,玩游戏和开发游戏的确不是同一件事。

    她应该在适当的位置,做适合自己的事。

    而温茶,却是她旅程中,一个无法企及的存在。

    别说嫉妒,连怨恨都成了过眼云烟。

    后来她听说温茶要结婚了。

    娶得是当初那个被她嫌弃到死的白止。

    他没有秦跃硬朗,也没有其他男生柔软,他是个惹人厌烦,还会炸毛的小辣椒,生性刻薄,却被温茶收拾的服服帖帖。

    钟若还记得他对自己纠缠时候的表情,或许是愤怒,或者是怨怼,却唯独没有爱,没有面对温茶时的甜蜜。

    她后来想想,如果当时他对自己温柔些,说不定她会动心的,只可惜,她没有耐力,他也不够有心,终究是不合适。

    温茶结婚那天,她收到了请帖,她本来是不想去的,秦跃却想要过去看看,这些年秦跃一直不离不弃的陪在她身边,他也成长了,面上平和,眉眼带着几分幸福,很淡然。

    钟若想了想,最终还是去了。

    她在婚礼上看到了身穿红色新郎装的白止,他唇红齿白,面冠如玉,眼睛明亮羞涩,哪还有曾经的卑微,温茶骑着白马经过时,把他抱上了马,他笑眯眯的倚进温茶怀里,两人不紧不慢,如同神仙眷侣般,从洒满花瓣的青石路上经过,跟着的声乐队接连奏起喜庆乐章,亲朋好友簇拥在后欢声笑语,天空高远,岁月悠然,那是所有人都羡慕的婚礼。

    她听见有人在耳边议论,“白止也真是幸运,碰上了楚茶这么好的人,有才有貌,性子温和,换做是我,做梦都要笑醒。”

    “白止上辈子一定拯救了银河系,”有人附和着说:“以前和学校里叫什么若的传了那么久绯闻,要我是楚茶,绝对不要他,可楚茶一点不在乎,真特么羡慕他!”

    “就是啊,楚茶年纪轻轻就已经是顶级钻石王老五了,他捡了这么大漏,心里一定开心死了!”

    “希望他对楚茶好吧,如果他不对楚茶好,以后其他人可不给他机会了!”

    “楚茶简直就是我梦中情人啊,白止要不珍惜,我马上抢过来!”

    “喂!”有人替白止抱不平,“他没你们说的那么差好吗?他也是国际上知名的绘画家好吗?拿过大奖的,哪里配不上楚茶了?”

    “说的也是,白止幸运归幸运,优秀也是毋庸置疑的,还是祝福两只吧!”

    “同祝福!”

    “祝福+1!”

    众说纷纭间,钟若露出了一个微笑,拉着秦跃的手慢慢的往外走。

    秦跃停下脚步轻轻的叫了她一声:“你,有没有后悔?”

    钟若没听清,“什么?”

    秦跃微微一笑,说:“你有没有后悔选择我?”

    “没有。”钟若虽然诧异这个问题,但她想也没想的回答:“从来没有。”

    秦跃脸上的笑容慢慢加深,“我以为,你后悔过。”

    “不会,”钟若笑着握紧了他的手,“这是我最不后悔的选择。”

    秦跃松了口气,伸手抱住她,轻叹了一声:“谢谢你。”

    钟若没说话,回身抱住了他,嘴角露出一个安然的笑容。

    不管他心里怎么想,时间会证明一切。

    拜完堂之后,温茶带着白止回到了别墅。

    这些年为了工作室,她操碎了心,可不管如何,白止一直陪在她身边,等事业有成之后,第一件事,就是结婚。

    不管是原主爸妈还是白止父母,都恨不得马上抱孙子,白止虽然没说什么,不过眼睛里的渴望一日比一日重,温茶不得不将事情提上议程。

    婚姻不一定是爱情的坟墓,可一定是爱情的保护伞,温茶不介意给他安定的生活。

    等送走所有宾客,房间里只剩下两个人,温茶脱掉外衣,对浑身僵硬的白止笑了笑:“先去洗澡吧。”

    白止身为男生,显然比她青涩的多,听到她说话,身体颤了颤,而后点点头,乖乖的往浴室走,走到一半,他忽然折回来,红着脸说:“我,我们还没喝合卺酒。”

    温茶一脸茫然:“……”

    白止对了对手指,小声说:“我去倒……”

    “……”温茶:“……好。”

    白止下楼倒了两杯红酒上来,面带绯红的跟温茶交杯之后,整个人都烫了,他有些不敢看温茶,急急忙忙的往浴室跑:“我……我去洗漱……”

    温茶:“……”

    等白止出来,温茶已经在另一个房间洗漱完毕,她躺在床上对白止招了招手,“过来。”

    白止耳尖发红,满脸羞涩的走近她,温茶抬起手,把他拉进了怀里,偏头亲了一口他的鼻子,压低声音问:“你在害羞什么?平时怎么没见你这么害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