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33章 聊斋志异(十一)
    老獐子愣了一下:“你不知道自己是妖怪?”

    小松鼠摇摇头,傻乎乎的:“我什么也不懂。”

    老獐子凝视她片刻,终于发现了玄机,叹了口气,“你应当是最近才开启了灵智的小妖,连修行都不会,与林中平常的动物无异,待你学会修行,化为人身后,脑袋也会变聪明的。”

    “该如何修行呢?”

    老獐子想了想,道:“你是个善妖,只要不做恶事,每日吸收日月精华便可。”

    小松鼠:“怎么吸收呢?”

    老獐子看她一问三不知,格外智障的样子,心累的叹了口气,耐心解释了一遍妖怪的修行之法,力求能教会这个傻兮兮的小家伙。

    小松鼠听了半晌,仍有些云里雾里,不过把问题提出来后,老獐子一一为她解答,她总算是入了门。

    她兴奋道:“我以后修行的话,多久能化为人身?”

    老獐子看她兴高采烈的模样,不忍心让她难过,把嘴里的“至少几百年”咽了下去,缓缓道:“若有机缘,无需多长时间。”

    小松鼠听到这儿,眼睛都瞧不见了,在黑衣男子身上蹦来蹦去,让他也感觉到自己的开心。

    黑衣男子瞥了老獐子一眼,为了防止小松鼠掉在地上,把她抱在手里,继续往前走。

    没过多久便到了城外的山坡上。

    “我要走了,”老獐子从笼子里跳出来,顷刻间化作一麻衣苍颜的老者,他大着胆子上前来,无视黑衣男子周身戾气,摸了摸小松鼠的脑袋,“我姓花,周围人称我为花老,你以后若是有什么困难,可到这山中来寻我帮忙。”

    说到这里,他又提了句:“我有一女,名为花姑子,也是吸收日月精华化了形的香獐子,她心地善良,为人亲和,今日我会同她提起你,你以后若是在某处遇上她,有什么问题,她也能帮你解决。”

    小松鼠见他如此友好,笑眯眯的在他手心里蹭了蹭,大声的说了句谢谢。

    花老收回手,微笑着朝林中走去,片刻就不见了踪影。

    黑衣男子若有所思的低下头,隔着眼睛上的黑布,看了一眼小松鼠的脑袋。

    他伸手对着老獐子摸过的地方擦了擦,道:“你已经开了灵智?”

    小松鼠激动的点点头,那是当然。

    黑衣男子沉默片刻,“你想如何修行?”

    小松鼠“吱吱吱”把老獐子跟她说的方法,一咕噜的告诉他,黑衣男子并没有听懂,到不难猜出老獐子跟她说的话。

    “那你以后便同我一起打坐。”

    他抱着小松鼠就近寻了一处山洞,晚上就带着她出去修行。

    小松鼠借着老獐子说的办法,果不其然吸收到了月华,她亢奋的在地上打滚,幻想着自己化为人形的模样。

    黑衣男子在一旁闭目养神,听见声音,淡淡道:“再如何有天赋的妖怪,想要修的人身,除了天机,至少需要百年的修行。”

    鸡冻的小松鼠瞬间就在地上石化了。

    口胡!老獐子说的根本就不是这样!

    他说只要用心,就一定会很快修炼成的。

    她跳到黑衣男子肩上挠他,此人当真坏死了。

    黑衣男子也不制止她,“你若想要减少时间,切不可一心二用。”

    说罢,走到被月光照耀的熠熠生辉的石头上,同小松鼠一起修行。

    一连数日,两只都待在山洞里,等到黑衣男子身上的暗疾彻底好透时,城中发生了几件极为古怪的杀人事件。

    途径山林的猎户提起时都不免后脊发冷。

    黑衣男子带着小松鼠提剑去了事发地点,是在一处废弃的宅院里。

    恰逢有死去的人被抬出来,是个身着白衣的书生,他面目生的十分不起眼,不过嘴角却有一丝极为怪诞的笑容。

    那笑容甜蜜又享受,似乎在死前,曾经历过让他心愉之事。

    一旁的捕快迅速检查了那书生全身,竟找不到丝毫伤口。

    那书生竟像是做了一场美梦,于梦中咽了气。

    周围之人纷纷说,书生是被寺中的鬼怪吸了魂魄,要知道,那兰若寺,可是一座废弃多年的府邸,就是因为屋里闹鬼,才成了鬼宅。

    住进去的人,皆是从外地途径此处,没有余钱住房的书生,他们见兰若寺屋舍众多,风景也好,便生了借住一夜的心思,殊不知,这就要了他们的命。

    黑衣男子站在人群外围,看了一眼那被尸体,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并没有要上前帮忙的意思。

    小松鼠正要说话,片刻,街道尽头来了一身骑白马,身穿白袍,长得英俊潇洒的年轻男子,他直奔兰若寺门口,拔剑高喝道:“白云观弟子白林在此,何方妖魔鬼怪竟敢在本道眼皮子地下生事?”

    他上前挑起尸体的衣襟,将衣服尽数划烂,只见尸体背部竟有几道若有若无的抓痕。

    “艳鬼。”

    白衣道士转头对捕快,厉声道:“立即将这兰若寺封锁,今夜,本道长就去会一会这艳鬼!”

    说罢,又转身离去。

    小松鼠见他疾风快马的模样,撅着嘴巴,有些讨厌。

    捉鬼就捉鬼,还搞这么大阵仗,早就打草惊蛇了好吗?

    黑衣男子伸手拂过她的后脊,“你好像比以前胖了些。”

    小松鼠龇牙朝他叫了一声,不许她胖!

    黑衣男子用手指绕绕她的尾巴,“看来我将你照顾的很好。”

    小松鼠翻了个白眼,对他这种邀功的行为不假辞色。

    “以后,还是要多吃些。”黑衣男子取出一些松子放在手心里喂她。

    小松鼠把东西全部藏进颊囊后,咬了一口他的指尖。

    她根本就没胖,分明是毛发变蓬松了而已。

    黑衣男子一向薄冷的嘴角微微扬了一瞬,“好,你没胖。”

    他把她重新揣回心口,去寻找另一处适合修行的宝地。

    是夜天空月华大盛,草木也因月光的照耀而舒展着身体,山林中无数的兽类,不知是感觉到了什么,奔走相告,兴奋的朝山林的最高处拥挤而去,去迎接千百年难得一遇的奇观。

    黑衣男子站在山脚下,抬头看了一眼山顶,摸着小松鼠的脑袋,轻轻的低笑了一声。

    “你的运气,还不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