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51章 盛夏光年(一)
    鲜花,气球,香槟,充斥了整个场景。

    欢声,笑语,祝福,装点了整个氛围。

    高台上,一身定制婚纱的美丽新娘,正带着微笑,看着面前穿着白色西服,打着优雅领结,英俊温柔的新郎。

    司仪早已经准备好。

    “新娘邓若雪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萧然先生为妻,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将永远爱着萧然先生、珍惜他,对他忠实,直到永远?”

    明眸皓齿,满面幸福的新娘听到誓词,眼睛里流露出难言的激动,“我愿意。”

    “萧然先生,你是否愿意娶邓若雪女士为妻,无论是顺境或是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将永远爱着邓若雪小姐,珍惜她,对她忠实,直到永远?”

    英俊的新郎,目光里满满的都是新娘的倩影,他深深地拉住新娘的手,掷地有声的说:“我愿意。”

    周围人为他们欢呼起来,司仪亦是面带笑容,“请新郎新娘,交换戒指。”

    璀璨的白金戒指戴入手指那刻,新郎新娘相视一笑,周围人更是叫嚣着起哄,“亲一个!亲一个!”

    新郎迫不及待的闭上眼睛,拥吻住新娘,眉目间带着深深地缱绻。

    那是坠入爱河的人才有的缠绵。

    人群中,身穿浅蓝色长裙的女生看着两人微微一笑,她放下手中的香槟,头也不回的离开。

    拥抱着新娘的新郎若有所感的朝她看去,在看到她的背影那刻,浑身都僵硬如冰。

    “怎么了?”新娘察觉到他的不适,伸手摸了一下他的脸,“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新郎勉强一笑,“娶到你,我太激动了。”

    “是吗?”新娘顺着他的目光,扫过他看的方向,没发现什么特别后,幸福的抱住了他的手臂,“我也是,萧然,从今天开始,你就是我的了。”

    “当然,”新郎摸摸她那双漂亮的眼睛,满目爱意道:“从遇见你开始,我一直都属于你。”

    新娘因他的情话咯咯笑起来,她无比庆幸道:“萧然,谢谢你等我。”

    新郎闻言扬唇一笑,将她抱进了怀里,“你我之间,何必言谢。”

    浪漫的音乐在空气中响起,新郎牵着新娘的手,在到来的长辈前一一走过,无数人的祝福淹没了所有暗藏在角落里的声音。

    身穿浅蓝色长裙的女生静静地往外走,她穿过盛开的白玫瑰,还有粉蔷薇,穿过一路关于新郎新娘相识相知的照片墙,离开时,看到照片上新郎从未有过的绚烂笑容,嘴角也露出一丝微笑来。

    “萧然,在她面前的你,永远比在我身边幸福。”

    这句话不知道说给空气听,还是在说服自己,她收起了之前的仓皇,抬起脚,一步一步走出了婚礼现场。

    “扔花球了!”

    身后有人说,“赶快来抢啊,谁抢到谁就下一个结婚!男女不限啊!”

    空气里响起一阵轰动,然后,什么都听不清楚了。

    婚礼场地边上是海滨场所,淡淡的海风拂面而过时,裹着冰淇淋水果香,还有浓郁的日光和六月的树木气息,那是夏天独有的味道。

    蓝裙子的女生走到海边时,海浪翻涌,卷起层层贝类,很是好看。

    碧空晴朗,一览无遗,海天相接,满目蔚蓝,这一场景,神奇又令人欢喜。

    她站在海边许久,清澈的猫瞳倒映着海水的色彩,眼眸中星罗棋布,波澜潮生,如梦似幻。

    隔着落地窗看风景的男人打电话时轻轻垂眸,狭长的凤眸浮过海边时,卷起一丝晦暗,手指落在了玻璃上。

    “你现在在哪儿了?”电话那头有人问:“转过头时,你就不见了,今天邓小姐结婚,你们好歹青梅竹马这么多年,你跑这么早,不厚道啊……”

    “订了房间休息,今天就不跟你们一起了。”

    “别啊,一会儿萧然邀请我们去k歌,你也一起呗。”

    “不了,”男人的手在落地窗边微微划过,“我还有别的事。”

    “好吧好吧,”那头的人有些无奈的回道:“到时候邓小姐如果问起你,我就说你身体不舒服。”

    “嗯。”

    挂掉电话后,原本打算补觉的男人拿起衣服,就往外走。

    彼时正是下午最舒适的时候,阳光渐渐温和,草木葳蕤,海风淡淡,好闻的气息扑面而来。

    身穿蓝裙的女生闭上眼睛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之前的忧郁一扫而尽,转过头,就往回走。

    经过某处转角时,恰逢有人从另一边冲出来,撞了满怀。

    “不好意思。”女生轻轻的道了歉,绕过来人,继续往前走,没走两步,被撞之人抓住了她的手腕,“这位小姐,你撞了我之后,就这么走恐怕不妥?”

    那人的声音格外清朗,带着满满的清越之气,十分好听。

    女生不由得抬起头,看到他那双带笑的眼睛时微微一愣。

    “你好,我叫盛光年。”那人放开她的手,薄唇微勾,眉目间流露出一股浅浅的纨绔味道。

    他生的一双格外漂亮的眼眸,眼角弯弯,笑起来时非常真诚,不过眼睛里的光芒却有些邪气,有点像现下流行的坏男人,让人忌惮,又不由自主的想靠近。

    女生看了一眼就避开了他的注视,宛若水中贝类遇见危险,披上了一层坚硬的铠甲,她声音轻轻道:“你好,我叫夏茶。”

    男人居高临下的将她所有的表情尽收眼底,饶有意味的问道:“哪个夏,哪个茶?”

    “夏天的夏,茶花的茶。”

    “真好听。”

    男人低低的感叹一句,又道:“撞了我,是你的责任,你应当负起这个责任。”

    女生面色微变:“你身体不舒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