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329章 聊斋志异(七)
    “不用谢。”

    小松鼠在他肩上擦了擦爪子上还没干掉的血,她现在浑身难受,好想洗个澡啊。

    黑衣男子感觉到了她的懊恼,沉默片刻,抬脚朝树林外走去,此处已经是鬼怪的损毁的地界,若是再逗留,恐生变。

    经过小松鼠以前住的地方时,干枯树木下支离破碎的松鼠尸体,让小松鼠哭了起来,眼泪大颗大颗的落在黑衣男子的肩上,很是可怜。

    黑衣男子的脚步停了一瞬,“此处已经不适合你住,若你不介意,我将你的族人葬在一起,你意下如何?”

    松鼠小鸡啄米般点点头。

    那黑衣男子也不说话,提剑找了处稍微好些的地方,将所有松鼠的尸首尽数埋了下去,还十分有心的劈了一截木头立牌位。

    小松鼠看着坟丘,想起族中松鼠平日里对自己的照顾,不禁悲从中来,又去揉眼睛。

    她现在什么都没有了,只有一心的仇恨和伤心。

    默默盯着她的系统,简直没眼看,如果宿主恢复记忆,发现自己这么爱哭,会不会打死自己?

    黑衣男子并不说话,等她哭够了,才提着剑,继续往外走。

    走出枯萎的山林,黑衣男子很快找了处溪流,把小松鼠放了进去,用手搓了搓小松鼠的毛发。

    她身上的腥气很重,想必是在帮他的时候,沾上的血渍。

    不顾小松鼠剧烈的挣扎,黑衣男子将她身上凝固的脏污搓干净,将还在滴水的她,放在了一旁的石头上。

    此时正值盛秋,山里气候很凉,小松鼠不由得打了个喷嚏。

    黑衣男子洗完手站起身,把她从石头上抱起来放在了肩膀上,“若是冷,就挨近些。”

    黑衣男子很快在附近找了一处,稍显安静的山洞,升了一堆火,打算把小松鼠烤干。

    小松鼠:“……”确定不是烤熟?

    小松鼠心慌慌的被他放在离火堆很近的地方,把自己缩成了一个圆球,企图滚远些。

    黑衣男子看不见她的动作,却听得见声音,很快又把她捞回来放在原地,后知后觉的问了声:“你想吃什么?”

    小松鼠盯着他的手看了片刻,从颊囊里取出了一颗榛子,用牙齿一点点的磨开果壳,咬着吃。

    黑衣男子听见声音,伸手摸了一下她的脑袋,“你叫什么名字?”

    小松鼠在原地转了个圈圈,想不起来,自己叫什么?

    只记得有一天从梦里醒过来,睁开眼睛就看到了围在身边的族人,他们吱吱吱的说,她的母亲被鼬类吃掉了,以后他们照顾她云云。

    她不记得母亲长什么样,也不记得自己的名字,只知道族中人叫她小茶,说是小时候,贪玩,从树上掉下去,福大命大,被树下的山茶花丛接住了,逃过一劫,所以就叫小茶。

    她说了声自己的名字,黑衣男子听不懂,把她拉回火堆胖,淡淡道:“你我听不懂彼此说话,你又长得这般毛茸茸,以后我便叫你毛毛。”

    毛毛?

    小松鼠被吓的脚软跪地,这么难听的名字,怎么配得上她的盛世美颜?!

    “不行!”她吱吱吱的抗议。

    系统在她脑子里笑的喘不上气,“唉,毛毛,以后我也这么叫你~”

    “你敢!”

    “有什么不敢的?”系统嘻嘻个没完,“你又打不到我,233~”

    小松鼠:“……”一个两个都欺负她,真是好气哦~

    “毛毛,”黑衣男子听不懂她在说什么,从袖口取出一枚胡桃给她,“吃吧。”

    小松鼠本还想跟他说自己不要这个傻名字,结果看到他拿出来的东西时,差点晕过去。

    那是一枚被血染透了的果子。

    她瞬间感觉到了什么叫食不下咽……

    翌日,黑衣男子就带着小松鼠开始上路。

    小松鼠不知道这人要去哪里,只能跟着他到处走。

    穿过几座山,他们进入了一座城镇,黑衣男子很快就引起了不少人的注意。

    他在马骥和白衣道士的神化下,在天朝国已经非常出名了。

    天朝国有许多模仿他的道士,不过大多模仿的不到位,众人凭空一见他身上的巨剑,纷纷朝着他奔过来,七嘴八舌的将他围在中间。

    “阁下可是那将罗刹海市杀个片甲不留的异士?”

    “京城后山上的老鬼窝可是您一手端掉的?”

    “最近的山魈都不敢出来吓人了,此事可是阁下手笔?”

    “听闻前方村落有座大山被鬼怪占领,前几天风起云涌,如有厉鬼出没,可是阁下赶走的?”

    “阁下!”

    “阁下!”

    “阁下……”

    叽叽喳喳的嘈杂声差点震坏小松鼠的耳朵,她盯着一个个凶神恶煞,咄咄逼近的人类,可怜巴巴窝在黑衣男子的肩头,一动不敢动。

    黑衣男子发现了她的不适,并未理会任何人,身形一闪便消失不见了,等到沸沸扬扬的人群冷静下来,哪还有黑衣男子的身影?

    黑衣男子进了一家布庄,换下了那一身血污的长袍,又买了些平日里不用的保暖用品,便要回深山。

    一位身着富贵的中年男子在城门口拦下了他。

    “我乃城中卖米粮的刘姓商人,有一事想求阁下帮忙,请阁下同我进府一叙。”

    黑衣男子并不想听他废话,只道:“何事?”

    那刘老爷见他与自己说话,心知事情可成,不由将忧心了近半月的事说出来,“不瞒阁下,我有一子,名刘海,前些日子同友人去郊外的涉环山上秋猎,不久便不见了踪影,我心中挂念不已,请了诸多武夫前去寻找,无一找到,又请了道观子弟去寻,皆说我儿已经遭遇不测,我日思夜想,昨夜竟真梦见我儿,说他在一处很黑之地,被妖孽缠身,要我尽快将他救出来,否则性命难保。”

    “我寻便城中,一听说有妖孽,无人帮忙,幸而今日遇见了阁下,否则我儿危矣。”

    说到这里,那刘老爷竟跪下来,“恳求阁下救救我儿,老夫愿为阁下当牛做马相报!”

    黑衣男子听完他的话,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只道了一句:“此事,可助你。”

    刘老爷面上顿时露出一个笑容来,“多谢阁下,多谢阁下!”

    “不急,”黑衣男子薄唇微动,“你且准备千金,待你儿归来日,我要见得。”

    刘老爷一听要千金,看他眼睛蒙了布,面色变了一瞬,复又低下头去,恭敬道:“等阁下带回我儿,一切好说。”

    黑衣男子没再说一句话,折身而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