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8章 聊斋志异(十六)
    “救她?”宁采臣虽说并不讨厌小倩,却对她极为忌惮,“我要如何救她?”

    “她受制于同鬼王相交的千年树妖,有一魂二魄被树妖收了去,为了活命不得不听从树妖的话,勾人魂魄,为祸世间,你若想救她,便要耐心度她行善,再帮她找到那一魂二魄,便可让她转世投胎。”

    温茶说的内容虽多,不过宁采臣却听的很清楚,他看向那在白林剑下面露狰狞,浑身戾气的小倩,有些怀疑的问道:“我,我能行吗?”

    “怎么不行?”温茶眨眨眼,无比笃定道:“你于小倩,是不同的,旁人之言,她不放在心上,但你说的,她一定会听。”

    宁采臣缩了缩脖子,还是不太相信,“她之前诳语要挖我心肝,我有些怕她。”

    温茶见他怕怕的样子,忍不住笑道:“她若杀你,何须等到现在。”

    宁采臣一想,也有些意动,“我瞧着她生的面善,若是能救她,我愿意试试。”

    “好。”

    温茶伸手提起他的肩膀,在宁采臣不解的目光中,一掌将他推向了小倩所在的位置,彼时白林已经用黄符将小倩困住了,正待一剑要了她的命,宁采臣落下去时,正好扑到小倩身上,白林一剑穿透了宁采臣的肩膀,鲜血喷涌而出,沾湿了小倩的脸庞。

    黄符被凡人血浸染,失去了威力,小倩挣脱桎梏,伸手抱住了宁采臣,眼睛里出现了一丝从未有过的惊惶:“你怎,怎么会……”救我……

    宁采臣咳出一口鲜血,想到温茶的话,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我,我是来度你的……”

    度。

    小倩被这个字怔住,她一把推开宁采臣,转身就往洞外走,“我不要你度我。”

    宁采臣在她身后连吐三口血,“那你便走吧。”

    说罢,他倒了下去,英俊的脸上出现一抹颓色的苍白,宛若一支即将衰败的莲花。

    白林望着手中沾了血的长剑,不可置信的盯着宁采臣,蹲下身来要看看宁采臣的伤势,折身而返的小倩一把将他推开,用法力卷着宁采臣飞速逃离而去。

    离去时,宁采臣朝温茶眨了眨眼,温茶打了个手势,继续待在角落里等司寻。

    白林却是瞧见了两人的互动,从地上站起来,一把抓住温茶的领口,恶声恶气道:“是你把宁采臣推出来的?!”

    温茶无辜道:“你在说什么?”

    白林一把将她扔在地上,用剑指着她的鼻尖,破口大骂道:“休要狡辩,你同那小倩分明就是一伙的!我现在就要了你这妖孽的命!”

    说罢,一剑朝着温茶砍过来,温茶闭上眼睛,正要化作原形跑回司寻身边,空气中响起利器碰撞的声音。

    白林的长剑被金色的巨剑挑开,被人狠狠的踢了出去。

    温茶睁开眼,正好看见白林从地上爬起来的狼狈样。

    他用剑指着温茶道:“异士,她是个妖怪!同那小倩是同伙,我们不能就这么放过她!”

    司寻根本不搭理他,从地上把温茶抱起来,轻声道:“变回原形。”

    温茶听话的变回松鼠,乖乖的藏进他的胸口,表示自己很天真单纯。

    一旁的白林看的眼睛都红了,他咬着牙,恨得声音都变了:“她分明就是个妖孽!”

    司寻没看他,提着剑朝四处逃窜的狐妖走去。

    白林最见不得他这副模样,觉得他是魔怔了,执意对他洗脑:“异士,您怀中的乃是为非作歹的妖怪,身为斩妖除魔的道士,我们不应徇私,您若下不了手,我愿意代劳。”

    一旁的燕赤霞被他逗笑了,“人家养的小宝贝,跟你什么关系?”

    白林瞪他一眼,紧跟司寻:“异士,您看不见,不知道她的所作所为,她分明是故意到您身边,是妖鬼潜藏在您身边的细作,绝不能姑息她!”

    他左一言右一语的尽在说温茶的坏话,听的杀妖的燕赤霞不由得露出一丝厌烦,他虽同妖怪有不共戴天之仇,可却不像白林这样,对任何与妖有关的事物都抱着极大的恶意。

    人分善恶,妖亦如是。

    司寻怀中的小松鼠虽是妖怪,但绝非恶妖,身上气息很干净,还隐隐带着些祥瑞之端。

    白林作为道士,不可能察觉不到。

    “异士,你将她交给我吧。”

    白林伸手就要去抢温茶,一柄巨剑在他手指还没伸出来时,抵住了他的咽喉,司寻一向浅淡的声音冰冷如万年冰雪:“滚!”

    白林被吓了一跳,他不敢相信,司寻竟会为了妖孽跟他争锋相对:“异士……”

    司寻手中的巨剑逼近他的脖颈,划破了他的皮肤,鲜血刹那流淌下来,“不要再让我说第二遍。”

    血腥让白林的气息瞬间就变了,他生而为白云观最具天赋的弟子,是天生的观长,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

    “异士,你如此执迷不悟,我只得替天行道!”

    他躲开司寻的剑,手中的黄符,直飞到温茶面门,要将温茶烧个一干二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