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20章 绝世娘炮(二十)
    温茶回眸,看到了气喘吁吁的白止。

    她有些诧异:“有事吗?”

    白止走近她,精致消瘦的面上划过一抹不悦的锐意,“没事,就不能找你吗?”

    温茶眉头一动:“时间不早了,你应该回去休息了。”

    “我有话要跟你说。”白止走到她面前,薄薄的唇角,宛若清晨的花瓣一样娇美,“现在就要说。”

    温茶犹豫片刻,点点头:“你说。”

    白止盯着她的脸,沉默了一会儿,似乎在思考要说的话,可斟酌片刻后,他的眉头就拧了起来。

    他追上来时,脑袋里一片空白,总觉得自己有什么话,必须当面说,可是看到人后,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温茶静静地等了一会儿,见他不说话,冷的有点哆嗦,“如果不是什么要紧事,明天说也可以。”

    “不行!”白止一把抓住他的手,“我现在就要说!”

    温茶:“……好好好,你说。”

    白止看着她那只被自己抓着的,削葱根般修长的手,就跟被烫着了一般,快速丢开,撇过头不看她,冷冷道:“我在宴会上看到有人跟你告白,你喜欢他吗?”

    温茶眨眨眼:“跟你有关?”

    白止眉头紧皱,恶狠狠道:“我先问你的!”

    温茶:“这是我的私事,我有权拒绝你的提问。”

    白止回头瞪住她,昂着脑袋跟她对视::“如果我偏要知道呢?”

    温茶嘴角微动:“我只能说,他很可爱。”

    白止眼睛一冷:“那就是喜欢了?”

    温茶:“如果你认为是喜欢,那就是喜欢吧。”

    “不行!”白止声音有些尖锐起来:“你不能喜欢他!”

    温茶的眼睛眯起来:“为什么?”

    “因为我,我……”迎着她冷淡的目光,白止就跟被人掐住了喉咙,没说出下半句话。

    温茶居高临下的盯着他的脸,没有追究他欲言又止的原因,只说:“没问题的话,我先进去了。”

    “我有,”白止抓着她的手,不放开,“我有很多问题,你先别进去。”

    温茶头疼的不行:“你可以一次性说清楚,或者找个时间慢慢说。”

    “我就要今晚说,”他扬起那张漂亮的脸,圆润的眼眸牢牢的盯住温茶,“以后你会找个那样的正君吗?”

    “以后的事,谁也说不准,他如果合适,我会找他。”

    “不准你找他!”白止缓和了一瞬的脾气,瞬间又爆炸开来:“不准你找,你也休想跟他谈恋爱!”

    温茶:“……你到底想说什么?”

    白止:“我也不知道自己想说什么,反正你不准和他在一起,你也不准跟其他任何人在一起!”

    温茶:“说完了?”

    “没有。”

    温茶深吸一口气:“那你快说吧,说完了,我回去睡觉。”

    白止摸了一下她的指尖,感觉到一片柔和的温暖后,脸有些莫名发热,他脑袋里乱糟糟的,胡言乱语道:“我,我以后能跟你一起吃饭吗?”

    “抱歉,”温茶毫不犹豫的抽出自己的手指,“我没时间陪你。”

    白止面色一变,恶声恶气道:“是我跟你一起吃饭,我配合你,你有什么不满?”

    温茶眨眨眼睛:“我怕折煞了你,你去找钟若吧,你不是喜欢她吗?你应该会配合的更好。”

    她的语气很淡,带着隐隐的试探。

    他没发现,跟瘪了的气球一样蔫了,“我,我已经不喜欢她了……”

    温茶眼眸转了转:“你不喜欢谁了?”

    “钟若,”白止低低的说:“我不喜欢她了,以后也不喜欢,我再不会去找她了。”

    “哦,”温茶故作惊讶道:“以前都可以为她去死,现在怎么就不喜欢了?”

    白止低着脑袋没说话,片刻之后才抬起眼睛,直直的看向温茶,“你不要明知故问。”钟若对他做的那些破事,别人不清楚,她是最清楚的不是吗?

    温茶挑眉:“我哪里明知故问了?这是你和她的事,跟我无关。”

    白止咬了咬牙,恨恨道:“反正你只要知道,我跟她没关系就行了。”

    “嗯,还有呢?”

    “明天下午可以跟你一起回家吗?”

    “为什么?”

    “上次在你家门口看到你弟弟了,我给他买了个礼物,想送给他。”

    “不用了,”温茶微微一笑:“他的礼物不少,不用你破费。”

    “我已经买了。”白止没好气的说:“你不带我回去,我自己去。”

    “别,”温茶似笑非笑的看着他娇蛮的眉眼,眼睛里一片幽冷:“上次过后,他对你有点阴影,以后还是少见面吧。”

    白止的手指一颤:“你说什么?”

    温茶没回答他的话,面不改色道:“上次帮助你只是偶然,不管受欺负的是你,还是是任何一个人,我都不会放任不管,你不用为了报恩,刻意讨好我,我有自己生活方式,你也有,做自己不喜欢的事应该很难受,我也疲于应付你的虚情假意,到此为止吧,白止。”

    她第一次叫出了他的名字,声音很淡,没有一丝感情,比冬夜的雪,还要冷。

    白止的面色瞬间一暗,他的眼睛莫名红了,声音也沙哑着:“你什么意思?你嫌弃我是吗?还是说你在记恨我?你恨我以前对你的态度?”

    “你想多了,我没那么小气。”

    “那是为什么?!”白止揪着她不放,厉声质问着:“你觉得我喜欢过钟若,不干净了是不是?”

    “没有,”温茶扫了一眼他红红的眼睛,脑袋发疼,“你喜欢谁,是你的事,我没有意见。”

    “为什么没有?!”白止气的浑身发抖,举起拳头就去砸温茶:“为什么没有意见,为什么?!”

    温茶抓着他的手腕,想把他推开,他红着眼睛扑上来,一把抱住了温茶的脖子,眼泪一颗一颗落在了温茶的颈窝。

    “你凭什么不喜欢我?凭什么……”

    “我已经不喜欢钟若了,我也愿意给你弟弟道歉,你凭什么认为我是虚情假意?凭为什么还要让我走?”

    温茶:“……”这什么鬼发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