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11章 绝世娘炮(十一)
    “喂……”在温茶转身离开时,白止虚弱的叫了一声,“你等等……”

    温茶回眸:“怎么了?”

    “我不想呆在这里,你送我回家。”

    温茶眉头一动:“现在?”

    “嗯。”

    温茶:“你自己能站起来吗?”

    白止想从床上做坐起来,奈何力气不够,被褥也是纹丝不动,感觉到自己的无力,他眼睛里闪过一丝恼怒,撇过头,看也不看温茶,破罐子破摔道:“你怎么带我来的就怎么带我回去。”

    温茶:“……”

    “不行吗?”见她不说话,白止偏过头眼睛跟钉子似得钉在她身上,“难道你是个软脚虾?”

    “……”温茶:“没问题。”

    白止顿时来了气势:“那还不快扶我起来?”

    温茶:“……”摊上这么个队友,也真是心酸。

    她回身,将白止打横抱起来,同校医说了声后,径自就下了楼。

    白止跟个忧郁小王子一般的倚在她怀里,愁云惨淡,嘴角发白,眼睛里的尖锐也因病情散了七八分,简直就是个精致的猪猪男孩。

    温茶打上车,问了他地址后,护犊子似得把他送回了家。

    白止的家和原主家离得不远,彼时,家里只有佣人,佣人见小少爷一脸憔悴,吓得赶紧出来迎接,面上又惊又惧,显然对白止分外忌惮。

    温茶把他抱进客厅后,又把药放在他手里,嘱咐了一遍药的用量,便打算离开。

    白止跟只元气大伤的狐妖一样窝在沙发上,神经兮兮的盯着药发呆,温茶脚步顿了顿,还是打开门走了。

    让他伤心的是钟若,她可没兴趣做什么知心姐姐。

    再看到白止,已经是一个月以后了,温茶从教室里出来,白止就站在楼下的梧桐树下,他身穿一身雪白的休闲服,脚边落了些干枯的梧桐叶,秋风拂面,场景萧瑟浪漫,衬得他那张脸,越发小而娇弱。

    他手里拎了个食盒,看到钟若后,眼睛里浮现出了一抹光亮,疾步走了上来。

    温茶冷眼看着他凑到钟若面前有说有笑的模样,只觉他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钟若依旧对他爱答不理,不过可不敢像之前一样对他动手了。

    当初有同学报了警,白止受伤后,钟若还被请去拘留呆了半天,后来白止按捺不住,自己跑去警局说一切跟钟若无关,才将人摘了出来。

    这不,白止好了之后,马上又缠了上来,不止没长记性,反倒比之前更殷勤了。

    温茶没了提点他的心思,他既然喜欢,那就喜欢吧,不真正受点伤,恐怕也不知道好歹。

    她背着包,从他们身边擦肩而过,朝着校门口走去。

    临近国庆,原主爸爸带着小弟来接她,明天一早,一家人集体外出旅行。

    温茶走了不远,就听到了秦跃的声音,她回过头时,白止正像个傻子一样杵在钟若身边,看着钟若和秦跃眉目含情的模样,食盒都要被捏碎了。

    温茶暗叹两声,走到车边,再也没有回头看一眼。

    等校门口的车都散了,钟若自然而然的带着秦跃离开,白止一个人站在原地,只觉浑身发冷。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非钟若不可,脑海里就跟有什么东西不停的催促他,一定要和钟若在一起,如果不和她在一起的话,他一定不会幸福的。

    他太想幸福了。

    他知道钟若是个好女人,从秦跃脸上的笑容就能看出来,她一点也不嫌弃秦跃,甚至还非常喜欢他。

    她既然能接受秦跃,凭什么不能接受他?

    只要他加把劲,一定可以的。

    他一次次这样告诉自己,一次次的跑到钟若身边献殷勤,可是他非但没有抓住钟若的心,反而把她推得越来越远,这到底是为什么?

    他不自觉的把心里的话呢喃出来,眼眸里全是爱而不得的痛苦。

    “真的就非她不可吗?”有人在他耳边低低的问。

    “我只要她。”他想也不想的回答,“世上没有人比她更适合我。”

    “那你想不想让她像喜欢秦跃一样喜欢你?”

    蓦然的一句话,恍若毒药炸开在他的耳膜心脏,他忍不住抬起头,看到来人的刹那,心蓦然一绷:“怎么是你?”

    温茶挑挑眉:“见你失魂落魄的站这里,想来学学雷锋。”

    白止冷哼一声:“用不着你管,别以为你救了我一次,我就会对你特殊。”

    温茶:“……”所以,她丢下可爱的粑粑和小弟,回来看这么一个黑心莲干嘛?

    白止看她不说话,:“我知道你的小心思,但是我告诉你,你的心思,这辈子都不可能实现。”

    “是吗?”温茶低低一笑,向他有进一步,将距离拉到最低,“那你跟我说说,我都有什么心思?”

    白止耳根蓦然一红,他没想到这人这么厚脸皮,顿时恼羞成怒道:“还用我说出来?你简直恬不知耻!”

    温茶:“……”她怎么就恬不知耻了?

    白止昂起脑袋,嗤笑一声:“你喜欢我,绞尽脑汁想让我改变心意,这件事,我已经知道了。”

    他瞥着温茶,一脸的你还有什么话好说。

    温茶:“……”她怎么就不知道,自己还有这么多小心思?

    “你是不是误会什么了?”她扫过白止的小脸还有他干瘪的身材,严肃道:“我可从来没说自己喜欢你。”

    “你什么意思?!”白止瞬间就炸了:“你给我再说一遍!”

    温茶:“我不喜欢你。”

    “说谎!”白止的大眼睛里划过深深的讥讽,毫不犹豫的跟温茶对峙:“你如果不喜欢我,为什么要一次次的帮我?”

    温茶囧:“……帮助你,不一定代表对你有意思,我记得我每次帮助你,都告诉过你,我是个好人。”

    白止根本不信她的鬼话,甚至认定了她喜欢自己的事实:“如果你怕被拒绝才说谎的话,那你就省省吧,我这辈子都不会喜欢你。”

    “嗯,我知道,”温茶若有其事的点点头:“所以你说,我为什么要去喜欢一个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我的人?”

    白止:“……”

    “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温茶半点没有捉弄他的意思,“就像你不喜欢我一样,我对你不感兴趣。”

    白止的脸倏地红了,不是羞得,是气的,他指着温茶的鼻子,恶狠狠的骂了句:“你这个胡说八道的烂人!你给我住嘴!”

    温茶却是没收口:“我长得好,学习好,而且家世好,人品也好,可以说是样样都优秀了,这么优秀的我,为什么要喜欢一个,不自爱,没自尊的你?”

    白止不可置信的后退一步,如墨一样幽深的眼眸终于落在了温茶的脸上,“你刚才……说什么?”

    温茶:“我说,不要给自己脸上贴金,你还配不上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