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6章 绝世娘炮(六)
    “太过分了!”有男生对自己的同伴抱怨,“如果楚学姐这么对我,我做梦都要笑醒了!”

    “我也是,”不少人纷纷附议,“别说是送水,就是多看我一眼,我都能高兴一周!”

    “这个白止真是不像话!”

    “楚学姐这么好的人还要受他的气,真让人讨厌!”

    “就是……”

    “看什么看!”听见声音的白止回头狠狠地瞪了几眼嘴杂的男生,“我怎么样,关你们屁事!”

    说完,他瞪了一眼温茶,转过身就朝钟若走过去,自从食堂过后,他给钟若发短信打电话,都不管用,早上去寝室外面堵人,钟若也不理他,一个劲的跟秦跃凑在一起,现在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温茶从地上把水杯捡起来,看他凑过去找虐,简直都要醉了。

    她叫住他,“马上要继续军训了,我包里有糖,要吃么?”

    “不吃!”白止头也没回。

    温茶脑海里浮现出他嘴角发白的样子,估计没吃早餐,低血糖了。

    她漫不经心的开口:“你真不打算吃?”

    “不、吃!”

    “好吧。”温茶拎着包,选了个位置坐下来,某人非要过去找虐,她是阻止不了的,只能等人晕倒了带去医务室。

    果不其然,白止走近了之后,钟若不仅没让他坐下,还对他恶语相向,几句话就把他说的失魂落魄,摇摇欲坠。

    一旁的秦跃都不好意思看他的狼狈,撇过头,看天看地,就是不看他。

    一边仔细盯着这边的男生,窃窃私语着。

    “楚学姐来看他,他不领情,转过头就去纠缠钟学姐真是不要脸,没看见钟学姐已经和秦跃在一起了吗?就算秦跃长得丑些,也不能当面挖墙脚啊!”

    “没素质!”

    “就是没素质!”

    “钟若,我哪里比不上他?”白止固执的盯着钟若,胸口起伏不停,“我比他漂亮,比他学习好,家室喜好样样都拿的出手,喜欢你的时间也比他长,我哪里配不上你?”

    “你的确哪里都好,”钟若冷笑,“可我就是不喜欢你,我宁愿喜欢一个什么都比不上你的人,也不要你,你听明白了吗?”

    “……”

    “马上给我滚!”钟若毫不客气的说:“不要在这儿碍我的眼,我一秒钟都不想看到你!”

    “你胡说!”白止的手指在身侧颤抖:“你明明说过会娶我的!”

    “你不要再把这些不属于我的东西强加给我了,”钟若冷嗤一声:“你自导自演的戏该结束了。”

    “我没有自导自演!”白止的脸憋的通红,他气愤跺脚道:“我才不会骗人,你答应过我的,你不能骗我!”

    “我就是骗你又能怎么样呢?”他的固执,让钟若带上了一丝冰冷的怜悯,“我已经不把曾经作数了,我也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真爱,你难道还能不要脸的逼着我娶你不成?”

    白止的眼眶瞬间就红了,他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如果我说是呢?”

    “那也不行,”钟若面不改色的盯着他,“看到你的脸,我一点生理欲·望都没有。”

    这句话,比她之前的每一句话都要伤人。

    白止的脸色瞬间就白了,他不可置信的问:“你说什么?”

    钟若:“我喜欢的是阿跃的身体,而不是你这样的小白脸。”

    白止:“……不可能……”他的身体究竟多有魅力,从小到大,追他的人就能看出来,钟若居然说对他没有欲·望,他不相信!

    “信不信由你,”钟若并不打算跟他多说,“以后自觉的就不要出现在我面前,再让我看见你欺负阿跃,我不会放过你!”

    她冰冷的眼神让白止害怕,他后退一步,却仍然不想离开,她怎么可以这样对他?

    “说完了吗?”温茶施施然走到钟若面前,淡淡的扫了钟若一眼,她自然的牵上了白止的手,“说完了,就走吧。。”

    钟若有些错愕的盯着她,“你和白止?”

    温茶眉目泛冷:“我和他,有问题?”

    钟若见她面色不渝,没有多话,只道:“如果知道你对他有意思,我不会……”

    “不会怎么?”温茶没有忽略掉白止指尖的冰冷,这个感觉并不好,她冷眼看向钟若,“不会威胁他是吗?”

    钟若:“……”

    “作为一个女人,用言语威胁侮辱一个爱慕者,而且还是小时候的玩,我不觉得你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更不值得喜欢。”

    钟若眼睛一冷:“你……”

    “我有说错吗?”温茶居高临下的盯住她,“还是说你对我说的哪一句话有异议?请指教。”

    钟若回想起自己之前对白止又摔又骂的,顿时有苦说不出。

    “没有是吧,”温茶眼睛里闪过一抹幽光,“白止喜欢你没错,在你有心爱之人还想要表达爱慕之情,的确不对,不过,如果你真的有一点念旧之情,也不会把他置于这个地步。”

    “你什么意思?”

    “我的意思很简单啊,”温茶唇角微扬,“他喜欢你这么久了,没有十年也有七八年了,你一直拖着他,也该跟他道个歉了吧?”

    “你胡说什么?!”钟若顿时就炸了,“我从来就没有拖着他!楚茶,别以为你和我一个宿舍,你就能对我们的关系指指点点!”

    “嗯,你是没有拖着他,是他不要脸的倒贴你,”温茶若有其事的点点头:“那你被这么亦步亦趋的倒贴了这么多年,也该满足了吧?毕竟有这么一个家世好学习好,还对你数十年如一日的人,实在太让人得意了对不对?”

    钟若面色一变,眼睛闪烁道:“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嗯,你的确听不懂,因为你不仅瞎,还聋。”

    “你!”

    “我什么?”温茶微微一笑,瞥了一眼身边面色惨淡的白止,继续说:“我说错了吗?如果不是你给这个傻子念想,凭借他的性格,能喜欢你这么久?”骗鬼吧。

    钟若:“……我才没有!”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

    温茶拉着白止的手没有放开,她能感受到他内心的颤抖,这样的颤抖让他只能哀哀的看着钟若,说不出一句话。

    “以后,你再也没资格这样对他了。”温茶斩钉截铁的对钟若说:“再被我看见,我也不会放过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