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9章 绝世娘炮(九)
    跳完舞后,钟若拉着秦跃做到一边吃东西,生日宴会大多都是自助形式,她给秦跃拿了一些爱吃的,柔情蜜意的开始投喂。

    秦跃坐在她身边,两靥微微泛红,眼睛却出奇的明亮,他没想到钟若会带他来参加宴会,也不介意把自己介绍给她的朋友,这是他想都没想过的事,现在只觉心里满满的,不管钟若说什么,他都只知道点头。

    “饿了就多吃点。”钟若用纸巾擦了擦他鼻尖上的汗。

    秦跃顾着看她,一个没缓过来,就噎得咳嗽,钟若转身去找水杯,才发现没拿饮料,她正要起身,一位服务生恰巧经过,“小姐,需要香槟吗?”

    钟若急忙点头,“要。”

    服务生自然的取了一杯递过去,钟若正要接过,凭空伸出一只手,将香槟截了过去,“正好我也渴了,不介意我先喝吧。”

    钟若偏过头,看到了笑眯眯的温茶,她眉头顿时皱起来:“你怎么会在这儿?”

    温茶挑眉:“怎么?你都能在这儿,我就不能?”

    钟若被她堵的气结,正要刺她几句,秦跃的咳嗽声,让她无暇多想,接了另一杯香槟,忙着转身照顾秦跃。

    温茶端着香槟闻了闻,侧目,朝着某个阴暗角落勾起了唇角。

    那里有一道白色的身影正死死的盯着她,眼睛里有浓到刻骨的阴冷。

    白止。

    温茶在心里默念了这个名字,果然是恶毒男配的最佳人选。

    酒里的东西,足够让秦跃变成一个疯子,他可真是下足了血本。

    温茶端着香槟重新回到了原来的位置,装作不知道窗帘后面有人,继续悠哉悠哉的看姐姐热闹。

    白止站在窗边,拳头在身侧捏的几乎出血,只差一步,他就能彻底毁了秦跃,可是这一切,全都被温茶这个烂人给毁了,真是气死他了!

    他怨毒的盯着温茶的背影,不管这个人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她都破坏了他的计划,不可饶恕!

    他理了理微乱的衣摆,调整好脸上的表情,故作安静的从窗帘后走出来,轻轻打了声招呼:“没想到你也在这里?”

    温茶回过头,看见他小白花一样的脸,面不改色一笑:“真巧,你也在。”

    白止一改往日的抵触,在她面前坐下来,面带忧郁道:“她在这里,我还能去哪里?”

    “她”是谁,不言而喻。

    温茶眉头微动,没有说话,白止却是苦涩一笑,“我以为她只是玩玩儿,没想到她会把人带到宴会上来,她很认真。”

    温茶:“我以为你一直都知道。”

    白止摇摇头:“我们的家室,注定她不能娶那样的人,我一直以为她清楚,只是不愿意接受,才找了那人来气我,没想到,她竟然铁了心要把人带回家。”

    “那你该死心了。”温茶淡淡的看着他,“这世上不止她一个好女人,按照你的条件,想要找比她好的,轻而易举。”

    “可我就是喜欢她。”白止轻叹一声:“要是能选择,你以为我想跟她纠缠吗?”

    “没试过怎么知道?”

    “我就是知道啊,”白止凉凉一笑:“除了她,别人碰我一下,我都恶心到不行,你说我怎么选?”

    温茶:“我以前也碰过你,怎么没见你恶心?”

    “……”白止:“我只是没表现出来而已。”

    温茶:“……”我真是谢谢你了。

    “不说她了,”白止举起酒杯,对着她扬起嘴角,露出一个蛊惑的笑容:“今晚陪我喝酒吧。”

    他的目光落在了她面前的香槟上,目光里的影射不言而喻。

    温茶眼睛里最后一丝光亮也消磨殆尽,之前还说他单纯,被钟若耍的团团转,现在看这架势,他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

    温茶挑眉:“你真的希望我陪你喝?”

    白止点点头:“当然。”

    “可我记得你之前很讨厌我,”温茶感叹一声:“你连我碰你一下都恶心的不行,现在还和我一起喝酒,不膈应吗?”

    白止面上闪过一抹羞涩:“今晚,我可以破例一次。”

    “抱歉,我不想为你破例。”

    温茶居高临下的盯着他,“你廉价的底线,实在让我提不起兴趣。”

    白止面色微变:“你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忽然发现你对我没有吸引力了。”

    “……”

    “对于一个无法吸引我的人,我的时间,是非常吝啬的。”

    温茶站起来,端起那杯香槟,丢到了就近的垃圾桶里,转过身,找到闲下来的原主姐姐,两人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宴会。

    白止坐在原地,盯着她的背影,幽深的眼睛里浮现出一抹古怪的异色,端着酒杯的手,几乎要把杯子掐碎。

    那个烂人,竟然这么不给他面子,不仅不陪他喝酒,还说他没底线,她简直世上最大的烂人!学校里说她喜欢他,为了做什么都可以全是假的,她竟敢骗他,他以后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回到家后,温茶筋疲力竭的洗漱完,就躺在床上装尸体。

    对白止给秦跃下药这一点,温茶是理解的,小说里,恶毒配角都这么做,只不过,下的大都是春·药,找人陷害,然后各种作死后,成为主角的垫脚石,但白止却不按常理出牌,一来就要给人整疯整傻,瞬间刷新了温茶的三观。

    说好的娘炮小白花,怎么就变成了毒辣黑心婊?

    温茶缓了一天,终于缓了过来,回到学校后,不管系统怎么提醒白止被钟若欺负的哭唧唧,温茶打死都不过去帮忙了。

    白止什么的,还是留给钟若收拾吧,等他被钟若找人收拾了,再给他介绍个对象,估计也能完成任务。

    系统:“你的良心何在?”

    温茶:“他想害死我的时候,他有木有良心?”

    系统:“你不是没喝酒吗?”

    “可我的小心心受伤了,它是无价的。”

    系统:“明明是你自找的。”

    温茶:“……”qaq

    温茶这么避着过了差不多两周,白止被钟若羞辱十三次,被同班同学排挤二十余次,被校友嘲笑无数次,并达成跟校花楚茶分手成就,变成了明日黄花。

    这真是件可喜可贺的事。

    然而,白止的作死之路,并没有结束。

    这天温茶下课后,在回宿舍的必经之路上,遇到了堵钟若的白止,他们吵起来,后来打了起来,你死我活的样子,简直能吓死人。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温茶好死不死,就跟在他们身后。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