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4章 绝世娘炮(十四)
    “你怎么会在这儿?”

    沉默片刻,温茶静静地开了口。

    白止的眼睛划过她的装扮,没说话。

    温茶手指一动:“你如果是来找钟若的,她在那儿。”她伸手指了个位置。

    白止没有顺着她的手看过去,眼睫微垂,浓密的睫毛,在幽暗的空气里,倒影出蝶翅的弧度,脆弱又美丽。

    温茶盯着他尖的能锄地的下巴看了一眼,又说:“你最近过得开心吗?”

    白止的瞳孔里闪现出难言的尖锐,半晌才回了句:“关你什么事?”

    得了,温茶总算发现,这人对其他人都还不错,就是对她从来没个好脸。

    “嗯,不关我的事。”温茶淡淡道:“自己开心最重要,希望你早点明白这个道理。”

    “……”白止:“要你管。”

    温茶也不生他的气,不紧不慢道:“就是看你瘦了,很难看,才想提醒你。”

    难看……

    白止的脸色变了一瞬,复又死死的盯紧温茶,“你是我什么人?我是美是丑,也用不着你说。”

    好吧,温茶暗地里摊手,“我只是善意的提醒,毕竟男孩子胖点才可爱。”

    白止:“……”

    “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了。”

    温茶没有再多看他,“我先走了。”

    黑色的斗篷再次遮住了白止的眉眼,她没看见他的神色,却听到了不远处绕在钟若身边起哄的声音。

    秦跃在跳舞时不小心崴了一下脚,倒在了钟若怀里,恰巧音乐停下来,所有人都在叫“亲一个”。

    秦跃羞涩的将脑袋埋在钟若的肩头,没说话,只见钟若抬起他的下颌,将一个霸道而不失柔情的吻,印在了他的嘴角。

    秦跃满面红晕,双手却抱着钟若的腰,加深了那个吻。

    身高相仿的两个人,在五彩斑斓的灯光和同学的祝福声里,幸福甜蜜的宛若恋爱式教科书,令无数人艳羡。

    温茶侧目,看到了白止眼睛里的光亮,光芒一闪而逝的瞬间,明媚的触目惊心。

    等钟若放开秦跃时,他低下头,浑身阴郁的离开了,背影孤独又执拗。

    有那么刹那,温茶终于理解了他。

    缺爱的落单者,大概都很羡慕能终成眷属的情侣。

    有的人偷偷羡慕,不露声色,有的人大张旗鼓,却可以分清现实与梦幻,而有的人,既大张旗鼓,又不露声色,其实才最可悲。

    前者,有喜欢有崇拜,算不上爱,后者,却连喜欢都勉为其难。

    白止爱的是钟若吗?

    或者,他爱的是钟若爱着另一个人的样子,只是这个样子,他永远得不到,才会生出无尽奢望。

    温茶在原地站了片刻,最终朝着他的方向追了出去。

    他走在学校里的小路上,身影瘦弱,仿若一阵风就能刮倒,温茶想追过去和他说说话,他经过一个转角时,直接走进了男生宿舍。

    冬日的冰冷里,温茶耳朵里充斥着舞会的喧哗,还有风

    吹过树梢的寂寥,隐约间终于窥得她真正想要的因果。

    第二天一早,温茶刚醒,钟若正站在窗前跟秦跃打电话,两人似乎约好周末出去逛街,然后,她挂了电话出去接秦跃吃饭。

    揉着眼睛的张宁羡慕的看了一眼钟若的背影,咕囔了一句:“她之前有了秦跃,就不应该再给白止希望的……”

    温茶看了她一眼,张宁干巴巴一笑:“当初我就说过想追白止的啊,你们现在一个二个的跟他有牵扯,我夹在中间多难受?”

    温茶摇摇头:“我跟他没关系。”

    张宁明显不信:“没关系还在学校里闹得沸沸扬扬的?”

    温茶:“反正不是你看到的那样,你要是真的喜欢他,非他不可的话,你现在可以尝试着去追他。”

    张宁面色一变:“你是让我追白止?”

    “嗯。”

    “不行不行!”张宁连连摆手:“你可千万别再害我了,之前我想追他是真,但是现在,我哪敢惹他啊。”

    温茶:“怎么了?”

    张宁:“白止为了让钟若回心转意不仅绝食,还瘦成那样,就凭这样的决心,我就是追了他,也不会成功的。”

    温茶循循善诱:“万一成功了呢?”

    “不可能,”张宁摇摇头,“他那么喜欢钟若,为钟若做了那么多事,要是成功了,我还不安心呢,还不如找个实实在在能在一起的,至于白止什么的,还是留给真正适合他的人吧。”

    温茶:“……”说好的追人,怎么就中途变了心?

    发现温茶色变,张宁摆摆手:“你可别觉得我三心二意,我是识时务,知难而退。”

    温茶没说话,起床收拾好后,就去食堂吃饭。

    她是看出来了,白止哪里是喜欢钟若啊,他就是特么想谈恋爱,谈个那种把他捧手里天天揉搓的傻叉,本着小时候的情分,钟若是他最佳人选,可天知道钟若有了秦跃,最佳候选人破灭,他的第一个想法就是抢回来。

    抢不回来也要抢那种。

    现在已经抢不回来了,按照蛇精病的做法,他应该还有其他的法子。

    温茶想把张宁重新拉回去追白止,把白止的心思从钟若身上拉回来,可一时半会儿,显然不可能。

    张宁怂,白止却彪悍的像言情剧里的恶毒女配角,真是一言难尽。

    周末,温茶回家带着小弟去游乐园玩了一圈,回家时,看到同在游乐园门口互喂棉花糖的钟若和秦跃,两只甜蜜的腻在一起,大庭广众之下又搂又抱,生怕别人不知道他们是一对儿的。

    他们身后跟这个穿黑风衣的男生,他面色苍白,羸弱柴瘦,站在不远处,目光幽幽的盯着二人,手指在身侧快掐出血来。

    温茶认出了白止,但是没有上前说话,而是带着小弟悠哉悠哉的回家。

    半夜她接到了钟若的电话,说是秦跃失踪了,十有**是白纸干的,问她有没有白止的踪迹。

    温茶当然没有,说了不知道便挂了电话。

    第二天一早,温茶再次接到了钟若的电话,说秦跃是在下楼扔垃圾的时候被绑架走的,不知道绑去了哪儿,没有留下一点讯息,如果有白止的影迹一定要告诉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