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99章 现实世界(三五)
    那年轻女人也没怎么在意陈霜的身份,把菜单拿到厨房后,出来跟她攀谈了几句。

    “你出国之后,就没消息了,我还以为你就在国外定居了呢。”

    温茶笑了一声:“就是为了吃,我也不能委屈自己。”

    月姐掩唇轻笑几声,眉眼温婉,若拂晓之花一般,明媚明媚,“你回来就好,以后可以多来照顾照顾我的生意。”

    说罢,她瞥了一眼正襟危坐的陈霜,“有必要的话,带上你这位朋友,我看他不差钱。”

    温茶有些哭笑不得,“今天是我请客。”

    “那下次,可以换做他了,”月姐眨眨眼,笑着说对陈霜说:“我们这儿的菜,可不是谁想吃就能吃到的,你如果下次还来,可以让她带着你一起,给你打折。”

    陈霜面不改色的点了点下巴,“谢谢。”

    他冷冷的模样让见惯了暖男的月姐微怔,偏头对温茶说:“你这位朋友很高冷啊。”

    温茶:“……”不是一般的高冷……

    月姐朝陈霜眨眨眼,“吃饭是其一,了解她读书时候的趣事,也是很有意思的,你要是有空,可以多来,要知道,你还是第一个被她带过来的人呢。”

    温茶:“……”这什么和什么?不就吃个饭,咋说的这么暧昧……

    陈霜的面色有些微变化,温茶没发现,月姐却是看的很清楚,“你一定会喜欢这里的。”

    陈霜难得给了点回应:“会来的。”

    月姐终于满意了,她拍了拍温茶的肩,“菜快好了,我就不打扰你们俩吃饭了。”

    “行。”

    月姐走进里间,另外几个身着大红色梅花旗袍的年轻女孩端着菜陆陆续续的走过来,体态轻盈,动作优雅,十分有秩,为首的,把菜摆成了非常好看形状,提醒了一句有事按铃声之后,带着人幽幽离开。

    温茶司空见惯的给陈霜盛了碗汤,“先暖暖胃。”

    陈霜接过后,眼睛里划过一抹幽思,“我是你第一个带过来的人?”

    “嗯。”

    “为什么?”

    温茶拿着筷子给自己夹了点爱吃的,漫不经心道:“当然是为了显示诚意啊,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这里,才决定带你过来试一试。”

    “嗯,”陈霜的眼睛弯了弯,“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温茶松了口气,“以后如果你想来的话,可以直接过来,她们对你都有印象了。”

    “一起来。”

    陈霜把给她点的菜,轻轻的移到她面前,“我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温茶:“……”在别墅里的时候怎么不说?

    “好啊,”表面功夫还是要做好的。

    吃过饭后,温茶跟月姐告了个别,得到美人赠送的精品桃花木梳两只,说是一人一只,温茶本以为陈霜不会要的,没想到他竟然接了过去,还很礼貌的道了谢。

    两人在月姐笑眯眯的目光里下了楼,等坐上车,温茶才来得及说:“如果觉得为难的话,可以给我收着。”

    她以为他是在朋友面前给她面子,内心有点过不去。

    陈霜抵着梳子的指尖微微发痛,“我想留着。”

    温茶:“……”好吧,当她没说。

    陈霜把木梳好好的收了起来,驱动车后,不紧不慢的问了句:“你以前上学有很多趣事吗?”

    温茶绞尽脑汁想了想,也没想起有什么值得回忆的,便摇摇头,“应该……没有吧……”

    陈霜:“那我们下次什么时候过来吃饭?”

    温茶一愣:“你很喜欢这里?”

    陈霜:“景致宜人,饭菜合口,还不错。”

    温茶听他说完,觉得自己还是挺有先见之明的,嘴角不由扬起来:“你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带朋友过来。”

    陈霜:“……”

    温茶:“带瑞恩过来也可以,你可以让他偷师几招。”

    陈霜:“……”

    温茶见他不说话,偏头看了看他,“怎么了?”

    陈霜嘴角紧抿:“这个地方是你带我来的,我不想带其他人来。”

    温茶:“……”所以?

    陈霜:“以后都是我付钱。”

    温茶:“……”顿时觉得哪里怪怪的……

    “好吧,”本着给面子的行事风格,她很迅速的答应说:“如果你有时间的话。”

    “我有时间,”陈霜把车停到了楼下,侧目深深地看向她,目光里夹杂着她看不清的晦暗,“为什么你总觉得我没时间?”

    温茶被他看的后脊发冷,“你们总裁,分分钟不是几千万上下吗?随时随地都在谈判桌上,我觉得……那个……”她咽了咽口水:“你可能不希望被打扰。”

    “我有手下,”陈霜憋着一口气,解释道:“很多事他们都可以做,我不用亲力亲为。”

    温茶:“……”

    “以后,你不用再担心这些不相干的问题,”陈霜的眉眼慢慢的朝她偏过来,淡淡的薄荷冷香让温茶有些眩晕,“你明白了吗?”

    温茶手指在身侧微微握紧,费力克制住自己脑袋里胡乱翻涌的冲动,她对陈霜点点头,“明白了。”

    “嗯,”在她紧张的快冒冷汗的时候,陈霜的目光离开了她的脸,垂眸解开了她的安全带,“天色不早了,回去吧。”

    “嗯。”温茶拎着包,绷着脸走下车,还不忘跟他打声招呼,“路上注意安全。”

    陈霜没说话,隔着夜色的阴影,整个人出奇的晦涩,温茶看不清楚他的表情,不过能感觉到他落在自己身上如同针灼的眼神,他的眼神很深,也很锐意,带着之前隐藏起来的强势,还有些莫名的……不爽。

    至于不爽什么,十有**跟她有关。

    她回想了一下自己路上说的话,好像有几句特别脑残,总裁什么的,大概不太喜欢跟人进行这种没内涵的脑残式交流。

    她故作镇定的收回目光,拿着包挥挥手,抬脚往回走。

    陈霜坐在车里盯着她的背影,直到她消失在视线里,才伸手取出放在身侧的木梳。

    周际有路灯的光芒落在他的眉目,刻落出一张深刻而炙热的眉目。

    他轻轻侧目,看到了楼上亮起的灯光。

    隔着蓝色的窗帘,遥远而温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