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5章 绝世娘炮(十五)
    温茶虽然料到白止会有行动,却没想到他会绑架秦跃。

    不过想想也正常,按照白止的脑回路,绑架秦跃,把他杀了,或者是毁了,钟若就是他的了。

    这种想法虽然危险,不过介于白止是白家小少爷的身份,实行起来还是很容易的。

    最重要的是,白止没有留下什么把柄,就算他和秦跃有旧怨,只要没有实质性证据,一切都算不到他头上。

    温茶对他疯魔的行为,没有任何看法,甚至还觉得很正常,恶毒配角不都是这么做的吗?

    不过白止身上没有主角光环,他再怎么蹦哒,钟若也很快找到了秦跃的容身之所。

    是在郊外的一间仓库里,白止给秦跃找了几个人高马大的女人,决定让秦跃好好享受一番。

    可秦跃是什么人,他是另一位主角,怎么可能让其他女人近身,本着贞洁烈男的做法,他又是咬舌自尽,又是撞墙自杀,搞得浑身是血,就算是花钱请来的女人,也对他无法下口。

    等钟若找到时,还以为秦跃已经被欺辱了,气的目眦欲裂,不仅把那几个女人打残了,更发誓要让白止血债血偿。

    血仇就此结下,紧接着钟若开始筹划对白止的报复,终于在一个临近黄昏的下午,白止回家时,被人拖到了学校后面的荒凉小巷,几个身强力壮,面目丑陋的女人,对着他露出了不怀好意的笑。

    知道秦跃没有被侮辱后,钟若松了口气,可还是不能放过白止,决定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她要让白止感受和秦跃一样的绝望。

    但白止是白家嫡子,她当然不敢真的让白止失节,只得请人来吓唬他,但是她没想过,这些人,会不会真的听她的话。

    当然,听不听她的话,其实不重要,钟若只想看到白止落魄的下场。

    “你们要干什么?!”被拖进小巷后,白止冷眼看着对他心怀不轨的几个女人,心里爬上了一层阴霾,“钟若让你们来的?”

    “谁让我们来的不重要,”为首的刀疤脸女人邪佞一笑:“今天你就是我们姐几个的盘中餐。”

    女人伸手解开了自己的衣扣,弯下腰就要去摸白止温凉如玉的脸,“听说你是个世家子弟,还未经人事,你放心,我会对你很温柔的。”

    白止一下打开她的手,面上的愠怒不加掩饰:“滚!”

    女人也不生气,眼里的佞色更浓,“你这种放的开的小辣椒我最喜欢了,打的越狠,到时候叫的就越欢。”

    白止是什么人?

    他虽然是个小少爷,但自小受尽家族溺爱,何时受过这么大屈辱?

    他站起身,抬手就朝女人打去,“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肖想本少爷,识相的最好马上给我滚!否则我白家绝对不会放过你们!”

    “白家?”刀疤脸女人听到后,露出一个阴冷的笑容,“你说你是白家小少爷,你有什么证据?”

    白止以为威胁有用,立刻道:“只要你放我回去,我就是证据。”

    “天真,”女人啧啧两声,“你说你是白家少爷,却拿不出实际证据,你说我能放过你吗?”

    她走近白止,一手去扯白止的衣服,彼时正值冬天,天色很冷,白止穿的厚,她一把就扯下了白止的外套,露出他白皙孱弱的脖子,他现在瘦的厉害,脖子也细细的,泛着一层楚楚动人的味道,女

    人忍不住咽了咽口水,“果真是个绝色。”

    白止被她眼睛里的邪光看的浑身发抖,“你想干什么?!”

    “你说我想干什么?”女人丑陋的脸凑近白止嗅了嗅:“真香!”

    “贱人!”白止一巴掌扇在她脸上,“你给我滚远点,你要是敢动我一根手指头,我就要你的命!”

    他说的很认真,眼里的光芒也让人毛骨悚然。

    可是这些人却不怕的,她们本就是穷凶极恶之徒,否则也不会被钟若找到,现下有个从未见过的漂亮男人,比什么都让她们垂涎欲滴。

    “要是能死在男人身上,也不枉活一回。”

    她讥讽的看着缩在角落里的白止,“你要真是白家少爷,我成了你的第一个女人,你难道不应该嫁给我?”

    “你做梦!”白止咬着牙齿,眼睛里只有决然的愤恨,这些人是钟若找来的,钟若不敢真的动他,她们也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

    他的眼睛里划过一丝讥讽,“我再说一次,赶紧给我滚!”

    “你的小嘴还真是欠,”女人,把身下的衣物褪下,半点也不怕冷的走向白止,“不过,等你尝试了什么叫做男欢女爱,就不会说出这么扫兴的话了。”

    她擒住白止的双手,一把撕开他的衣服,露出光洁美丽宛若雕塑的身体,“可真美啊……”

    她叹息一声,泛着恶臭的嘴唇就要落在白止的肌肤上,白止吓得大叫一声,反手就去打她的脸,“滚!你这个恶心的东西,给我滚开!”

    他没想到这些人是真的要侵犯他,可是现在她们真的要让他受尽凌辱。

    不可以,绝对不可以!

    “走开!”他抓向女人的脸,将她的脸抓烂后,扭身就往前跑,然而,这是一条毫无人烟的死胡同,他跑到尽头时,高高的围墙就是他的天堑。

    女人领着其余人,叫骂着追过来,眼睛里再也没了之前的兴味,只有浓郁的毒辣,她贪婪的盯着白止的身体,一把将白止推到了边上的墙壁上,冰冷的触感让白止哆嗦,可是心里的惧怕让他已经想不起那些。

    女人朝着他逼近,她边走边说:“抓我的人很少,你算是排的上号的,我不仅要碰你,还要你给我们几个姐妹生十几二十个孩子,我要把你培养成生孩子的机器,除了死,永远解脱不了。”

    白止已经不敢说话了,他只看到了女人们眼里的贪婪,她们说的都是真的,而钟若想害死他,也是真的。

    原来一切都是他异想天开。

    什么爱情,什么钟若,都是假的!

    他什么都不要了!他只想离开这里,他不要成为这些人的玩物!

    女人走到他面前,手指伸向他因恐惧而扭曲的脸,“我最喜欢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神情了,不过不要怕,你马上就会高兴起来的。”

    她的手指伸向了他的腰际,想要把他的裤子脱下来,白止发出一声痛苦的尖叫,一把推开女人,捡起地上的碎石就朝她打去,“滚开,不要碰我!滚!”

    可是没人听他的话,他叫的越凶,那些人就越兴奋,她们的目光像是刀子一样划过他的身体,每个人都想分一杯羹。

    白止绝望的闭上了眼睛,他知道自己注定是逃不过这一劫了。

    他脑海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一个念头,谁能来救救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