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2章 绝世娘炮(十二)
    白止被她说的一愣一愣的,指着她的鼻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只有通红的眼眶显露出他心里的愤恨和难过。

    哪个男子被人这么说会不伤心,更何况,还是被指着鼻子教训。

    他沉默了片刻,终于回神,大叫着一把推开温茶,“你这个什么都不知道的烂人,凭什么这样说我?!”

    他声音嘶哑的干吼,像是被扒掉了引以为傲的外衣,赤果果的让人看了个真切。

    “你不喜欢我,有的是人喜欢我!你给我滚!”

    语气里的厌恶之情扑面而来,夹杂着难以言喻的迁怒,实在惨不忍睹。

    温茶被他推得后退一步,面不改色道:“我有说错吗?如果我是错的,你何必发这么大脾气。”

    “你给我住口!”白止根本不想听她讲一句话,他只觉得这个人比钟若对他还不好,钟若侮辱他,是因为她不喜欢他,她觉得厌烦,但是这个人……

    她却提到了他不敢面对的真实。

    她怎么敢这么大胆?!

    “我喜欢谁,怎样喜欢,有多不自爱,多不要脸,都跟你没关系!”他的瞳孔剧烈收缩着,心口起伏不定,就像是被惹怒的小兽,挣扎着想要从温茶身上咬下一块肉来,“我也不稀罕你的喜欢,你给我滚,以后我再也不想看到你!”

    温茶:“……你确定?”

    “滚!!!”

    看着他愤怒又悲哀的样子,温茶很想继续把话题进行下去,奈何他根本听不进去。

    他就像是个被蛊惑了的傀儡,满脑子都是钟若,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温茶漫不经心的啧啧两声:“本来还想给你提供几个追人的方法呢,看来你是不想要了。”

    白止盯着她一张一合的嘴,还沉浸在她之前几句话里,脑袋里嗡嗡的,根本没听清她在说什么,以为她又在羞辱自己,抬手就朝她的脸打去,“马上给我滚!”

    温茶面色一变,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手指用力一握,疼的白止倒吸凉气,“你干什么?!”

    “不要再惹怒我,这是最后一次了。”她甩开白止的手,最后的一抹耐心也消耗殆尽,“不会有以后了。”

    白止颤抖着嘴角没说话,可是眼里的愤恨一点也没消散,他嘴角甚至露出讥讽:“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相信你?”

    温茶挑眉:“还以为自己是万人迷呢?”

    白止鼻子里冷嗤:“我就是再怎么在钟若面前犯贱,也好比你在我面前献殷勤的好,你最好记住你今天的话,不要再来骚.扰我,否则,你就是个比我还不如的东西。”

    “嗯,”温茶居高临下的扫过他的眉目,“你喜欢钟若,追求她能使你快乐的话,那就别放弃吧,再见。”

    她收回视线,没再看他一眼,转身就走。

    白止站在原地怔怔的盯着她的背影,脑海里不断回响起她说过的话,什么“不自爱没自尊不配”就像是惊雷一样,把他炸了个四分五裂。

    什么时候,他白家小少爷轮到这种不入流的东西当面嘲笑了?

    他的手指在身侧握紧,心里更像是堵了一口气,上不去下不来,简直要把他憋死了。

    他的目光跟着温茶消失在校门口,等走过去时,却再也看不到人了。

    他孤零零的站在校门口,食盒也被他弄丢了,薄薄的衣服,根本遮不住骨子里的寒。

    他脑海里一遍遍的回响起温茶的几句话,整个人都快魔怔了。

    司机过来接人时,他又呆又傻,手脚都木了。

    自此,他回家大病了一场,等国庆之后,回校找温茶报仇时,才发现,自己除了她的名字和班级,对她一无所知。

    不过有班级就够了。

    她和钟若一个班,等她下课后,找人把她堵在角落里打一顿,还是很容易的。

    然而想象有多美好,现实就有多残酷。

    他去找人的时候,都觉得他是来找钟若的,班里人目露鄙夷的盯着他,没有半分怜香惜玉,甚至还有人赶他走,最后听他说出温茶的名字时,就更鄙夷了。

    “都和钟若搞成这样了,还好意思来找楚茶,这人要不要脸?”

    “当初楚茶为他那么多事,不见他有丝毫表示,现在楚茶终于放弃了,马上就来刷存在感了,真够心机的!”

    “他就应该跟钟若那种人在一起,什么锅配什么盖,至于校花,我们还是内部消化吧。”

    “同意楼上,下次心机婊再来,坚决不让他靠近,天天出来闹,真是受够了!”

    “虽然因为钟若那档子事而同情他,但是牵扯到楚茶什么的,还是让他走远点吧,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收回我廉价的同情心。”

    “根本配不上,有什么可牵扯的?”

    根本配不上,有什么可牵扯的?

    白止站在教室门口,整个人都要蒙了。

    什么叫做配不上,这些人,怎么敢?!

    他赤红着双眼,想要在教室里找到温茶,要让她当面道歉,然而结果让他失望了,温茶根本没出现。

    见他摇摇欲坠的模样,班里还是有几个女生心软了,解释道:“教授在c市有个项目,楚茶跟他一起过去负责研究,最近都不会回来,你就不要过来找了。”

    坐在前排的钟若倒是轻笑一声:“怎么,你终于发现她的好了?”

    白止目光幽深的盯着她,大病初愈后的身体瘦的惊心,他没说话,但周身的阴戾却让钟若一惊。

    钟若再细细看过去时,发现他低眉顺耳的,瞬间又觉得自己眼花,嘴里刺道:“可惜你来晚了,跟他们一起去的还有教授的儿子,他是项目的投资商,去年刚大学毕业,楚茶大一的时候,就非常喜欢她,一心想要和她结婚,这一次不管是为了项目研究还是什么,你都不可能有机会了。”

    “回去吧,”钟若观察着他看不出神色的脸,感叹一声:“不管是我还是楚茶,都不合适跟你在一起,去找个真正喜欢自己的人,才是最好的。”

    白止愣愣的盯着钟若没说话,原本还有婴儿肥的脸,泛着一股难以形容的瘦弱,比之前更加惹人怜爱了,不少女生偷偷看他,暗地里却是捶胸顿足,这白止如果喜欢的不是钟若,她们早就扑上去了好吗?

    “我不喜欢她,”静默良久,白止一字一顿的对钟若说:“我来找她也是因为别的事,我喜欢你这件事,不会改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