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2章 盛夏光年(二)
    回到房间后,放下包,径直走到盥洗室洗了把脸,看着镜子里那张如花似玉的脸,女生捂住了眼睛。

    这次的原主名叫夏茶,是个刚大学毕业的女生,自小家庭离异,同母亲生活在一起,原主母亲是个画家,同样也是个艺术至上的女人,对画画的偏爱超过了对家庭的倾注,这让原主的父亲很不满,再加上原主母亲性格挑剔到了令人发指的地步,从穿着到屋内装饰,甚至仅仅是一支牙膏都会引发两人间的家庭战争,生活观念的截然不同,让这段由相亲开始的感情,仅存了三年便分钗断带。

    两人和平离婚后,原主父亲很快再娶,并且有了另外的孩子,原主母亲也因工作上的交集,另结新欢,原主虽然跟着母亲生活,却始终过得并不快乐。

    父亲的漠视,母亲条件反射的不在乎,让原主从小受尽委屈。

    父亲的新家庭,看起来很幸福,但跟她没关系,母亲的画展也办的很好,但她永远不会带她去看一次。

    他们身边各自有寄托的感情,而她就像是这场婚姻里独有的尴尬产物,见证了爱情结晶的同时,也证明了两个同样优秀人的失败。

    他们不会说她一个不是,可也不会对她有过多的关注,不去家长会,不参加亲子活动,也不会接老师电话,除了物质,原主一无所有。

    这使得原主由最初的天真烂漫,渐渐变成了沉默寡言,到最后,竟然有社交恐惧症的倾向。

    或许是察觉到了自己的性格障碍,到了初二那年,原主就从母亲那儿搬出来,开始独自生活。

    也就是那一年,她遇见了宁玉朝。

    她的初恋。

    宁玉朝住在她的隔壁,是同她一个班级的男生,他生的阳光帅气,热情健谈,是班级里的小太阳,再加上他学习好,班里有很多人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就是最腼腆的女生,也能大着胆子和他说上几句话,但是原主却不行。

    原主太孤僻了,她就像是班级里的隐形人,如果不是大考小考,成绩单上靠前的名次,很少有人会注意到她,也很少有人会和她说话。

    她就像生活在蚌壳里的贝肉,包裹着胸腔里的皎洁珍珠,从未散发出一丝光亮,但是宁玉朝却注意到了她。

    仿佛命中注定一样的闯入她的世界。

    他是太阳,她是阴暗角落里的含羞草,他几乎是倾囊而出的给她光,给她养料和水分,单方面的等待她成长。

    原主一次一次的拒绝他,最终却拒绝不了他。

    她太需要光了,她需要一些东西证明自己的存在感。

    高一时,她和宁玉朝恋爱了,就像里那样,男主角和女主角的爱情,简单而美好。

    她沉浸在这种近乎梦幻的快乐里,想过以后的大学,想过结婚,甚至想过要生几个孩子。

    然而,梦幻总是短暂的。

    高二那年,宁玉朝的家里给他申请了海外的学校,要让他出国深造,对于一个学生来讲,去国外接受教育,远比在国内死嚼不烂要强的多。

    宁玉朝犹豫了不久,他们就分手了,就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在爱情和事业里,大多数的男人,会选择事业。

    宁玉朝预想的将来里,没有她。

    原主喜欢过他,却也像含羞草那样,在暴风雨来临时,留不住他。

    宁玉朝的离开让原主伤心了很长一段时间,紧接着,她考上了大学,在大一那年,遇见了萧然。

    和宁玉朝不同的是,萧然是个相当优雅的男人。

    他爱音乐,爱自己,也爱世间一切美好的事物。

    他是温柔的,温柔到让人无法拒绝。

    如果说,宁玉朝是阳光,那么萧然就是水,他包容,接纳一切的萧瑟破败,同时也会很快让他们变得美好起来。

    这样的人,没人会不喜欢。

    原主大一那年,萧然是毕业季,他们是在萧然离开学校时的香樟路上遇见的,当时并没有什么交集,要说交集,应该是大二那年的一次画展上。

    原主看完画展,回家时,在路边遇见了喝醉酒的萧然,同平时的优雅不一样,那时的萧然是颓败的,就像是失了水分的鲜花,既可怜又可悲。

    他喜欢的人离开他了,和宁玉朝一样,去了国外留学,他们分手了。

    原主和他坐在天台喝了一夜的酒,萧然寻死觅活的要从楼顶跳下去,最后却杂碎啤酒瓶,割破了自己的手腕。

    血流了一地,萧然坐在冰冷的铁栏杆上,奄奄一息。

    原主拦不住他,在网上搜出来一个方法。

    要拯救一个为爱寻死的人,最快的办法,就是给他新的爱情。

    她给了萧然新的爱情,就像是同病相怜菟丝花一样,她没办法就这么放着他不管,但爱情,终归要付出感情。

    她和萧然去了很多他曾经和喜欢的人去过的地方,坐着单车驶过香樟林,去游乐场吃一整天的热狗,去听最好乐团的音乐会,还有看午夜场的惊魂电影……

    萧然的脸上渐渐的多了笑容,他似乎从失恋的阴影里走了出来,他开始继续创作,灵感源源不断的从他的脑海里喷涌而出,他迅速成了一位很好的音乐家。

    但他们之间,从未有人说过喜欢,说过爱。

    彼此的付出从来就没有对等过,但是这些跟爱有关的事,何须斤斤计较。

    在一次演出结束后,萧然在后台找到了原主,对她说,他的命是她救的,那以后的所有岁月,都属于她。

    那是他第一次给出承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